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东方玄幻 >

情剑传说小说

情剑传说

情剑传说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诗酒止步

作者:绝地东风

时间:2021-04-06 09:26:20

剑有灵,会自行可以选择择主;剑有情,你的陪伴主人出征天下,不离不弃。是剑可以选择了人,但是人可以选择了剑。神剑自剑冢而出,择主而侍,少年手拿神剑,征讨世界。 情剑传说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龙家后山,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森林有着无数妖兽,每一天都可以听到无数的兽吼虫鸣鸟叫。夕阳西下,月亮升到了半空,无数的妖兽走出自己的洞府,沐浴在月光之下,吞吐着月之精华,以淬炼自身,梦想达到更高的境界,更加给森林笼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在龙家后山东南方向大约十来里的地方,有一处山崖,名曰望云峰,此山崖高有万米,险峻异常。皎洁的月光下,有几道身影偷偷摸摸的出现在了望云峰下,开始向着峰顶攀爬。这几人正是龙武,龙兴,龙洪以及被他们扛着并且不知死活的龙情。三人都是修炼之人,虽然只有淬体期,却也灵活异常,虽说扛着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却也没有影响他们的攀爬速度,没过多久,三人就来到了峰顶之上。此时月亮钻进了云层,山林里寂静无声,仿佛知道龙情的悲惨命运般,天地的一切都在用他们独特的方式再为龙情哀悼,世间一片寂静。沉默了一下,一个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寂静,“动手”,龙武开口说道。听到这声音,龙兴仿佛慌了一下,“少爷,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万一被家主知道了该怎么办?谋害家族成员,这可是大罪啊。”“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们还有回头路吗?怪只怪他惹到本少爷的头上。快点把他从望云峰上扔下去,然后我们就回家。这个地方阴森森的,我在这儿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赶快办完事,我们该回去了”接着,龙武又转过头对着龙情,“小子,来世投胎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千万不要得罪自己得罪不起的人。”说完就走到龙情的身边,并对着龙兴和龙洪低声吼道:“快来帮忙。”“是”三个人把龙情抬到了悬崖边,用力把龙情抛下了悬崖,看着龙情渐渐的远出了自己的视线,直至前方一片漆黑。“回去”三人顺着来时的路返回,渐渐地消失在了后山的月光下。龙情从望云峰上摔落了下来,一路的跷石树枝划破了他的衣服,划破了他的皮肉,鲜血淋漓,模糊了他的身影,最后他重重的落在了望云峰底。望云峰底,这里乃是一个山谷,四周高山林立,密石嶙峋。然而与四周的生机勃勃不同的是,这里一片死寂,在山谷正中间,树立着一块石碑,石碑高约八丈,破破烂烂,看上去非常沧桑,想来有一定的年代了。在石碑上,“剑冢”两个大字清楚的映在那里,显得古朴大气,除此之外,山谷一片荒芜。龙情静静地躺在山谷中间,血液慢慢的从身体中流出来向着地底深处流去,一切仿佛都那么不可思议。如果有大神通的强者在此,一定会发现山谷之下别有洞天。一把剑静静地立在那里,与世隔绝,剑身古朴大气,长约丈许,通体呈黝黑之色,剑身上有着繁复的花纹,整把剑透着神秘的色彩。在这把剑的上方,有一个银白色的六芒星的图案,静静地悬浮在哪里,阻拦着神剑的锋芒。这是一个古阵,不知是由哪位大神通者布置在这里封印着神剑,阻止神剑破土而出,经过了千万年亦无人发觉。然而此时,那六芒星的古阵却微微发生了变化。随着龙情身上的血液流出,那银白色的六芒星也仿佛染上了一层血色,妖异异常,随着时间的推移,古阵上的血色越来越多,慢慢的,银白色的古阵也变得鲜红如血。当古阵完全被鲜血染红的时候,古阵之下的神剑颤动了,释放出万千剑气,霹雳纵横。渐渐地,山谷周围的土地山峰也开始抖动起来,有不少的泥土树枝从山峰上掉落了下来。