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

广西真实鬼事小说

广西真实鬼事

广西真实鬼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忘川情

作者:大叫的猪

时间:2021-02-22 14:18:18

探访各个灵异事件事情,自小到大遇上的,没见过的,各个鬼事!!真实的记录!! 广西真实的鬼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我小时候,伯爷爷一去做法事回来看见我在家里玩都会拿个鸡腿给我吃。当然我毫不犹豫的接过来吃了,都是请他做法事的人送他的,就这样我和伯爷爷的感情很好应该是‘酒肉关系’。我听有很多人都说伯爷爷的道术很高,去捉过好多鬼,可每次我问他的时候他都不答,都只是摸摸我的头。如果这时候我父亲在场都会骂我‘小孩子,该去哪里玩就去,不要在这里’,问得次数多了,骂得也多我就专门挑父亲不在的时候问,可结果也是一样。我曾经也见识过一件事,那时就发生在我家门前,我家住在一座山下,我们镇四周都是山,是属于广西的一个很偏僻的小镇。。

点评: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我刚上楼打开家里的黑白电视,我母亲也上来了。这时张顺德老汉,坐在我刚刚坐的位置向伯爷爷问道:“二叔,你昨天真的看到那是阿标?”伯爷爷点点头,张顺德脸色一白不再说话。这时候马叔说话了:“我今天听铭全说了这件事,那李国荣要是当作什么都没看到直接走开就没事了。可现在既然惹到了他,那就把这事处理好,不然以后会很麻烦的。”伯爷爷也接过话对张顺德说:“今晚,我们去你儿子坟头那做一下法事,把你儿子‘叫’出来问‘他’在下面有什么难事为什么现在没去投胎。我们也好帮帮他,叫他以后不要再出来了。”张顺德老汉点了点头也没说话,伯爷爷又对张顺德老汉说:“你把阿标的出生年月日时告诉我,晚上做事的时候会用得到,也好帮他做事。”张顺德说道:“这是应该的,要是晚上阿标来了我也会劝‘他’的,叫‘他’不要再闹了。不过二叔,你得要好好帮帮他呀!是我没本事他二十多岁了还没让他讨到老婆,是我没用,他在下面也肯定很怨我,所以才‘出来’闹的,”张顺德的声音越说越低,停了一会儿又接着说:“听到他出来闹,我心里很难受。可现在闹上了别人家,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也没脸再活下去了,那……”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看见伯爷爷背着个装着法器的袋子从外面回来。这时父亲从屋里走出来,向正欲开门的伯爷爷问道:“二叔,昨天怎么回事?”“昨天住在龙余村的李国荣被一只‘鬼’追到这里来。”伯爷爷说道。“那现在做好了吗(父亲是指法事)”父亲又问道,“有点难做啊!昨天晚上,我眼皮老跳晚上我抽完烟准备睡觉,突然有人来敲门,听他喊得特别急,我就知道有事情了。我开门后看见李国荣脸色发青,又往门外瞧了瞧。呸!呸!看见那个鬼就站在前面那棵龙眼树那里,那鬼看见我在他还不走!还敢在那里站着。那鬼手里还有一根棍子,要是李国荣被那棍子打到,神仙也救不了他。”伯爷爷皱着眉头说,“二叔,那鬼你看有没有清楚是长什么样子的?是不是村子里死去的人在下面没‘钱’了到上面来讨‘钱’呢?以前农宜村不是有个人死后,家里人两年没去烧纸钱,然后上来闹了”父亲脸色有点发白。

  这鬼站起来后,并没有离开,而是面向李国荣。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拿着一根棍子,缓缓的指向他,并且向李国荣飘过来,没错是飘过来。看着那鬼向他飘过来,李国荣可没那个勇气再呆这里了。开始没命的往回跑,每次跑累了停下来喘口气都感觉得到那鬼,正快速的向他追来。虽然小镇离龙余村只有七八里地,但是因为走的是山路,很难走。现在李国荣走了四里多路,但是还有翻过两座山才可以回到龙余村,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次,被树枝刮到身上多少次,衣服上都沾满了泥土和血迹。李国荣都不敢停下来半刻。他一直都感觉到那鬼一直在跟着他。当李国荣跑到小镇附近时才突然想起有个道士住在这附近的山下,所以就往这边跑过来。”

