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那些注定相遇的人们小说

第16章 那些注定相遇的人们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2 21:08:37 作者:九日舟中

“小姑娘,在这儿呢,回过头,哎!”身后有人连叫了几声,肖文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头,看见一个面容慈蔼的中年人人,他看出来神采奕奕,满头黑发连一丝斑白都也没,浑身上下也收“你好,”肖文静不明所以,“请问有什么事吗?”。

>>>《情风律意》章节目录<<<


《第16章 那些注定相遇的人们》精选

“小姑娘,在这儿呢,回头,哎!”身后有人连叫了几声,肖文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头,看到一个面容慈和的中年人,他看起来神采奕奕,满头黑发连一丝斑白都没有,浑身上下也收拾得整整齐齐,让人见了就心生好感。

“你好,”肖文静不明所以,“请问有什么事吗?”

中年人眯起眼睛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把肖文静看得浑身不自在,他忽然一笑,亲切地道:“我听到你要找姓徐的老太太,是你家亲戚吗?”

他问得很随和,似乎并不在意答案,一双眼睛却紧紧地盯住肖文静不放,她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对劲,腼腆地笑了笑,掩饰道:“不是亲戚,是……是我同学的奶奶,我同学让我帮忙送点东西……”

她根本不会编瞎话,说了半句便接不下去了,幸好窗口内的护士小姐大声喊话,她连忙转过头去。

“住院部没这个人,”护士小姐告诉她,“你确定救护车把她送过来了?”

肖文静有点懵,她还真不能确定。

“算了,可能是我弄错了,”她不好意思地微微颔首,“谢谢你啊。”

看来徐老太太这条道是走不通了,肖文静有点失望,难道只能等叶子襄那边研究出结果吗?总觉得那枚印章没那么容易就被现代科学技术解析啊……

她回转身,对那位中年人点了点头,正想从他身边绕开,中年人突兀地出声道:“你要找的人我可能认识。”

肖文静顿住脚,惊讶地看向他。

“她叫徐形宜,对不对?”中年人仍然是那副和蔼可亲的表情,脚下却不着痕迹地往前迈了一步,“我也姓徐,先父徐形意,徐形宜是我姑妈。”

这么巧?肖文静半信半疑,不过仔细看的话,这中年人的样子似乎真的有点像徐老太太……

中年人见她面露犹疑,又急切地道:“我叫徐象生,我姑妈有遗传性的精神分裂症,前天刚发过病,被救护车送来医院,你看,都对上了!”

可他不解释还好,越是解释,肖文静越觉得不对劲,之前说过了,她被过去的经历弄出了心理阴影,其实很难信任别人,中年人的殷勤明显超越了陌生人的范畴,她心头顿时警钟大起。

“不是的,”她摆了摆手,加快脚步远离那中年人,退到旁边窗口的另一支队伍后方,“我要找的人不叫这个名字,你认错人了。”

医院大堂内实在过于拥挤,人与人连肩接踵,中年人徐象生还要追着肖文静攀谈,被排队的人们以为他想插队,连推带搡地骂了起来。

等他好不容易摆脱困境,再举头四顾,哪里还能找到肖文静的身影。

在所有人看不到的阴暗角落,徐象生脸色飞快沉下来,嘴角两条法令纹严厉如刀,半点不复适才的温和慈爱。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单据,那是医院停尸间的缴费通知单,徐象生的目光在通知单上逡巡,尤其是右下角的“徐形意”三个字间停顿许久。

他突然合掌,将通知单揉成一团。

废弃的纸团被扔进了垃圾箱,徐象生取出手机,不假思索拨给通讯录上的首位。

“是我。”他冷冷地道,没有浪费时间等待对方的回应,“我想我碰到了‘阴刻风水’的继承人。”

…………

……

“我想我碰到了你弟弟。”

杨慎思一句话把顾迥惊得差点跳起来,要不是顾忌到两人正在法庭门外,马上就要开庭,他还真能表演一个原地三级跳。

“你碰到顾遴了?!”顾迥拔高嗓子尖叫了半声,周围公诉人和法官都看过来,吓得他把脑袋埋到胸前装无辜。

等其他人的目光转回去了,他才瓮声瓮气地又问了一遍:“你在哪儿见到顾遴的?”

相比顾迥的一惊一乍,杨慎思始终显得从容不迫,这也是顾迥佩服他的原因之一,他就像是传说中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那种神人,无论生活中或是法庭上都能随时保持气定神闲。

他向顾迥简单地叙述了一下顾遴的案子,涉及肖文静时没有提她的名字,也没告诉顾迥她正是他那个故事里的十七岁少女。

顾迥听得很认真,脸上表情也不像平日里那样灵活多变,由此可见他往常说顾遴那些话都是口不对心,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唯一兄弟,他并不是完全不关心。

末了他打鼻子里哼一声,悻悻地嘀咕:“居然搞出个英雄救美,这小子还挺会玩。”

杨慎思微微一笑,并不接他的话头。

果然,接下来的时间里顾迥立、坐、蹲、靠,各种姿势轮流换,屁股长疮似地折腾了许久。

他到底还是没忍住,挪啊挪地凑回杨慎思旁边,摸了摸鼻子,问道:“你看……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别误会啊,我绝不是担心那小子!就是、就是他离家出走很久了,我爹年纪也大了,心思一阵儿一阵儿的,谁知道哪天会问起来,我要是预先知道,也好想个辙搪塞他不是?”

难为他想出这么一大段话,杨慎思点了点头,很君子地没有拆穿他,而是直接给出回答:“依我看,他过得很不好。”

“啊!?”顾迥的高声又引来一堆人的注目,审判庭的大门恰在此时打开,杨慎思站起身,顺手拖了搭档一把。

两人跟在公诉人身后走进法庭,杨慎思抓紧时间,低声在顾迥耳边说了最后一句无关案情的话:“你弟弟快要饿死了,你做人兄长的,想想办法。”

…………

……

肖文静不可能把一整天都耗在不务正业上,她逃出医院,眼看时间又到中午,只好老老实实地坐车回家。

也怪北京的交通是大问题,动不动在路上花掉一两个小时,出门办点事太不容易。

她打算下午照常出门摆地摊,现在早晨的收入来源已经没有了,下午这个再丢掉,真是得坐吃山空,活活在社会主义街头饿死。

进门有些意外,叶子襄居然比她先回来,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发呆。

叶建国中午不在家吃饭,但牛大姐是在的,肖文静在房东夫妇面前不敢太勾搭少东家,脱了外套,挽起袖子就想去厨房帮忙。

衣摆被扯了扯,这一步没能迈出去。

肖文静讶然回头,看清真的是叶子襄伸手拉住她的衬衣后摆,不由地更吃惊,眼睛都瞪得溜圆。

叶子襄看她的样子大概有点想笑,嘴唇掀了掀,到底没有笑出来。

“我给你找了份工作。”他淡淡地道。

情风律意

情风律意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轻小说
  • 作者:九日舟中

十八岁的肖文静差点儿被继父污辱,反抗意识中,她失足杀掉继父。七年之后,肖文静刑满入狱,为了待在她单恋的律师身旁,孤身一人回到北京,靠街头摆摊儿争扎求活。一位怪异的癫狂老妇她推着鸡蛋煎饼的炉子,边走边回头望一眼来路,暗自背诵:后面的方向是北方,所以正前方是南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她一百八十度旋转了伸展双臂,总算把另外两条路的方向搞对,牢牢地记了下来。。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