慢慢的,大地裂开,露出了里面的神剑,神剑冲破了古阵,悬浮在山谷半空,释放着万千剑气,仿佛在宣誓着它的回归。这一刻,山林寂静,再没有任何的鸟兽吼叫传出;这一刻,天空乌了下来,无数的雷霆闪电在神剑的上空云集,仿佛世界末日一般。这是神剑出世所需要面对的天罚,“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只有经过了天罚的洗礼,神剑才能褪去尘封了千万年的尘埃,洗净糟粕,重新绽放属于它自己的辉煌。“轰”第一道天罚神雷落下,直奔神剑而来。“嗡”,神剑发出一声轻吟,释放出一道黝黑的剑气,直奔天雷而去,下一刻,天雷和剑气碰撞在了一起,天雷勾动地火般发出一道惊天的轰鸣,响彻天地。“轰”第二道雷劫落了下来,比第一道雷劫更粗更强,神剑再次释放出一道剑气,和第一道比起来,这道还细小了一些,然而却比第一道更加的黝黑,威力不减反增。“轰轰轰”前面两道天罚都奈何不了神剑,天罚仿佛被激怒了一般,连续三道雷罚降落了下来。这一次,神剑收起了万千剑气,剑身对着雷劫直冲而上,三道雷罚狠狠地劈在了剑身上,却奈何不了神剑一丝一毫。神剑也仿佛被激怒一般,斩碎了落下来的天罚之后,并无任何停留,直奔天上的劫云而去,剑破苍穹,苍天之上,滚滚的雷劫之中,神剑释放出万道霞光,无尽的剑气纵横,消磨切割者天空的劫云,而劫云之中的雷霆更是疯狂的对着神剑狂轰滥炸,却无法奈何神剑。时间流逝,天劫消失了,天空又恢复了一片清亮,月亮也从云层中钻了出来。神剑慢慢落下,悬浮在少年上空,剑身上有黑色的液体流动,通过剑尖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龙情的额头上。液滴刚接触龙情的额头便进入了龙情的身体,并顺着血液流遍了龙情的四肢百脉,并深入骨骼深处。慢慢的,神剑又恢复了古朴的黝黑之色,剑尖上也不再有黑色的液体流动,神剑慢慢的落了下来,静静的立在少年的身旁。龙情静静的躺在山谷之中,他并不知道山谷之中发生的事情,也不清楚神剑自剑冢而出,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龙情看到了一位倔强的少年在因缘巧合之下踏入了修真界,一路历经千辛万苦,成长为了一位皇者,并且有了自己的人生伴侣。那是他的妻子,他一生之中最爱的人,为了她,他可以不顾一切,可以为他做任何事。而她也很爱他,甘愿为他放弃一切,自愿追随在他的左右,默默地付出一切,无怨无悔,他们的爱情仿佛感动了天地。他与她刚出道的时期,一个纨绔的世家子弟看中了她的容貌,要娶她当小妾,并以卑鄙的手段掳走了她,他一怒之下持剑而入,杀了那个纨绔子弟,救出了他的妻子,却遭到了那个家族的全力追杀。最后,他在一个叫做天涯海角的地方被围追堵截,战斗不可避免。他取出了他的剑,一往无前,身上透着一股斩尽世间该杀之人的气概。剑出必杀,剑出必死,鲜血染红了大地,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让人闻之欲呕。剑主杀伐,他的敌人一个个的倒下,慢慢的越来越少。最后,天涯海角只剩下了他和她,而他们的周围全都是尸体。少年一战成名,从此他携手红颜,手持神剑,傲笑风云,成为了一段佳话。最后,当异族来袭,人族处于生死存亡之际,他挺身而出,与异族皇决战于天外天。那一战,惊天地,泣鬼神,他击杀了来犯的异族,却也同时葬身在了天外天;那一天,天空下起了血雨,那是在为一位皇者的逝去而哭泣。他静静地躺在那里,那把剑也静静的立在他的身边,仿佛在为他的死去而哀鸣。他的妻子把他的剑带到了他的家乡,封印了起来,并把那地方取名剑冢,此后,她到了天外天,生生世世陪伴着他,无论沧海桑田,不离不弃。龙情就像一个过客一般,静静的欣赏着皇者辉煌的一生。当皇者携手红颜的时候,龙情羡慕他们,祝福他们,生出一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觉;当皇者笑傲天下的时候,龙情有一种“人生当如此,夫复何求”的感觉;当皇者为了人族未来,与邪族血战的时候,龙情的心中有一种浓浓的荣誉感;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他躺在了那里,而她也心甘情愿的留在那里陪他,只是两人却从此阴阳相隔,龙情又不由自主的为他们感到惋惜,悲伤。他的一生,有悲伤,有欢乐;有满足,有遗憾;有分离的痛苦,也有相遇的幸福;林林总总,酸甜苦辣,数之不尽。龙情静静的躺在那里,亦如他一样,静静的分享着他的一切。。