  李国荣和他姐姐来到伯爷爷家,发现他家没人就来到我家想问问。没想到在我家看见了伯爷爷,他们进来时伯爷爷看了一眼说道:“来拉”李国荣脸色很苍白,点了点头。伯爷爷又对马叔说:“老马走吧,现在去准备准备”说完便往自己家走去,马叔也站了起来和我父亲道个别也向着伯爷爷家走去,当然张顺德老汉和李国荣姐弟也跟了过去,我父亲将家里面的东西收拾好以后又到我房间来叮嘱我晚上不要出门去,然后与我母亲说了一会儿话后也到伯爷爷家里去了。

  这天家里面忙了整整一下午,光是酒就打了十几斤把我累的直喘气,一直到晚上六点,这时父亲也回来了,他后面还跟着一个老人。这个人就是马叔了,关于这个马叔听我父亲说他师傅很会捉鬼,不过他师傅没有后人,很多人都说他对鬼太狠了做事不留余地。有一次有个人被鬼上了身,他家里人把马叔的师傅请了过去,其实只要他将那鬼驱走就可以了,可他却将那鬼给打死了,我伯爷爷听说这事时也很不赞同这做法,‘做这种事情不要做得太绝了,不到万不得以不要下狠手,他做这事做得不好,会有报应的,唉!!’这句话是伯爷爷那时说的。后来,当他六十多岁时知道自己快死了,才收下这马叔做传人的。马叔那时三十多岁,现在都快五十了跟他师傅学了四年直到他师傅去世,自己做了十年,所以道术也很高明。

  “话也不能这样说”马叔打断张顺德的话怕他再往下说什么,接着又道:“那李国荣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们会好好的帮你儿子的让他在下面早点投胎,这事情我和二叔都会尽力的。你放心好了。”

  张顺德听了我父亲的话,脸色大变!过了好一会儿对着我父亲说道:“铭全啊!这事要弄清楚了再说,话不可以乱说啊。”我父亲名字叫刘铭全,我叫刘飞。我父亲点了点头很肯定的说道:“今天,二叔到板栗地去看了。跟我说的,是你儿子出来闹了”张顺德向我父亲问道:“那李国荣现在没事吧!”我父亲点了点头表示没事。这时张顺德老汉突然大骂:“这畜生活者的时候就没有安分,这畜生死了还给我出来闹,这畜生……”,骂了好一会儿才对我父亲说道:“是二叔叫你来的吧!我晚上会过去的,你先回去吧!”这时我父亲说道:“德叔,我是来叫你到我家喝酒去的,现在饭菜都做好了,二叔和岭村的马叔也在呢,事情慢慢商量啊!!”张顺德老汉只是应了一声,便向屋内走去。我父亲也不好再留下来,也向门口走去,不过走到门口时听到屋内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响声!!

  晚上,我父亲回家后就开始张罗着将饭桌摆好,六点十分这样开始吃饭,今天杀了一只土鸡用来做白切鸡,我最喜欢这道菜了。所以就坐在离这道菜最近的位子,我母亲也坐在我旁边,伯爷爷和我父亲在旁边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生活琐事,而那马叔我父亲让我叫他马爷爷,好吧我也叫了。可这一叫不要紧这马爷爷对我的兴趣来了,不停的问我这问我那的,我承认我都一一回答了,可这让我对他感觉很不喜欢。吃到六点半这样我也吃得差不多了,这时张顺德老汉来到我了我家,父亲看了我一眼对我厉声道:”吃好了就上楼看电视去,不要在这里呆着。”我也没敢多呆就上楼去了,我家住的是一间有两层的瓦房大多数人都住这样的房子,平房不是没有而是很少用五根手指来数都显得多。

