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7章 兔八歌小说

第17章 兔八歌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2 21:08:38 作者:九日舟中

叶子襄说,那枚金属印章让他有色金属研究院的老同学十分感兴趣,企图被扣押一段时间,作为补偿,他最终决定帮肖文静详细介绍一份工作。这而已他单方面的说法,而不论是否可以情况属实,不论叶这只是他单方面的说法,而无论是否属实,无论叶子襄的帮助出于有心或是无心,肖文静都对他雪中送炭的行为感激涕零。。

>>>《情风律意》章节目录<<<


《第17章 兔八歌》精选

叶子襄说,那枚金属印章让他有色金属研究院的老同学非常感兴趣,强行扣留一段时间,作为补偿,他决定帮肖文静介绍一份工作。

这只是他单方面的说法,而无论是否属实,无论叶子襄的帮助出于有心或是无心,肖文静都对他雪中送炭的行为感激涕零。

午饭时间,因为牛大姐也在桌上,两人没找到交谈的机会,饭后,肖文静积极主动地接手了善后工作,恨不得天降八抬大轿把牛大姐送出门。

洗过碗,肖文静弯下腰正嘿哧嘿哧地擦地,厨房门被敲了两下,她蓬头垢面地抬起头,撞上叶子襄有点奇怪的眼神。

“?”

叶子襄摇摇头,一句话没说,转身又走开了。

肖文静莫名其妙地望着他的背影,想不通他到底来干什么。

不过叶子襄的反常情绪也就出现了一小会儿,等到肖文静终于结束了劳动,兴兴头头地跑去找他,叶子襄已经恢复成平日里面无表情的死样子。

关于她的新工作,叶子襄说是某家装修公司的文员,同时身兼前台、接待、打字员、绘图员、办公室小妹等多种功能,问她怕不怕辛苦?

肖文静狂点头,想想不对,又急忙摇头。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该说的话说完,叶子襄脸上立刻显露出不耐,也不用他亲自发作,肖文静早有眼色地道谢,连滚带爬地退出他的房间。她一个人在客厅里团团乱转,兴奋得想要尖叫,不得不把手指塞进嘴巴堵住叫声。

这是她出狱以后的头一份工作!不是卖早点或者摆地摊,而是一份真正的工作!

实在太开心了,肖文静迫切地想要找人分享她的喜悦,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杨慎思,掏出手机搜索他的号码,对着数字傻笑了半天,却始终不敢真的拨打。

她又想到了顾遴,那小弟弟缺衣少食的,身上还带伤,她真的挺担心,可他昨天走得那么匆忙,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

除了这两个人,或许屋子里的叶子襄、律师事务所的张小仪各算半个,肖文静想了又想,竟找不到第四个仅仅是有那么一点可能陪她一块高兴的人……

偌大的北京城,偌大的世界。

她依旧孤独。

…………

……

那家装修公司的全称是“兔八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肖文静站在楼下,狐疑地盯着二楼招牌看了许久。

因为是小公司,她也不指望会有多么华丽的办公场所,但这实在超出了她的想象--地址就在她住的小区隔壁,明显是居民楼改建成的综合性大厦,外围还圈了一堵蓝色的施工墙--怎么瞧怎么不靠谱,像极了睡一觉起来就会整幢楼都被推平的违章建筑!

楼层只有八层,所以必然是没有电梯的,外墙上从二楼开始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招牌和灯箱,肖文静数了数,三个成人用品店、两个传销、一个直销、两个舞蹈教室,居然还有一个钢笔书法幼儿班!

她现在的心情大概只能用一个“囧”字形容。

囧归囧,肖文静并没有那么容易放弃,认准了“兔八歌”所在的窗户,她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迈开大步冲进楼梯口。

一口气跑上二楼,感想是光线真差,整幢楼大约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筑风格充满那个时代的审美趣味,楼梯间采光靠的是镂空的墙砖,那上面专门预留的透气眼早就被陈年污垢堵得严丝合缝。

地板居然是水泥掺了鹅卵石,肖文静稀奇地跺了跺脚,立即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从走廊这头传到那头,又遭两边墙壁来回踢打,声音变得瓮声瓮气,还带有厚重的嗡嗡回响。

以前这幢楼每层可以住十户,如今,十扇门整齐划一地紧闭着,没有人声,不见人影,仿佛这只是一幢被抛弃的废楼,每条砖缝都往外弥散出陈腐朽烂的味道。

“有人吗?”肖文静小声问,她被周遭的环境感染了,有些战战兢兢,轻轻地提脚又悄悄放下,做贼一般在走廊中穿行。

她记得兔八歌公司的窗口是左手第二个,走近了一看,门是虚掩的,门缝里透出一线光,本来不算明朗的天光此刻亮得惊人。

肖文静踌躇了一下,抬手敲门,边敲边道:“你好,请问有人在吗?”

因为怕里面的人听不到,她稍微提高了声音,于是这一句并不出奇的问话又在走廊中荡来荡去,门内传来拉开椅子的轻响,然后是稳稳地走向门边的脚步声。

要见到了,未来的同事或是老板,第一面必须得留下好印象!肖文静紧张地想,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门缓缓地向内打开,漏出来的光线越来越多,越来越亮,肖文静眯起眼,面对站在门边那个光亮朦胧的轮廓,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门开了。

叶子襄揉搓着睡眠不足的红眼睛,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道:“怎么才来?”

