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5章 (上):顶心煞小说

第5章 (上):顶心煞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2 21:08:26 作者:九日舟中

顶心煞?肖文静惊诧地想,那是什么?神志不清醒的老妇说话的具有非常严重的南方口音,像牛大姐这样的土著听在耳朵里就是一堆乱码,更我以为她在疯言疯语,而肖文静恰巧和她(同一她在自己手心里书写出“顶心煞”三个字,指尖的黑垢蹭到较干净的皮肤上,得出的字迹清晰可辨。。

>>>《情风律意》章节目录<<<


《第5章 (上):顶心煞》精选

顶心煞?肖文静惊愕地想,那是什么?

神智不清醒的老妇说话带有严重的南方口音,像牛大姐这样的土著听在耳朵里便是一堆乱码,更以为她在疯言疯语,而肖文静碰巧和她来自同一个地方,因此每个字都听得清楚,居然猜对了正确的写法。

她在自己手心里书写出“顶心煞”三个字,指尖的黑垢蹭到较干净的皮肤上,得出的字迹清晰可辨。

肖文静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手掌放到老妇眼睛前方,小心翼翼地问:“你说的是这三个字吗?”

老妇僵直的视线迟缓地投向她的掌心,随即像过电般剧烈地抖了抖,吓得肖文静倒退半步,她却猛然扑上来,死死拽住她的羽绒服袖子,撕心裂肺般嚎叫:“顶心煞!血光之灾!顶心煞!血光之灾!顶心煞!血光之灾!”

肖文静被扑倒在楼梯口的墙面上,拼命挣扎,老妇的力气毕竟比不了年轻人,终于让她挣脱开来,还由于反作用力摔倒在地。

“砰”一声,那条小凳子也遭带倒,肖文静脱出桎梏,第一时间连滚带爬地跑远,回头再望时,老妇以不符合年龄的敏捷迅速爬起身,看样子还要来追她,吓得肖文静不敢多看,以最快的速度奔回一单元牛大姐家,掏出钥匙插入门孔,进屋以后又着急忙慌地反锁。

她在门后气喘吁吁地等了一会儿,很快便听到踉跄的脚步声、拍门声和老妇凄厉地叫嚷,反反复复还是喊着同一句话。肖文静不敢搭理,咬紧牙,屏住呼吸,又不知过去多久,牛大姐的大嗓门儿硬是盖过了老妇闹出的动静。

肖文静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听到牛大姐赶走了老妇,吁出一口长气,连忙打开反锁,三两步蹿回自己屋。

牛大姐进门以后不见肖文静,并未在意,因为那疯子经常走街串户骂人,所以也没怀疑是肖文静招来了她,挽起袖子就进厨房收拾菜蔬,准备做午饭。

肖文静躲在自己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里,惊魂初定,越想越觉得老妇的表现不像是一个平常的疯子。

她以前接济那位老妇,是觉得大家都是同乡,老妇的年龄几等于她的母亲,她不忍心看到一位长辈连口热饭都吃不着。

老妇也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像刚才那么疯,她大多数时候没什么攻击性,只是发呆发痴,或者对着一个方向茫无焦点地念叨不休。而在今天以前,她也从未提到过“顶心煞”和“血光之灾”这类一看就很不祥的词。

肖文静在床边呆坐了许久,百思不得其解,伸手进口袋里掏手机,她的手机是牛大姐半卖半送的二手货,某国产品牌的智能机,话费很便宜,每个月还会赠送固定的流量。

点亮手机、打开浏览器……肖文静的拇指在手机屏幕上留下一堆脏污的指印,要搁平时,她肯定心疼得不得了,此刻却浑然不觉,专心地往搜索栏里输入“顶心煞”三个字,然后急不可耐地等结果。

八分之一秒过后,搜索页面跳转了出来。

…………

……

“顶心煞:宅前方对着一条直柱形物件如电灯柱、交通指示牌、大树等,犯之主血光之灾、病痛、官灾及是非。”

这条百科下面还有数十条同类型的名词解释,一条比一条骇人听闻,其中“血光之灾”出现得频率极高,词条类别注明它们都属于风水学。

风水?

肖文静料到什么煞不煞的词可能不科学,却再想不到它能这么不科学!

风水!

她好歹也是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的高中生,差一点还能读上大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风水!?

