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自杀小说

第27章 自杀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2 21:08:47 作者:九日舟中

顾遴豪无预警地亮相,其余三人彻底呆住,也就在他们思维停滞不前这点时间,顾遴脱了外套,又甩走鞋,赤着一双冻疮刚愈的大脚,突然腾身跃入阳台。“哎呀!”“切记!”“!”三“哎呀!”。

>>>《情风律意》章节目录<<<


《第27章 自杀》精选

顾遴毫无预警地现身,其余三人彻底愣住,也就在他们思维停滞这点时间,顾遴脱了外套,又甩掉鞋,赤着一双冻疮未愈的大脚,突然纵身跃出阳台。

“哎呀!”

“不要!”

“!”

三个人三种反应,连丑狗花花都凑热闹地“汪”了一声,肖文静抢到阳台边沿,右手扣住冰凉的钛合金框轨,只觉得心脏就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她急得有片刻眼前发白,什么也看不清,直到叶子襄的声音低低地在她耳畔响起:“他没事,快看!”

肖文静倏然抬头,乔小妹妹家的阳台是半封闭式,下半截砌砖,上半部分一排推拉窗,她打眼看到顾遴腰以下的半身悬在窗外。

他脱掉了羽绒服外套,里面穿的还是那套破破烂烂的棉质运动服,因为洗太多次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手肘和膝盖的部分更是几乎磨出洞,只剩下寥寥几根棉线经纬相连。

顾遴的身体遮挡了视线,肖文静看不到他上半身的动作,也不知道他是挂在保险窗的横杠上,或是攀住了十四楼阳台的底端,她猜测应该是后者,因为顾遴连续两次引体向上,除了不小心踢到空调外机那次,另一次保险窗连晃都没晃。

幸好乔小妹妹家的保险窗有些年头,所以不是现在流行的网格,而是竖条的栅栏形状,顾遴身高不矮,身形却颇为单薄,居然横着就钻了出去。

阳台上三个人又是齐声惊呼,肖文静呼吸都静止了,眼也不敢眨地盯住他探出去的赤脚,顾遴的姿势换成了头下脚上,拇指和食指张开,敏捷地箝住保险窗的外杠。

叶子襄忽然问乔梅:“你家保险窗的钢管直径是多少?厚度?承重?”

“不知道,”乔小妹妹被他和顾遴同时吓得眼框湿润,下意识地抱紧花花,“我妈没告诉我……”

丑狗花花冲叶子襄恶狠狠地龇了龇牙。

叶子襄根本无视它,低声自语道:“目测直径16-19,厚度0.8,间距120……承重只有75kg斤左右……”

七十五公斤的承重,恰好是一个身高在一百八十公分的青年男性的正常体重,肖文静心慌意乱地想着,顾遴有多高?他比杨慎思要矮,和叶子襄差不多……叶子襄多高?

她移不开眼,调出记忆中的画面稍作比对,心脏便沉沉地坠了下去。

约等于一百八十公分。

…………

……

乔梅家的保险窗坚强地经受住了考验,顾遴动作也快得出奇,他简直敏捷得就像猿猴,或是那种被野兽养育过人类孩童。

就在三人目不转睫地注视下,他用脚趾箝住保险窗的外杠,整个人缩成球再弹开,本来还在保险窗内的上半身就变到了保险窗外,肖文静三人硬是没看出是怎么办到的。

他连续不停地往前一荡,采用了某种体操运动员的高难度动作,本来颠倒的身体又恢复成直立,双手在保险窗外重新抓牢了楼上的阳台底端。

这个动作逼他拉长了身体,上半身“蓬”一声摔到雨棚上,稳了稳,缓慢地往前爬行,肖文静三人仰首望去,隔着半透明的雨棚看到他撩开的运动服前襟,腰部肌肉绵实,下腹还有个寸许长的手术刀疤。

刚开始还没觉得,顾遴身上的皮肤比脸和手的皮肤至少白出两个色号,雪堆玉砌一般,在此刻人人都包裹严实的时节,他白得如此触目,让见到的人没来由地生出一股羞耻感。

肖文静越看越心虚,要不是害羞的时机不对,她又实在担心顾遴的生命安全,真恨不得马上转开头闭上眼。

仿佛漫长实则短暂的数秒钟后,顾遴的身影消失了,天花板上同时传来一声轻响,应该是他顺利翻进十五楼阳台,双脚落到实地的声音。

楼下三人这才把提起的心脏放回原位,整齐地呼出一口气。

“走,”叶子襄当机立断,“上去看看。”

他和肖文静又匆匆地往外跑,来不及等电梯,推开十四楼的安全门,脚步不停地冲进楼梯间。他们风风火火来了又去,乔小妹妹却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抱着花花追到门前,不小心踢到肖文静换下来的鞋子,踉跄了两下,呆呆地顿住。

要不要跟上去?小姑娘心里尚在犹豫,丑狗猛地一下从她怀里蹿下地,头也不回地追着肖文静跑进了楼梯间。

“花花!回来!”

乔梅这下不用犹豫了,她急急忙忙跑上楼,花花的速度不快,总在拐角前给她留下一道黄白相间的影子,乔小妹妹亦步亦趋,很快便追到魏喜英家门前。

门已经打开了,她看到那个大胆的少年站在门后,他正在和肖文静说话,准确地说是肖文静轻声问他什么,而他只负责点头或者摇头。

可能是感应到了她的目光,那少年蓦地抬头看向这边,乔梅与他目光一撞,走廊侧边和门内同时有光线照在他脸上,她注意到他有一双罕见的琥珀色眼睛,因为颜色过线,瞳孔在光线转换间的异变特别明显,像小时候用来玩耍或者下弹棋的玻璃珠子。

又像猫。

乔梅“噌”一下就红了脸,连忙弯腰把花花捞回怀中,把脸埋到它乱糟糟的绒毛里,死都不肯再露出来。

她这点少女心事当然入不了那边三个人的眼,门一开叶子襄就直冲进去,正如他预感到的,魏喜英在家,且情况不妙。

他躺在主卧室的双人大床上,屋子里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家具都是最近装修才换的新品,还没染上多少人气,愈显得他孤孤单单,冷冷清清。

看他睡的还算安详,脸上表情像在笑,双颊还有两团红晕。

叶子襄关掉尖啸不止的仪器,伸手在魏喜英鼻端探了探,又扯了一张餐巾纸,隔着纸张拿起床头柜上的药瓶。

肖文静惊魂未定地抱怨顾遴:“你不要命了,万一摔下去怎么办?我差点被你吓死……以后不能再做这种事,听到没有!?”

她自觉比顾遴年长,顾遴的长相又比实际年龄看起来更小,说话的时候不禁带出一点长姐教训幼弟的架势,顾遴偏就吃这套,虽然不肯开口承诺,仍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叶子襄这时从屋内出来,淡淡地往肖文静身后一站。

所有人都望定了他。

“报警吧。”他低眉敛目,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感情,就好像急客户所急,差点亲自翻墙私闯民宅的那人不是他。

“……魏喜英服食安眠药……自杀了……”

情风律意

情风律意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轻小说
  • 作者:九日舟中

十八岁的肖文静差点儿被继父污辱,反抗意识中,她失足杀掉继父。七年之后,肖文静刑满入狱,为了待在她单恋的律师身旁,孤身一人回到北京,靠街头摆摊儿争扎求活。一位怪异的癫狂老妇她推着鸡蛋煎饼的炉子,边走边回头望一眼来路,暗自背诵:后面的方向是北方,所以正前方是南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她一百八十度旋转了伸展双臂,总算把另外两条路的方向搞对,牢牢地记了下来。。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