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偶像剧小说

第22章 偶像剧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2 21:08:43 作者:九日舟中

怜悯地挥别都快哭出的魏喜英,肖文静磨一磨噌噌噌地走出来他家大门,不时回过头望两眼。这是她第一次参与其中风水案例,心里极为留恋,恨严禁把人家的门牌号记一辈子。叶子襄早以叶子襄早已站到了电梯前,垂眸似在沉思。他忘记摘掉眼镜,肖文静站在侧面仰头看,有些人戴眼镜比不戴眼镜好看,叶子襄显然是其中之一,鼻梁的线条被衬托得挺拔峭峻,唇角抿而直,有种清冷的禁欲感。。

>>>《情风律意》章节目录<<<


《第22章 偶像剧》精选

同情地挥别快要哭出来的魏喜英,肖文静磨磨蹭蹭地走出他家大门,时不时回头望两眼。这是她初次参与风水案例,心里颇为留恋不舍,恨不得把人家的门牌号记一辈子。

叶子襄早已站到了电梯前,垂眸似在沉思。他忘记摘掉眼镜,肖文静站在侧面仰头看,有些人戴眼镜比不戴眼镜好看,叶子襄显然是其中之一,鼻梁的线条被衬托得挺拔峭峻,唇角抿而直,有种清冷的禁欲感。

到底是年轻姑娘,肖文静脑子里自然而然地比较起几个年轻男人:杨律师风度闲雅,身负大才却不为己谋利,甘愿扶弱济贫,自带现代社会极罕见的翩翩名士气质;顾遴外表木讷,禀性良善,路见不平倾命以助,是个侠气凌霄的好少年;叶子襄……叶子襄神秘,她至今不觉得自己看透了他。

初相识的时候,她以为他是牛大姐不成才的宝贝儿子,高学历但不务正业,天天跟家啃老。后来发觉他外冷内热,她又以为他是怀才不遇的酸书生,走出校门后被社会教做人。再后来,他在她面前推开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真想不通啊,明明他才是离她最近的一个,夜里隔着薄薄的墙壁,她和他熟知彼此的一举一动,当他彻夜不眠,她在睡梦中也能听到他敲击键盘的微响。

电梯门打开,叶子襄先跨进去,回身见肖文静还在发呆,眼都不眨一下便按了关门键。

“哎呀!”电梯门将要合拢,肖文静险之又险地挤了进去,抱怨道:“着什么急,叫我一声不行啊?”

叶子襄不答,等电梯摇晃过后开始稳稳下行,他慢条斯理地朝肖文静侧转身,走近一步。

肖文静:“……”

干什么?她心头隐隐惊慌,女性直觉在耳畔尖叫,不由自主就退了一步。

叶子襄又进一步,肖文静再退一步。

电梯能有多大的空间,双人探戈只跳了两步,肖文静便已背靠墙壁,光亮不着一物的金属墙面,羽绒服都挡不住透心得凉。

以本心论,肖文静不信叶子襄会对她怎样,可她更不信自己的“不信”。她以前也不相信继父人面兽心,不信母亲对她恨之入骨,恨不得她从未出生,永生永世不要出现在眼前。

她颤抖着,本能地抬头看逼近眼前的叶子襄,自己不知道自己脸上带出一点哀求。

求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求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而叶子襄面色不改,他睫毛比一般人略短,但是层叠浓密,往下看人的时候就像女人画的妖媚眼线,幸好镜片遮掩了反差。

他抬起一只手撑在肖文静头顶上方,标准的“壁咚”姿势,开口的语气却冷若冰霜,足以打破任何少女的粉红色幻想:“说吧,之前发生了什么?你那印章是怎么回事?”

…………

……

关于那枚金属印章,叶子襄研究过,肖文静实践过,她并不像他那样拥有强烈地寻根究底的欲望,她没那么关心印章的来历,它的成分,它的科学原理……她更实际地想要搞明白它的功效。

它到底有什么用?