肖文静“啪”地关掉手机,摇摇头,自嘲地笑了笑。

看来真是她太多疑了,那老妇没什么特别,就是个精神方面出了问题的迷信老太太。

肖文静不再多想,把手机扔到床上,脱掉大外套挂起来,棉鞋换成拖鞋,然后出来帮牛大姐干活。

等两个女人动作麻利地收拾好一桌子菜,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肖文静端着盘子从厨房走进客厅,朝进门的两人礼貌微笑:“叶叔,叶子襄,饭马上就好。”

两人中当先的中年人“唔”了一声,后面的瘦高个儿青年则不言不语,一张脸被冻得青青白白,似乎连表情都做不出来。

叶叔的全名叫叶建国,正是牛大姐的丈夫、肖文静的房东,还是那句话,天知道这辈份是怎么算的。

有人说能够白头携老的夫妇大都互补,肖文静觉得这个理论适合用在叶叔和牛大姐之间,牛大姐爱说爱笑快人快语,叶叔却是俗话中“三棒子打不出个闷屁”的典型,导致生了个儿子青出于蓝胜于蓝,活似锯嘴葫芦,肖文静搬来这许久就没见他开过口。

幸好叶子襄长得不难看,还有点小帅,再说男人沉默也有沉默的好处,让人轻易猜不透虚实,万一他腹藏锦绣呢?肖文静有次撞到他在读英文杂志,她中学时外语学得还可以,骤眼扫过去居然没有一个词认识,因此肃然起敬。

这家的规矩是十二点半准时开饭,叶叔坐到沙发上等,叶子襄比他爸自觉,跟在肖文静后头也进了厨房,牛大姐威风八面地在灶台前一手拎锅一手挥铲,旁边肖文静和叶子襄则跟鹌鹑似地缩着头等端菜。

厨房右侧有个小气窗,肖文静百无聊赖地往窗外瞧了眼,看到对面一楼一单元的阳台正对着牛大姐家的厨房,那家人充分利用空间,不但封闭阳台上半部分,还非常精通结构学地往外突出了至少半米。

肖文静记性好,立即想起她查“顶心煞”时瞟到的另一个风水名词--“擎拳煞”,百科解释为:“宅前或窗前见对面大厦一单位突出,犯之主血光之灾,胸部有毛病。”

胸部有毛病啊……她心中一动,想起牛大姐确实经常嚷嚷胸口不舒服,进医院查了几次也不了了之。

不过,应该是凑巧吧,肖文静还是不敢相信两者真的存在联系,纯属等得无聊,随口问道:“牛大姐,对面那个阳台是几时修成这样的?”

“三年前吧。”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心口疼的?”

“也是差不多三年前。”肖文静问得随意,牛大姐也答得漫不经心,手里忙着把炸好的小鱼装盘,这是叶建国偶尔用来下酒的专享。

倒是叶子襄,突然侧首认真地盯了肖文静一眼。

…………

……

以下名词解释主要来自网络,属于常见的风水恶煞,希望有助于大家对后文的理解,如果朋友们身边有类似情况出现,请尽快寻能人化解。

1.枪煞:这是一种无形的气,所谓“一条直路一条枪”,即是在家中大门对正有一条直的走廊,便是犯枪煞。另外窗外晾衣竹竿也属于形之枪煞的一种。以本身住所作为中心点,见有直路或河流等向着自己冲来(不论开门见或是窗外见均受影响)也是枪煞。犯枪煞,主宅内家人健康日渐衰退,犯血光之灾等。枪煞的化解:其一是挂珠帘或放置屏风;其二是在窗口安放金元宝或麒麟风铃一对,因金元宝能助事业顺利。也可以在窗户或阳台上种爬藤植物,或挂一个八卦凸镜对正枪煞位,但挂凸镜不能对正人家的门窗或屋,否则引起风水大战不是好事。

2.冲背煞:直路不冲前而冲后为冲背煞,主小人缠绕,无论如何努力,有好表现,也得不到上司的欣赏。化解方法同上。

3.斜枪煞:宅旁有条道路斜冲着本宅,犯之主容易发生意外,破财。左斜枪伤青龙,主伤男丁。右斜枪伤白虎,主伤女性。斜枪煞的化解:是挂珠帘或放置屏风。

情风律意

情风律意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轻小说
  • 作者:九日舟中

十八岁的肖文静差点儿被继父污辱,反抗意识中,她失足杀掉继父。七年之后,肖文静刑满入狱,为了待在她单恋的律师身旁,孤身一人回到北京,靠街头摆摊儿争扎求活。一位怪异的癫狂老妇她推着鸡蛋煎饼的炉子,边走边回头望一眼来路,暗自背诵:后面的方向是北方,所以正前方是南方,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她一百八十度旋转了伸展双臂,总算把另外两条路的方向搞对,牢牢地记了下来。。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