点评: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青云城龙家议事大厅,家主和家族长老正在议事。“哒,哒,哒”一阵密集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咚,咚,咚”敲门声随之响起。“进来”只见门外跑进来一位慌慌张张的少年。“飞儿,何事如此慌张?”家主龙建国对着来人道。少年是家主龙建国的儿子龙剑飞,此人生的丰神俊朗,飘逸的长发,英俊的脸庞,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更值得龙家人骄傲的是少年年仅十五岁,却已有淬体七重的修为,是目前龙家第一天才。“父亲”少年又转过头对着屋里其他人,“剑飞见过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嗯,飞儿,发生了什么事?”大长老龙建军开口问道。“启禀父亲,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你们快去看看吧,龙情和龙武打起来了,快要出人命了。”少年口中的龙武是二长老龙建武的孙子,十三岁的年龄,淬体四重的修为。而少年口中的龙情,据说只是一个管家的儿子,当初龙家家主外出历练,遭遇仇家埋伏,是管家拼死护送他出来,但管家却永远留在了那里家主为了感恩把管家的儿子当作自己的义子,赐予龙姓,取名龙情,意为永远记住管家的救命之情。当一行人到达比武场的时候,看到场内的情况,全都吃了一惊。只见场上两个瘦小的身影正在互相碰撞着,身上沾满了血迹,可见受伤不轻。准确的说,血迹是从一个人的身上流出来的,正是那叫做龙情的少年。少年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相貌平平,浑身是血,看上去很是狼狈。然而,即便如此,也遮掩不住少年浑身所散发的傲气,一双深邃的眼睛,让人看一眼仿佛就要陷进去。少年不过淬体一重的修为,对上淬体四重的龙武毫无胜算。然而,少年却有一股执着的精神,一次次的跌倒,却又一次次的爬起。他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孤狼,只待敌人稍不注意,就会冲上去咬他一口。“我认输,不打了,你就是一个疯子,你一定是疯了,疯了”此时,龙武惊声尖叫,神色颇为慌张,“哪有你这样的,你这简直就是玩命啊,不打了,我再也不和你打了。”“住手”正在这时,家主龙建国的声音响起,“怎么回事?”闻听此声,场上战斗的二人和场下的观众纷纷跑了过来,“参见家主,见过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嗯,小武,这是怎么回事?”二长老龙建武问道。龙武色厉内荏的叫道:“我只是和他开个玩笑,他就要和我拼命,真是一个疯子。”闻听此言,边上的龙家弟子纷纷议论起来,“明明看人家修为弱小才欺负别人的,都把人家的父母骂遍了,就差祖宗十八代了,这谁能忍。”“对对对,这龙武平日仗着自己是二长老的孙子,嚣张跋扈惯了,家族大多数人都被他欺负过,都是敢怒不敢言,这次龙情惹到了他,以后没有好日子过了。”“都闭嘴,情儿,这是怎么回事?”家主龙建国问道。闻听此言,龙情那温和的声音响起:“他可以骂我,可以打我,但是要辱骂我的父母,就是不行”龙有逆鳞,触之必怒。很显然,父母,就是龙情的逆鳞。“简直是胡闹”家主龙建国的声音响起,其内透着一股浓浓的威严,“仙凡大陆,崇尚修炼之风,修仙之人数不胜数。凡界,许多大神通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遨游九天,瞬息万里,心念一动,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仙界,强者更是多不胜数,他们举手之间便是星辰湮灭,天地无光,日月失色,皇者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仙凡大陆之凡界,正道以清尘剑宗,天音寺,百花门,落霞宗这四个超级宗派为首,其下有着许许多多的一流二流三流宗派。而魔道以魔宗,万妖殿,赶尸派,丰都鬼蜮四个超级宗派为首,其下也统领着无数的一流二流三流宗派,大大小小的无数宗派,其中的天才多不胜数,而我们龙家却连一个三流宗派都远远不如。修真界九大等级,淬体,筑基,灵台,金丹,元婴,出窍,渡劫,合体,大乘。