肖文静:“……”

“兔八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有两位老板,一位只负责出资,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另一位就住在隔壁小区,肖文静的同一屋檐下,隔壁房间。

叶子襄昨晚也不知道忙什么整了一个通宵,把肖文静放进门以后,他转身回到墙边的沙发,躺上去,翻向里侧,半分钟后又睡着了。

肖文静在门边傻站许久,直到叶子襄发出均匀的呼噜声,她才像是猝然惊醒过来,两三步跨进屋内,“砰”一声关上门。

太……惊讶了,叶子襄也在兔八歌公司做事,真是意料不到。

可是仔细再想,肖文静又觉得,事情的发展非常符合逻辑,属于情理之中。

尤其当她看到墙上的营业执照法人代表一栏后面写着“叶子襄”三个字,肖文静更感觉释然,心头如同放下千斤巨石,畅亮无比。

她踮起脚尖走到沙发旁边,微微俯身,凝视熟睡的叶子襄,她身体的阴影轻轻投在他上方,使得他如罩轻纱,又仿佛置身水底。

肖文静看了一会儿,干脆蹲下来,手肘搁在膝盖上撑住下巴。

她想,明明说好了不再信任别人,为什么先是杨慎思,又是叶子襄,还有顾遴,他们的善意总能把她从黑暗深渊拉回来,让她对这个世界未能湮灭希望。

既然如此,她也要赶快振作起来啊,不能让他们失望!

抱定这样的心态,哪怕还没正式入职,肖文静也精神满满地投入了工作,在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情况下,她聪明地选择最不会出错的--打扫卫生!

…………

……

下午三点,叶子襄被吸尘器的轰鸣声吵醒。

他有点迟钝地坐起身,晃了晃脑袋,颈骨顿时“咯吱”作响,肩膀和脖子简直像是生铁铸成的一整块。

哪来的吸尘器?他昏昏沉沉地思考,过了很久,仍然想不起办公室里还有一台吸尘器。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想知道这个无聊问题的答案,兔八歌公司总共只有两间办公室,吸尘器和肖文静都在隔壁,叶子襄看不到她们,便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过去。

窗户始终在他的侧面,不知何时被何人很贴心地拉拢了窗帘,可惜白色的窗纱毫无遮光作用,午后阳光耀武扬威地穿刺进屋,扎到他的皮肤上,叶子襄的半边身边被晒得发痒,不禁伸手挠了挠。

他迈过两间房之间的门槛,吸尘器的噪音忽然停了,取而代之的是对话声,一男一女,女声他认识,正是今天新招聘的廉价劳工肖文静,男声却是陌生人。

“请问是‘兔八歌风水咨询服务中心’吗?”那个男声带着一丝不确定,怯怯地问。

“啊?”肖文静的声音听起来充满疑惑,“我们是兔八歌,不过是‘兔八歌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您是不是记错名字了?”

“应该没错呀,”说是“没错”,男声中不确定的成分却更浓了,懦懦地道:“你看,我这里有你们的名片。”

叶子襄探头望去,先看到系着围裙的肖文静--办公室里又为什么有围裙--然后看到她对面的小个子男人,穿了一身灰仆仆皱巴巴的西装,圆脸,兔牙,像仓鼠多过像人。

小个子仓鼠男把名片递给肖文静,后者连忙放开吸尘器的拉杆,在裤缝间擦了擦手掌,小心翼翼地双手接住。

确实是“兔八歌”三个字没错,肖文静有点讶异,不可能连错别字都这般心有灵犀吧?而且名片左上角的logo极端眼熟,她确定自己十分钟前刚从墙上拆下来清洗过。

名片上没有留人名,只有一个座机号码和一个详细地址,地址也确是这里的地址,至于电话嘛……

肖文静对来人抱歉地笑了笑,举着名片凑到台式机旁边,与上面粘贴的电话号码比对。

连电话号码也是对的……

肖文静懵了,她抬头看看墙上非常正常的营业执照,又低头看看手里非常不正常的名片,最后看看满怀希望盯着她的男人。

“这个……对不起……我实在是不……”知道啊……

“欢迎光临。”叶子襄及时打断了她,避免她第一天上班就给客户留下更多不靠谱的印象。

那两人齐刷刷地回头望向他,小个子仓鼠男也就罢了,肖文静的围裙居然是兔子图案!

叶子襄差点想翻白眼,幸好忍了回去。

他已经彻底从熟睡后的晕眩状态恢复了正常,慢慢吞吞地走到那男人面前,发觉他比想象中更矮,头顶心还在自己的鼻尖下方,比肖文静也矮上半个头。

见男人因为他的身高瑟缩,叶子襄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与他拉开距离,伸出手,“你好,我姓叶,叶子襄,是兔八歌风水咨询服务中心的咨询师。”

无视旁边肖文静震惊的目光,他又绽开笑容,露出绝不属于正常叶子襄的夸张神情,热情万丈地道:“客人,请问有什么我能帮您的吗?”

情风律意

情风律意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轻小说
  • 作者:九日舟中

十八岁的肖文静差点儿被继父污辱,反抗意识中,她失足杀掉继父。七年之后,肖文静刑满入狱,为了待在她单恋的律师身旁,孤身一人回到北京,靠街头摆摊儿争扎求活。一位怪异的癫狂老妇她推着鸡蛋煎饼的炉子,边走边回头望一眼来路,暗自背诵:后面的方向是北方,所以正前方是南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她一百八十度旋转了伸展双臂,总算把另外两条路的方向搞对,牢牢地记了下来。。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