目前为止,肖文静认为自己粗略掌握了印章的第一种用法:吸纳死气。

风水学认为天地之间充盈着生气和死气,生气使万物谐和,那么相反的,死气就会让人过得不舒坦,具体是肉身得病或是精神受到创伤,可以参考磁场对人体的影响。

以上是肖文静根据自己近来从网络和叶子襄这里获得的浅薄知识,把风水和磁场两个不相干的定义生硬揉合,差不多相当于把东北虎缩水成简阳猫,总结出一套逻辑自洽的简陋体系,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她信了。

这些东西她本来只是自己想想,既然叶子襄问起来,她得啵得啵说完,然后也忘了两个人现在的距离越过了她对异性的那条界线,也忘了害怕,出于对更高知识体系的盲目崇拜,眼巴巴地望定叶子襄,期望他给予一星半点的首肯。

而叶子襄的表情……在肖文静看来略有点“含蓄”,她认识的叶子襄和顾遴都是疑似面部神经坏死的残疾人士,叶子襄比顾遴稍好,他不戴眼镜的时候,眼角眉梢通常微表情颇为丰富,熟悉的人也能看出他在想什么,除了此刻。

电梯“叮”一声打开了门,外面乘客不少,毫无心理准备地见到叶子襄和肖文静上演偶像剧,集体懵逼,人群中的小胖子被家长飞快捂住眼睛。

叶子襄和肖文静转过头,与围观群众大眼瞪小眼,叶子襄慢腾腾地收回手臂,揣进衣袋--不是他自己的,而是肖文静的口袋。

他在肖文静口袋里攥住她的手,扯了扯她,肖文静被众多目光盯着脸冒青烟,糊里糊涂便跟着他走出了电梯。

人群默默地分开一条道,叶子襄和肖文静默默地侧身而过,一前一后,握在一块儿手始终未能分开。

出了单元楼口,雾蒙蒙的阳光普照大地,肖文静本能地眨了眨眼,像是从迷梦中惊醒,猛地一下挣脱了叶子襄的手。

她退后半步,迅速把两人的距离拉开,心里有点羞又有点窘。

好像反应大了点……这种情况该说什么才不那么尴尬?

没等她想清楚,叶子襄回过头,脸上神色平静得看不出异样,仍然伸长着那只被她甩开的手,淡淡地道:“这东西我继续交给我同学分析,有结果了再还给你。”

什么东西?肖文静愕然低头,在他掌心里看到那枚金属印章,她这才明白过来,叶子襄刚才把手揣进她袋中不是为了占她便宜,而是取走印章。

可知道真相并没让她感觉好受些,肖文静盯着印章的眼睛都快伸出小爪子,恨不得当场把它抢回手中。

叶子襄似乎猜到了她不舍的心思,冷冷地道:“如果你对这印章功效的猜想是对的,它在你手里不是什么好事,你对风水一无所知,帮不了人,反倒会害人。”

肖文静没有反驳他,但藏不住内心的真实想法,脸上显露出几分不服气。

这点腹诽当然逃不过叶子襄的眼睛,他却并未就此多作解释,将印章收进自己袋内,抬起头,眼神复杂地望向楼层高处。

十五楼,魏喜英的家。

“三天后,我们再来一趟。”他顿了顿,轻声道,“但愿还来得及。”

情风律意

情风律意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轻小说
  • 作者:九日舟中

十八岁的肖文静差点儿被继父污辱,反抗意识中,她失足杀掉继父。七年之后,肖文静刑满入狱,为了待在她单恋的律师身旁,孤身一人回到北京,靠街头摆摊儿争扎求活。一位怪异的癫狂老妇她推着鸡蛋煎饼的炉子,边走边回头望一眼来路,暗自背诵:后面的方向是北方,所以正前方是南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她一百八十度旋转了伸展双臂,总算把另外两条路的方向搞对,牢牢地记了下来。。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