龙武,你才区区淬体四重,有什么资格骄傲,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龙情,在这个世界上,实力才是一切,你想要守护你所在乎的东西,那就努力提升实力吧。”“谨记家主教诲”龙情和龙武同时开口道。“你们也是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就努力提升实力吧。”“谨记家主教诲”龙家少年齐声回应。“好了,都散了吧”听得此言,人群纷纷散去。龙情走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脑中不断回想起今天家主所说的话,心中波涛阵阵。龙家只是依附在三流势力如意门之下,龙家最厉害的就是龙家家主,筑基六重的修为。像龙家这种依附在如意门之下的家族门派还有十几个,而龙家在这些家族当中也不过是垫底的存在。“听说如意门之下最厉害的是一个叫做五行宗的宗门,门内有一个元婴期的存在。仙凡大陆,各个势力的等级有着严格的划分,宗门内有出窍期的修真者就能被叫做三流势力,宗门内有渡劫期的修真者则是二流势力,宗门内有合体期的修真者就被划分为一流势力,至于像清尘剑宗这样的超级势力,宗内起码有超过十个的大乘期修真者,至于合体期,渡劫期,出窍期之类的修真者,更是多不胜数。”龙情如是想到,“如今以我的修为,别说外面的世界,就是龙家,我也有许多不能战胜的人,龙家第一天才龙剑飞已是淬体七重修为,而我才淬体一重而已,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这么想着,龙情加快了脚步,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没多久就到了院子门口。小院并不华丽,甚至有点寒酸,然而龙情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满之色,这就是他住的院子,从他记事起,他就一直住在这个院子里,对这个小院已经有了一种特别的感情。当龙情踏进小院的时候,他的脸色刷的一下变了,原因无他,小院之中正有三个不速之客在等着他,三人都是一脸桀骜之像,目光透着鄙夷,不屑地注视着龙情,这三人正是龙武以及他的两个跟班——家族的庶出子弟龙兴和龙洪。“哟,龙情少爷很威武啊,今天在比武场大发神威,连家主都对你刮目相看呢,小弟甚是佩服啊。”一见到龙情,龙武那仿佛鹦鹉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只是他的脸上并没有佩服之色,反而一脸的狠戾之像。“龙武,你想要干什么?”龙情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哈哈哈”龙武身旁的跟班龙兴笑了起来,“龙情,你还得我们龙武少爷在比武场丢尽了颜面,还被家主当面训斥,你说我们想要干什么。”“龙情,今天你的死期到了。”龙洪也跟着附和道。听到他们的话,龙情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家主知道吗?就不怕家族的惩罚吗?”闻听此言,龙武的脸上笑意更盛了:“家主日理万机,怎么会有空来管这些小事,龙情,今天只要你跪下对着我乖乖地磕三个响头,并发誓从此见了我绕着走,我就大人有大量,放过你,怎么样?”听的此言,龙情脸上愤怒的表情溢于言表:“你休想,龙武,你简直痴人说梦。”龙武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既然如此,给我上,打死他。”龙兴和龙洪立即包围了上来,三个人把龙情围在了中间,对他发动了攻击。龙兴是淬体三重的修为,龙洪淬体二重修为,龙情对付他们其中一人都颇为吃力,跟别说同时应付三人。一时间左右见拙,身上又新添不少伤痕。然而即便如此,龙情依然没有丝毫投降的意思。“龙情,你到底服不服?”龙武开口问道。“不服”“既然如此,兄弟们,给我继续打,打到他服为止。”没有听到预想中的答案,龙武大声叫道。渐渐的,双方都打出了真火,龙武下手越来越狠,打的龙情是出气多,进气少。时间慢慢的推移,龙情的反抗越来越无力,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龙兴见势不妙,拉住了暴怒中的龙武:“龙武少爷,别打了,他要被打死了。”听到声音,龙武止住了要踹下去的一脚,轻轻的踢了一下“唉,起来,别装死了。”然而地上的龙情毫无反应,这时,边上的三人也慌了。“少爷,他不会真死了吧?”龙洪开口问道。“少爷,没,没气了”旁边的龙兴探了探龙情的鼻孔道,“少爷,我们该怎么办?”龙武也急了:“慌什么,他虽然是家主的义子,但实际上只是一个下人的儿子,而我是二长老的孙子,家主知道了也不会把我怎么样?龙家后面是一座山峰,上面妖兽横行,咱们把他抬到后山去,让妖兽吃了他,这样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对对对”听到此言,龙兴和龙洪仿佛又找到了主心骨。于是,三人又忙碌了起来,并趁着天黑无人出了龙家。