  也不知过了多久,伯爷爷第二根烟也抽完了,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点上,这时我父亲对伯爷爷说:“二叔啊,下午我去把岭村的马叔请过来吧!,听说这几年马叔也收了几个鬼,有他帮手应该会好做点。”伯爷爷点点头说:“恩,也把张顺德也叫过来,有他在更好!”。“二叔你先去休息吧!我现在就去岭村”说完我父亲就往屋里走去,将那辆二八的自行车取出来。临走时吩咐我母亲晚上多做点菜,然后叮嘱我今天不要去远的地方玩。

  听了这话张顺德的脸色才好了点,伯爷爷这时对我父亲说:“铭全,晚上你来帮我打打下手,晚上有很多东西要准备好,要带很多东西去做事的”我父亲应了一声表示同意,就这样几个人一起喝酒也不说话。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李国荣和他姐姐过来时才散去。

  那是发生中秋节过后的第二天。那天下着小雨,伯爷爷这天也来我家喝酒,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家。我晚上自己一个人在楼上看电视,家里的黑白电视画面很模糊只刚刚可以看到人物。没过多久我就

  我父亲回到家后并没有马上在家里呆着,安排好马叔又去把伯爷爷叫过来,然后往张顺德老汉家走去。张顺德老汉家就在小镇中心,路很好走,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我父亲来到张顺德老汉家时看到他正在家里抽烟,张老汉家里没有开灯那时天也快黑了,屋子里只看到一个人影和一个小火点。那不是张顺德老汉还会是谁!我父亲对着张顺德说道:“张叔吃饭了吗?”“恩,有事?”张顺德老汉问道。我父亲犹豫着,张顺德又说:“有什么事就说吧!都是自己人不要客气。”‘饿’我父亲顿了一下说道:“德叔啊,你儿子昨天晚上出来闹了。龙余村的李国荣昨天晚上,晚上喝酒回家走夜路经过你家那片板栗地时看见了你儿子,然后李国荣因为害怕就骂了‘他’几句惹到了‘他’,被‘他’追到二叔家门口,最后二叔才把他赶走。”

  我从小一直相信世界上有鬼。因为我家旁边住着一个‘老道士’,就是专门做法事的人。镇上如果有人死了,就会有人上他家来请他去做法事,有时候也有会人来请他去捉鬼。我小时候老道士和我家很亲就象一家人一样,我父亲叫他二叔(镇上的人都叫他二叔),而我从小一直叫他伯爷爷。伯爷爷62岁了,身子很瘦弱,但是眼睛很有神,总是很严肃的样子。一般都穿着一件很旧的‘中山装’他去做法事的时候也是穿这样的衣服,我从没见过他买过一件新衣服。他有个女儿,但是自从嫁到别的镇上去就很少来看他了,一年下来也不会超过十次,老伴也早去世了。伯爷爷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在一间瓦房里。伯爷爷很少出门,一般没‘事’的时候,都会来我家喝酒,或者自己在家里画符。

  借着火光看见那人,面如白纸,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身上穿着一身‘灰色旗袍’(其实那是寿衣,我们那里一般死人都给他换上这种衣服,李国荣也知道那就是寿衣,谁会没事穿着寿衣晚上到处走?而且还是在山脚下!)这时候又起了一阵风!周围的树叶被风吹得啪啪直响。吹到李国荣身上,那种冷就像冬天零下两三度还穿着夏天短袖。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冷,很冷!李国荣这时更害怕了!手脚都不知觉的抖了起来,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怕的。这该怎么办呢?

