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勇者小说

第28章 勇者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2 21:08:48 作者:九日舟中

肖文静会觉得自己神思恍惚,眼前的一切都缺少真实的感,就像大夜间亲身体验演绎出了一个荒唐的究竟的梦境。她此刻而立医院一条半封闭状态式的走廊中,大夜间依然灯火通明,右侧方是魏喜英刚她此刻立于医院一条半封闭式的走廊中,大白天依然灯火通明,右侧方是魏喜英刚被推进去的急救室。她跟随叶子襄跑上跑下地交费,应付家属和医护人员的询问,直到现在才能歇上一歇,才有余隙对这整件事作出反应。。

>>>《情风律意》章节目录<<<


《第28章 勇者》精选

肖文静觉得自己神思恍惚,眼前的一切都缺乏真实感,就像大白天亲身演绎了一个荒唐到底的梦境。

她此刻立于医院一条半封闭式的走廊中,大白天依然灯火通明,右侧方是魏喜英刚被推进去的急救室。她跟随叶子襄跑上跑下地交费,应付家属和医护人员的询问,直到现在才能歇上一歇,才有余隙对这整件事作出反应。

自杀?肖文静回想魏喜英的脸,记忆中的他仍是那个怯生生仓鼠样的小男人,她又想起躺在病床被推进去的魏喜英,他看起来面色红润有光泽,似乎不是昏迷而只是熟睡,深陷毕生最美好的梦境。

无论哪个魏喜英,都不像拥有杀死自己的勇气。

是的,勇气,这是肖文静对“自杀”这一行为的私人看法。她在成长的过程中没什么机会被大灌“鸡汤”,也没听过诸如“有死的勇气为什么没有勇气活着”之类TVB金句,在肖文静眼见为实的世界里,自杀比苟延残喘需要更多、更多的勇气。

她想起监狱里的室友,刚进去的时候以为自己会是年龄最小的,没想到还有一个比她户口年龄小几天的老幺。因为不堪劳动改造的辛苦,老幺每天每天都嚷着要自杀,却从来不敢真的付诸行动。

有一天深夜,老幺又躺在床上神经质地碎碎念,寝室的大姐忍无可忍,攥紧老幺的头发硬把她拖下床。

大姐入狱的罪名是毒死了长期家暴她的丈夫,讽刺的是,她并没有从此得到解脱,反而变得憎恨弱小,迷恋暴力。

肖文静蜷缩在自己的床铺上不敢动弹,她能听到其他室友的呼吸声,每个人都醒着,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

以后大姐就盯上了老幺,在老幺出狱以前,大姐每天三顿按时按点殴打她,女人的力气有限,大姐动手时又注意避开老幺的要害和露在囚服外面的部位,足足五年时间,竟没有一个狱警发觉她的恶行。

肖文静曾经试图帮助老幺,她让老幺主动向狱警求助,只要狱警展开调查,她就可以站出来为老幺作证。而老幺惊恐地瞪视说出这些话的肖文静,就像她才是那个扬起拳头伤害自己的罪魁祸首。

最终老幺什么也没做地忍耐了五年,肖文静也从她身上学会一个道理--我们大多数人并不热爱生命,我们只不过是活着而已,懦弱,卑微,恇怯,既没有勇气抛弃这狗都配不上的世界,也没有勇气让自己过得更好。

肖文静想着,她佩服魏喜英,他是一位真正的勇者。

…………

……

顾遴中途消失了一阵,因为之前有前科,肖文静担心他不辞而别,万分懊悔自己没要到他的联系方式。幸好没过多久又看到顾遴,那小子迷迷糊糊地从走廊那头路过,边走边四下张望,看样子像在找人。

“顾遴!”肖文静连忙跳起来,引来医护人员谴责的目光,她抱歉地笑了笑,压低嗓音叫道:“这里!看到我!”