  龙家后山,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森林有着无数妖兽,每一天都可以听到无数的兽吼虫鸣鸟叫。夕阳西下,月亮升到了半空,无数的妖兽走出自己的洞府,沐浴在月光之下,吞吐着月之精华,以淬炼自身,梦想达到更高的境界,更加给森林笼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在龙家后山东南方向大约十来里的地方,有一处山崖,名曰望云峰,此山崖高有万米,险峻异常。皎洁的月光下,有几道身影偷偷摸摸的出现在了望云峰下,开始向着峰顶攀爬。这几人正是龙武,龙兴,龙洪以及被他们扛着并且不知死活的龙情。三人都是修炼之人,虽然只有淬体期,却也灵活异常,虽说扛着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却也没有影响他们的攀爬速度,没过多久,三人就来到了峰顶之上。此时月亮钻进了云层,山林里寂静无声,仿佛知道龙情的悲惨命运般,天地的一切都在用他们独特的方式再为龙情哀悼,世间一片寂静。沉默了一下,一个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寂静,“动手”,龙武开口说道。听到这声音,龙兴仿佛慌了一下,“少爷,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万一被家主知道了该怎么办?谋害家族成员,这可是大罪啊。”“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们还有回头路吗?怪只怪他惹到本少爷的头上。快点把他从望云峰上扔下去,然后我们就回家。这个地方阴森森的,我在这儿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赶快办完事,我们该回去了”接着,龙武又转过头对着龙情,“小子,来世投胎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千万不要得罪自己得罪不起的人。”说完就走到龙情的身边,并对着龙兴和龙洪低声吼道:“快来帮忙。”“是”三个人把龙情抬到了悬崖边,用力把龙情抛下了悬崖,看着龙情渐渐的远出了自己的视线,直至前方一片漆黑。“回去”三人顺着来时的路返回,渐渐地消失在了后山的月光下。龙情从望云峰上摔落了下来,一路的跷石树枝划破了他的衣服,划破了他的皮肉,鲜血淋漓,模糊了他的身影,最后他重重的落在了望云峰底。望云峰底,这里乃是一个山谷,四周高山林立,密石嶙峋。然而与四周的生机勃勃不同的是,这里一片死寂,在山谷正中间,树立着一块石碑,石碑高约八丈,破破烂烂,看上去非常沧桑,想来有一定的年代了。在石碑上,“剑冢”两个大字清楚的映在那里,显得古朴大气,除此之外,山谷一片荒芜。龙情静静地躺在山谷中间,血液慢慢的从身体中流出来向着地底深处流去,一切仿佛都那么不可思议。如果有大神通的强者在此,一定会发现山谷之下别有洞天。一把剑静静地立在那里,与世隔绝,剑身古朴大气,长约丈许,通体呈黝黑之色,剑身上有着繁复的花纹,整把剑透着神秘的色彩。在这把剑的上方,有一个银白色的六芒星的图案,静静地悬浮在哪里,阻拦着神剑的锋芒。这是一个古阵,不知是由哪位大神通者布置在这里封印着神剑,阻止神剑破土而出,经过了千万年亦无人发觉。然而此时,那六芒星的古阵却微微发生了变化。随着龙情身上的血液流出,那银白色的六芒星也仿佛染上了一层血色,妖异异常,随着时间的推移,古阵上的血色越来越多,慢慢的,银白色的古阵也变得鲜红如血。当古阵完全被鲜血染红的时候,古阵之下的神剑颤动了,释放出万千剑气,霹雳纵横。渐渐地,山谷周围的土地山峰也开始抖动起来,有不少的泥土树枝从山峰上掉落了下来。慢慢的,大地裂开,露出了里面的神剑,神剑冲破了古阵,悬浮在山谷半空,释放着万千剑气,仿佛在宣誓着它的回归。