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8章 你相信风水吗?小说

第8章 你相信风水吗?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2 21:08:29 作者:九日舟中

叶子襄的瞳仁大而深黑,成年人极少长这样的眼睛,的确倒像是孩童或者狗仔队的眼珠,肖文静被他聚精会神地目光注视着,有些不自地咽了口口水。余下的菜装上盘,肖文静和叶子襄各自剩下的菜装好盘,肖文静和叶子襄各自端了出去,牛大姐又拿碗给一家人盛饭。。

>>>《情风律意》章节目录<<<


《第8章 你相信风水吗?》精选

叶子襄的瞳仁大而深黑,成年人很少长这样的眼睛,看来倒像是孩童或是狗仔的眼珠,肖文静被他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有些不自地咽了口口水。

剩下的菜装好盘,肖文静和叶子襄各自端了出去,牛大姐又拿碗给一家人盛饭。

肖文静的房租里也包括伙食费,于是跟着上了桌,叶叔父子二人抱定“食不言寝不语”的准则,牛大姐在吃饭的时候也难得占住口,因此一顿饭吃得安安静静,和谐得有些寡淡无味。

吃完饭牛大姐进厨房烧热水准备洗碗,肖文静接着打下手,找了块油腻腻的抹布,挤上一坨洗洁精准备好好搓洗。

背后被什么东西戳了下。

她本能地回头,看到叶子襄站在身后,相对于典型的北京老爷们儿而言,叶子襄显得孱弱了些,瘦长条身材,气质非常文弱书生。

但那是和男人比,要是和女人,尤其是肖文静这样文文秀秀的南方姑娘,怎么也得昂起头才能看到他的下巴。

还是有点压迫感的……

她不由自己地往后退,腰就撞到了洗碗池上,毛衣湿漉漉缠了一圈。

叶子襄面无表情地斜瞥了一眼他妈,又把眼珠子转回来,就在肖文静注目之下,又伸手戳了戳她的……肩膀。

他微微颔首,转身出了厨房,肖文静猜度着他的意思,犹犹豫豫地跟上去。

洗着碗的牛大姐一无所觉。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叶子襄的房间,这还是肖文静头一回涉足公共空间以外的领域,忍不住观察对比,原来叶子襄的房间比她租的那间更小,应该不足十平米,勉强够摆放一张单人床和一台衣柜,不过打通了阳台,所以又多出书柜和电脑桌的空间。

叶子襄有两台电脑,硕大的台式机显示屏竖立在书桌中央,前方还搁了一台笔记本,叶子襄走过去坐下,翻开笔记本盖子。

她慢慢地踅到他背后,叶子襄头也不回,在键盘上噼噼啪啪敲击一阵,他的笔记本屏幕是感光的,角度不同,肖文静瞄了几眼也看不清上面是什么。

她等了一会儿,有点无聊,怀疑自己是不是会错了意。

叶子襄出口的第一句话却吓得她差点蹦起来。

“你懂风水?”

“呃?啊!”肖文静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叶子襄坐在椅子上转过来,双手环胸,稍稍蹙起了眉。“风水,青乌、青囊,或者堪舆,随便你叫什么。”

原来没有听错……肖文静有点紧张地吞咽了下,诚实地摇头:“我不懂的。”

“哦。”叶子襄垂下眼皮,听不出什么感情地应了声,电脑椅又平稳地转了回去。

他继续敲击电脑不再搭理她,肖文静心想,这是表示她可以走了?她试探地退了一步,再退一步。退到房间门口,肖文静回头看看叶子襄的背景,忽然福至心灵,问道:“你相信风水?”

叶子襄的答案颇为奥妙:“也信,也不信。”

“什么意思?”肖文静大奇,“为什么信?那不是迷信吗?”

叶子襄敲击键盘的手指一顿,电脑椅又迅速地转了回来。

“‘风水’二字出自郭璞的《葬经》,‘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所以‘风水’,最初仅指阴宅风水。”他语调平平得像在背书,“郭璞此人是正一道教徒,家传易学,又承袭了道教的术数学,号称两晋时代最著名的方术士。西晋末,郭璞作为王敦的记室参军,王敦想要造反,郭璞以卜筮不吉阻之,被王敦所杀。”

“南宋人罗大经的《鹤林玉露》中有风水一节,专门驳斥了郭璞的风水说,引用杨诚斋的话:‘郭璞精于风水,宜妙选吉地,以福其身,以利其子孙,然璞身不免于刑戮,而子孙卒以衰微,则是其说已不验于其身矣。而后世且颂其遗书而尊信之,不亦惑乎?’意思就是:如果郭璞所谓阴宅风水真的能够佑护后人,他自己又为什么逃不脱横死的灾祸?”

叶子襄挑了挑唇角,脸上肌肉牵动的样子似乎算个笑容,肖文静却看不出丁点欢愉的情绪。

“所以,不,我不信阴宅风水。”

他不等肖文静提问,话风一转:“阴宅风水归属于堪舆学,堪舆学却不仅包含《葬经》所言的阴宅风水,也涉及阳宅风水。”

“堪舆,堪,天道;舆,地道,堪舆上观天道,下寻地道,求的是天地之间的至理,按现代人的话说,堪舆中的阳宅风水包括了地理学、地质学、星象学、气象学、景观学、建筑学、环境海军、生态学以及人体生命信息学等多种学科,是一门包罗万象的综合类自然科学。”

救命!肖文静觉得自己快被那一长串“XX学”给绕晕了,昏头昏脑地注视着叶子襄,听到他淡淡地抛出最后一句话:“是,我相信阳宅风水。

…………

……

从叶子襄房间里退出来,万幸没有被牛大姐发现,肖文静遛回自己房间,坐在床上搅尽脑汁思索。

她虽然由于客观因素没有读多少书,人却是很聪明的,叶子襄那掉书袋的长篇大论,她当场听懂了一两分,记住了五六分,事后回想,又明白三四分。

总之叶子襄的意思是:风水分两种,给死人看墓、给活人看房,前者神神鬼鬼的不太可信,后者在现代科学中能够找到依据,似乎也不全是迷信。

所以,那些什么什么“煞”也可能是真的了?

想到这里,肖文静坐不住了,她今天听到了“顶心煞”,又疑似发现“擎拳煞”,搜索出来的网页上这两种煞都后果严重,如果是真的,她绝不能干看着啊!

肖文静跳起身穿上外套,她心里乱糟糟的,一时想做些什么一时又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下午按平时的安排是要去摆摊给手机贴膜的,现在可能去不了了,但空出来的时间她依然想不出怎么安排……

对了!肖文静蓦地醒悟--那位老妇,既然她能说出“顶心煞”这么专业的风水名词,她应该是懂风水的!甚至,她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疯!

肖文静刚想到那名老妇人可能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窗外陡地传来一声厉叫!

情风律意

情风律意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轻小说
  • 作者:九日舟中

十八岁的肖文静差点儿被继父污辱,反抗意识中,她失足杀掉继父。七年之后,肖文静刑满入狱,为了待在她单恋的律师身旁,孤身一人回到北京,靠街头摆摊儿争扎求活。一位怪异的癫狂老妇她推着鸡蛋煎饼的炉子,边走边回头望一眼来路,暗自背诵:后面的方向是北方,所以正前方是南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她一百八十度旋转了伸展双臂,总算把另外两条路的方向搞对,牢牢地记了下来。。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