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阳宅三要之一小说

第21章 阳宅三要之一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2 21:08:41 作者:九日舟中

看多了特效令人惊叹的好莱坞大片和中国神话故事片,肖文静我以为印章会导致天大的动静,比如它步入漩涡中心以后突然大放黑暗,有佛相五千,顽石点头,天花乱坠之类。结果毕竟也没结果当然没有。。

>>>《情风律意》章节目录<<<


《第21章 阳宅三要之一》精选

看多了特效惊人的好莱坞大片和中国神话故事片,肖文静以为印章会造成天大的动静,譬如它进入漩涡中心以后突然大放光明,有佛相三千,顽石点头,天花乱坠之类。

结果当然没有。

现实是印章进去也就进去了,漩涡依旧如故,肖文静眼中的气流和耳边的气流声未见丝毫改变。

叶子襄慢慢地放下手臂,蹲在地上抬起头,在他眼里漩涡是不存在的,刚才还存在的印章现在也没了影儿,他疑惑万分,忽然转头看向肖文静。

肖文静撞上他的目光,口唇张了张,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

可是这场解释又是避免不了的,因此她迅速地理了一下思路,道:“不是我扔过去的,它自己飞--”

话没说完,肖文静猛地打了个突,后半截声音便被抽进口的冷空气噎在了喉咙里,叶子襄见她面色大改,他反应很快,立刻又蹲身埋头。

半空中的黑色漩涡倏然收缩,肖文静的瞳仁似乎也跟着快速收缩了一下,然后所有异常的画面和声音都消失了,房间恢复亮堂,只剩一枚小小的印章在漩涡悬挂的位置自转。

一圈、两圈、三圈……速度越来越慢,高速运动形成的残影也消弥在空气中,印章的各个面和各条棱角向四方反射着璀璨夺目的金光,它终于停止旋转,笔直地向下堕落。

叶子襄听到头顶风声,脑袋藏在手肘底下别扭地瞄了一眼,立即抬手来接,印章擦着他的手掌边缘砸到地面,“噗”一声闷声。

“哎呀!”快被遗忘的主人失声痛呼,“我的实木地板!”

肖文静叶子襄:“……”

魏喜英一扫刚才的畏畏缩缩,“噔噔噔“主动跑过来扑到地上,双膝着地,嫌弃地把印章刨开,小心翼翼地抚摸那根本就了无痕迹的木地板,哀嚎道:“这是进口的,你们知道有多贵吗?我媳妇能生吃了我!”

…………

……

肖文静捡起印章来看了看,进漩涡之前的印章和消灭了漩涡的印章,前后对比,至少她从表面分辨不出有任何变化,依旧亮锃锃滑不溜手,手指按上去连个指纹都留不住。

她默默揣回口袋里,叶子襄瞧见了,也没说什么,他站起身,把仪器略作调试,继续在屋子里像模像样地转圈圈。

魏喜英疼惜了一会儿他的进口木地板,想想觉得不放心,这两位“大师”太折腾,又爬起来站到肖文静旁边,双目炯炯地盯住叶子襄,他走到哪儿目光跟到哪儿。

说起来,他倒比肖文静更了解一些风水常识,看着看着“咦”了声,佩服地道:“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们不用风水罗盘,也是呵,都二十一世纪了,早就该有别的高科技产品取代罗盘。”

肖文静随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他盯着叶子襄手里那具奇怪的仪器,今天出门叶子襄没有带平板电脑,而是牵了一根usb线将仪器连接上手机,隔得远了,她看不清反光的手机屏幕,也不知道那上面显示的还是不是鲜红色箭头。

不过魏喜英的话提醒了她,肖文静一直好奇这具仪器的功用,如果真的等于高科技风水罗盘,那她也算解开了关于叶子襄的其中一个小小谜团。

更多的,肖文静觉得没必要去想。

她只要记得叶子襄帮过她,他是好人,暂且可以信任。

漩涡消失得很彻底,肖文静眼中的魏家现在风水绝佳,叶子襄的高科技罗盘显然也没发觉什么异样,他在客厅和饭厅中间逛了几圈,摇摇头,认为问题不在屋内。

那就还是在外面,他想,身随心意,两大步便退至门口。

肖文静和魏喜英连忙跟着从阳台的房间追进客厅,刚好就站在漩涡出现过的位置,不敢打扰叶子襄的工作,两人边看边压低了嗓音说悄悄话。

“果然是我家的门出了问题!”魏喜英右拳击在左掌心,懊恼地道,“阳宅三要,我就说门是最紧要的,我媳妇非不肯听,要买个意大利进口的铁门,你说咱们中国人用什么铁门?”

他寻求认同般抬头瞧肖文静,后者心想,中国人为什么不能用铁门了?保险门不都是铁门吗?她实在说不出违心的话,扭捏了两下,吞吞吐吐地问:“阳宅三要……是什么啊?”