  张顺德老汉和李国荣姐弟来到伯爷爷家里后,伯爷爷叫李国荣把上衣脱掉,然后在他身上画起了驱鬼符说这样可以预防鬼打他,这样做鬼就不敢靠近他了。伯爷爷在画符时李国荣的姐姐也在旁边看着一边安慰李国荣“阿第,不要怕有什么事有二叔帮我们呢!过了今天就好了”,在伯爷爷画符期间马叔向张顺德老汉要了张德标的出生日,也画起了符。马叔画的是一种招魂符,在符上在加张德标的姓名,出生日期。张顺德就一直坐在一个木凳子上,面无表情一直在想事情,我父亲来到伯爷爷家后看见伯爷爷和马叔都在画符,也不打搅他们。就到伯爷爷放法器的地方将一些伯爷爷做法事时经常用的法器装到袋子里去,我父亲也是经常做的,那些法器其实就是,一把桃木剑,一个铃铛,和一盏油灯再加上一些符纸啊什么东西的。我父亲装好这些东西后,也把马叔装法器的袋子放到一块。我父亲做好这些后,到伯爷爷画符的那间屋子里去,到那里时看见马叔也画好了,伯爷爷才画到李国荣的背上,李国荣的肚子上和手臂上手掌往上的地方都画满了红彤彤的符画。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身上染满了鲜血,很是恐怖!伯爷爷还在聚精会神的画符,额头上身上都出了很多汗,画符只要有一点差错就会没有效果,就要从新画。就这样几个人就看着伯爷爷画符,也没人敢打搅他,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把李国荣身上的符画好,伯爷爷画好符后向我父亲问了一下东西准备好了没有,我父亲说好了。让李国荣把衣服穿上,又确认了一下东西有没有少带,然后自己从卧室里拿出一些东西,让李国荣姐弟各拿着一点。马叔也到我家旁边的柚子树上摘了一些柚叶,据说柚叶可以使人明神,可以让人看到鬼,也有避邪的作用!一切都准备好了,伯爷爷对张顺德说:“走吧!带我们到阿标的坟头去吧!抓紧做事!!”

  去睡了。半夜,突然听见一阵重重的叩门的声音接着又听见一个男人大声的喊话“二叔,快开开门,二叔快点开开门啊……”,过了一会儿又听到外面传出一阵伯爷爷的怒喝声,但是我听不太清楚他骂的是什么。正要起床,这时父亲到我房间里来叫我好好睡觉,只好应了一声‘恩’。我小时候很怕父亲的。然后往床上一躺,心里暗暗想‘明天自己去找伯爷爷问问!’那时也不敢不听父亲的话,没过多长时间就又睡了……。

  李国荣就这样站了十几分钟,不是不想跑,而是不敢!就怕一动身体‘鬼’就会追上来,那时候连命都没了。那鬼现在还坐在那个地方,不停的发出那种古怪的声音,李国荣越听那声音就越害怕,或许是太害怕了,竟然想起以前老人总说,鬼怕别人骂它,骂得越毒就越好,它就会离你越远。李国荣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对那鬼破口大骂起来,从他长辈骂到他下三代,骂了有十七八分钟。山里特别安静,加上风吹树叶的声音,李国荣的骂声显得特别恐怖,要是有人在这附近绝对会吓破担子。当李国荣骂累了,就停下嘴来,那鬼身子动了动站了起来。

  我父亲听到那鬼是张顺德老汉死了的儿子时脸色大变,话说起来张顺德老汉也挺可怜的。就在三年前,张老汉二十七的儿子张德标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瘁死在地里,原本打算再过几个月就让他结婚的。可这一系列的变故使得张老汉夫妇伤心欲绝,张老汉夫妇几度欲追独子而去,都被邻居拦住才消停下来。才过一个多星期,张老汉夫妇才五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竟象七十多岁的人,原本开朗的张顺德老汉也渐渐的不太喜欢与别人打交道。经常一个人在家里喝酒,抽烟。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楼上看&可以看

      那是发生中秋节过后的第二天。那天下着小雨,伯爷爷这天也来我家喝酒,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家。我晚上自己一个人在楼上看电视,家里的黑白电视画面很模糊只刚刚可以看到人物。没过多久我就

    2021-02-24 07:42:5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