顾遴果然已经看到了她,脚步一转,依言走向她。

这条半封闭式走廊不过数十米的长度,两边墙壁刷得雪白,地面水磨平整,过曝的灯光下每个人的皮肤都要比平时水嫩几分。顾遴身高虽然算不得鹤立鸡群,但比例绝佳,脱掉外面的羽绒外套,仅穿了一身破旧的贴身运动服,反而勾勒出猿臂蜂腰的倒三角。两条长腿步伐匀称,迈动时还带有特殊的与众不同的韵律感。

肖文静看呆了一会儿,错觉顾遴的破衣烂衫变成了聚光灯下的著名设计师新锐作品。她晃晃脑袋醒过神,往周边望了望,得,还不止她,几乎所有性别为“女”的路人都没忍住偷看顾遴。

不过魔法的效用总是短暂,等到顾遴走至近处,所有人都能看清他脸上手上的污垢,衣物上的孔洞,以及赤/裸的长满冻疮的双脚……那些惊艳的目光刹时改变了成分。

肖文静心里难过,顾遴帮了她的大忙,以前也是她煎饼摊上的常客,她们越是熟悉,她越是见不得这少年活得凄凄惨惨。

因为天气升温,她这几天换穿了一件比较宽大的薄外套,这时想都没想便脱下来,等顾遴走到面前,她兜头就拢到他身上。

“跑哪儿去了?”她不自觉地又带出姐姐的口吻,“也不说一声,一眼没看到你就不见了。”

顾遴老老实实地立定,挺胸抬头,任由肖文静替他穿上女式的粉蓝色外套,抻平下摆,拉出领子,再把拉链一路拉到喉咙口。

大小居然挺合适。

他不出声,肖文静也不以为意,认识这么久早就习惯成自然,很多时候她干脆把顾遴当成哑巴。

“你上回说没有手机,住的地方有电话吗?”肖文静抓紧时间提问,生怕顾遴下一秒又迈开长腿偷跑,她可没本事逮回来。

顾遴摇了摇头。

那还是没办法联系,肖文静不禁发愁,又有点心疼,这小子到底住在什么鬼地方啊,连个电话都没有!

“房东没有电话吗?”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追问,“室友呢?和你关系好的同事?”

顾遴呆着脸木无表情,却耐性甚好地随她每个问题摇头,听到末一个问题,他本来要摇头,看到肖文静亮晶晶充满期望的大眼睛,动作一僵,竟变成了点头。

“太好了!”肖文静小小地欢呼了一声,“你同事叫什么名字?你记得他手机号码吗?”

名字……顾遴回忆那个爱说话的工友,只记得对方叫他“哑巴”,而他管对方叫……“喂”?

手机号码就更不记得了。

他为打破了肖文静的希望而感觉惭愧,默默地又摇了摇头。

肖文静叹口气,为了不让顾遴看到那一瞬间自己的表情,转头望了眼紧闭的急诊室,再转回来,看向她对面垂首而立的顾遴。

这孩子真是没救了,她同情地想,连名字和手机号码都不知道的同事,那叫什么“关系好”?

她忍不住又叹息一声,自语道:“这样不行啊,没有联系方式,以后我要怎么找你?”

而肖文静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不算问题的问题,顾遴立马就给了她答案。

“找杨慎思,”他毫不迟疑地开口,“他能找到我。”

情风律意

情风律意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轻小说
  • 作者:九日舟中

十八岁的肖文静差点儿被继父污辱,反抗意识中,她失足杀掉继父。七年之后,肖文静刑满入狱,为了待在她单恋的律师身旁,孤身一人回到北京,靠街头摆摊儿争扎求活。一位怪异的癫狂老妇她推着鸡蛋煎饼的炉子,边走边回头望一眼来路,暗自背诵:后面的方向是北方,所以正前方是南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她一百八十度旋转了伸展双臂,总算把另外两条路的方向搞对,牢牢地记了下来。。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