魏喜英的仓鼠眼顿时瞪得溜圆,仿佛她说了什么匪夷所思的傻话,做了什么难以置信的蠢事,肖文静脸红过耳,勇敢地瞪回去。她真的不想再编瞎话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反正叶子襄才是“风水大师”,而她只是新鲜入职的女助手。

不等魏喜英对她的诚实作出评价,那边叶子襄霍然开口:“《阳宅三要》是清代堪舆大家赵九峰所著,共分四卷,并附南华亭人蒋大鸿纂写的《地理古镜歌》。”

肖文静和魏喜英即刻看向他,叶子襄背对两人,手握仪器在洞开的门框内侧扫来扫去,语气平稳地又道:“赵大师所称的‘阳宅三要’,是指活人家宅中三处绝不能出错的风水要点,古时候是‘门、主、祀’,到了现代,翻译成今人习惯的白话,也就是‘大门、卧室、厨房’。其中门是全家人出入进退的必经之路;卧室是每个人呆得最多的地方,一天二十四小时中至少有十个小时要消磨在卧室里;祀,古时候主要指祭祀,今人则是烹煮食物的地方,也就是厨房。民以食为天,祸从口出也从口入,所以厨房也是阳宅风水的要点之一。”

原来如此……“阳宅三要”就是指“大门、卧室、厨房”!叶子襄讲解得浅显易懂,肖文静一下子就听懂了,伸手进衣袋里摸到印章,开心地捏紧了它。

叶子襄接着道:“‘阳宅三要’第一要是门,也就是说,观阳宅风水首要先看门。这里的门不单指大门口,也包括屋内的房门,所有的门必须连贯一体,相生,而不能相断。相生则吉,相断则凶。”

这下连魏喜英都听进去了,肖文静听到他喃喃自语:“不止大门?屋里的其它门也要和大门连贯一体?”

叶子襄已经把大门口内外每个角落都细致地扫描完毕,仪器并没有再报警,他暂停下风水课堂,叉腰站在门前,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他不动,肖文静和魏喜英也不敢动,两人傻乎乎地望着他的背影,肖文静还好,事不关己,魏喜英越看越是心惊肉战,大师用上高科技手段都查不出来,他家里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叶……叶大师,”仓鼠男颤巍巍地提议,“要不咱看看屋里?其它门呢?我媳妇就让买了一扇意大利铁门,其它都是木头的,你……您不是说要‘连贯一体’,这是不是就不够连贯?”

叶子襄回过头,肖文静和魏喜英都是一怔,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副眼镜戴在鼻梁上,肖文静认出那是他看书看电脑时才戴的低度镜,魏喜英以前没见过,稀奇地多瞅了两眼,笑道:“大师这眼镜戴的,一看就是文化人啊。”

叶子襄没理他,依言进屋查了查其它的屋门,解释道:“‘阳宅三要’中的门主要还是指住宅的大门,如果是大型的社区、工厂、机关单位等,这些外围砌了围墙的格局,它们的门即指围墙上那扇总出入的正门。阳宅风水将门立为第一要点,因为门是居住在宅院内的主人进出必经之路,也是风水气口。”

“‘风水’的本质即是藏风聚气,晋人郭璞在《葬经》中说‘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虽然说的是阴宅风水,其实阳宅风水也通用。古人把天地之间的气分为生气和死气,活人的住宅需要生气,所以住宅的大门很重要,门修得好能使生气从门口进,死气从门口出,形成一个太极图般完美的循环,圆融通达,生生不息。”

他这就说得更细了,肖文静和魏喜英同时在心底“哦”了一声,肖文静听得津津有味,费劲琢磨着生气和死气的区别,心中一动,想起那怎么看怎么妖邪的黑色烟雾。

莫非她看到的黑烟正是天地间的死气?不,不能确定,既然有了死气就该有生气才对,她为什么没看到生气?死气是黑色烟雾,生气又会是什么样?

另一边魏喜英关注的点犹在门上,他紧张兮兮地跟在叶子襄屁股后头,眼瞧着他检查完所有的门,转回头,眼睛藏在冷冷的镜片后面,看不清具体神情。

“怎么样?”魏喜英焦虑地问道。

“很正常,”叶子襄也是眉心紧锁,“卧室门、厨房门、厕所门都没有问题。

“那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魏喜英急得语无伦次,“真不是门的材质不对?”

叶子襄摇了摇头,答非所问地道:“风水的吉与凶并不是一个恒定的量值,它是会变化的,引起这个变化的正是生气和死气的改变,生气足,则吉;死气多于生气,则大凶。门的风水忌讳通常只有四点:一是大小,门要与住宅的大小成比例,不要宅大门小;二是高低,门不得高过围墙,不得墙窄门宽,如果内外有几扇门,门的高低大小尽量保持一致,不要出现悬殊的比例;三是门的方向,东北“和西南这两个方位通常不开门;四是门的颜色,要以住宅主人的命相而定。”

魏喜英听到“命相”二字眼前一亮,可他还没说什么,叶子襄又轻轻摇首,否定道:“命相由六十甲子年纳音五行决定,你是一九七七年生,命相为沙中土,也就是土命人,匹配的大门颜色为黄、褐、灰、红、橙。你家所有的门都是红褐色,并没有违逆命相。”

“又不对?!”魏喜英被这一阵希望一阵失望都快弄疯了,老实人也憋不住咆哮:“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到底是为什么?我家风水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面对客户忍无可忍地大爆发,叶子襄不知为何瞥了肖文静一眼,欲言又止,踌躇了一会儿,他断然道:“根据我观测的结果,我只能说,你家风水没有任何问题,你家里人反常的表现和你的病,统统与风水无关。”

情风律意

情风律意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轻小说
  • 作者:九日舟中

十八岁的肖文静差点儿被继父污辱,反抗意识中,她失足杀掉继父。七年之后,肖文静刑满入狱,为了待在她单恋的律师身旁,孤身一人回到北京,靠街头摆摊儿争扎求活。一位怪异的癫狂老妇她推着鸡蛋煎饼的炉子,边走边回头望一眼来路,暗自背诵:后面的方向是北方,所以正前方是南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她一百八十度旋转了伸展双臂,总算把另外两条路的方向搞对,牢牢地记了下来。。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