这一刻,山林寂静,再没有任何的鸟兽吼叫传出;这一刻,天空乌了下来,无数的雷霆闪电在神剑的上空云集,仿佛世界末日一般。这是神剑出世所需要面对的天罚,“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只有经过了天罚的洗礼,神剑才能褪去尘封了千万年的尘埃,洗净糟粕,重新绽放属于它自己的辉煌。“轰”第一道天罚神雷落下,直奔神剑而来。“嗡”,神剑发出一声轻吟,释放出一道黝黑的剑气,直奔天雷而去,下一刻,天雷和剑气碰撞在了一起,天雷勾动地火般发出一道惊天的轰鸣,响彻天地。“轰”第二道雷劫落了下来,比第一道雷劫更粗更强,神剑再次释放出一道剑气,和第一道比起来,这道还细小了一些,然而却比第一道更加的黝黑,威力不减反增。“轰轰轰”前面两道天罚都奈何不了神剑,天罚仿佛被激怒了一般,连续三道雷罚降落了下来。这一次,神剑收起了万千剑气,剑身对着雷劫直冲而上,三道雷罚狠狠地劈在了剑身上,却奈何不了神剑一丝一毫。神剑也仿佛被激怒一般,斩碎了落下来的天罚之后,并无任何停留,直奔天上的劫云而去,剑破苍穹,苍天之上,滚滚的雷劫之中,神剑释放出万道霞光,无尽的剑气纵横,消磨切割者天空的劫云,而劫云之中的雷霆更是疯狂的对着神剑狂轰滥炸,却无法奈何神剑。时间流逝,天劫消失了,天空又恢复了一片清亮,月亮也从云层中钻了出来。神剑慢慢落下,悬浮在少年上空,剑身上有黑色的液体流动,通过剑尖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龙情的额头上。液滴刚接触龙情的额头便进入了龙情的身体,并顺着血液流遍了龙情的四肢百脉,并深入骨骼深处。慢慢的,神剑又恢复了古朴的黝黑之色,剑尖上也不再有黑色的液体流动,神剑慢慢的落了下来,静静的立在少年的身旁。龙情静静的躺在山谷之中,他并不知道山谷之中发生的事情,也不清楚神剑自剑冢而出,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龙情看到了一位倔强的少年在因缘巧合之下踏入了修真界,一路历经千辛万苦,成长为了一位皇者,并且有了自己的人生伴侣。那是他的妻子,他一生之中最爱的人,为了她,他可以不顾一切,可以为他做任何事。而她也很爱他,甘愿为他放弃一切,自愿追随在他的左右,默默地付出一切,无怨无悔,他们的爱情仿佛感动了天地。他与她刚出道的时期,一个纨绔的世家子弟看中了她的容貌,要娶她当小妾,并以卑鄙的手段掳走了她,他一怒之下持剑而入,杀了那个纨绔子弟,救出了他的妻子,却遭到了那个家族的全力追杀。最后,他在一个叫做天涯海角的地方被围追堵截,战斗不可避免。他取出了他的剑,一往无前,身上透着一股斩尽世间该杀之人的气概。剑出必杀,剑出必死,鲜血染红了大地,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让人闻之欲呕。剑主杀伐,他的敌人一个个的倒下,慢慢的越来越少。最后,天涯海角只剩下了他和她,而他们的周围全都是尸体。少年一战成名,从此他携手红颜,手持神剑,傲笑风云,成为了一段佳话。最后,当异族来袭,人族处于生死存亡之际,他挺身而出,与异族皇决战于天外天。那一战,惊天地,泣鬼神,他击杀了来犯的异族,却也同时葬身在了天外天;那一天,天空下起了血雨,那是在为一位皇者的逝去而哭泣。他静静地躺在那里,那把剑也静静的立在他的身边,仿佛在为他的死去而哀鸣。他的妻子把他的剑带到了他的家乡,封印了起来,并把那地方取名剑冢,此后,她到了天外天,生生世世陪伴着他,无论沧海桑田,不离不弃。龙情就像一个过客一般,静静的欣赏着皇者辉煌的一生。当皇者携手红颜的时候,龙情羡慕他们,祝福他们,生出一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觉;当皇者笑傲天下的时候,龙情有一种“人生当如此,夫复何求”的感觉;当皇者为了人族未来,与邪族血战的时候,龙情的心中有一种浓浓的荣誉感;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他躺在了那里,而她也心甘情愿的留在那里陪他,只是两人却从此阴阳相隔,龙情又不由自主的为他们感到惋惜,悲伤。他的一生,有悲伤,有欢乐;有满足,有遗憾;有分离的痛苦,也有相遇的幸福;林林总总,酸甜苦辣,数之不尽。龙情静静的躺在那里,亦如他一样,静静的分享着他的一切。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