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魔法校园 >

妖娆横行小毒妇小说

妖娆横行小毒妇

妖娆横行小毒妇

10.0

手机阅读

编辑:翩若惊鸿

作者:奇热文学

时间:2020-11-20 11:19:01

《妖娆妩媚横行无忌小毒妇》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赵雨溪,兰妃,凌南,宫女,莫不是,华妃,王谷,莫雅之间的故事。妖娆妩媚横行无忌小毒妇欢迎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玄冥殿内,没有人敢发出任何声音,周围的装饰无一不压抑着室内的气氛。

凌南迈着稳重的步子走进了内室,侍女们便紧跟在他过面,很快的把龙袍脱下来,面容依旧是冷冷的。

“如风,怎么样了?”凌南冷冷的对着面前的黑影问道,却没有抬头,只是看着他手中的文件。

“回皇上,赵雨溪一直都呆在冷宫,今天午时兰妃去了冷宫,并打了赵雨溪的丫鬟,而赵雨溪打了兰妃,依臣看,兰妃应该很快来找您了!”如风站在凌南的前方,只是陈述着今天所发生的事,他似乎有些为难,对于这件事,他也是犹豫了一段时间,最后决定告诉皇上。

“你如何想?”凌南并没有怎样了解赵雨溪,只是见过几次面,虽然他知道他的江山是她帮忙夺来的。但却想不明白她为何甘愿呆在冷宫,不吵不闹?

“臣不敢多言,不过她确实很可疑,从前默默无闻,今天居然为了一个丫鬟竟敢打兰妃!”如风照实回答,他只能感到赵雨溪有点可疑,但却没捉到她们把柄,因此不敢多言。

“派人盯着她,好了,你去休息一下吧!”凌南冷酷的说道,剑眉英挺,如此霸气。

“是。”如风说完,就真如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书房里,连外面的侍卫也未曾发觉!

凌南阴着脸打开了书房的门,威严的对着门外的侍卫喊“摆架冷宫!”

一旁的侍卫和太监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当今皇上竟会去冷宫,但天子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他们甚至也不敢多问。

赵雨溪看着小芝脸上红肿的伤口,竟有些心疼,她自恃在现代是个特工,组织并不允许她们有过多的感情,然而她来到这里,在这样一个人人力求自保的时代,居然会有人愿意为她站出来,她决定一定要好好保护小芝。

“别怕,我来帮你上药。”她用纱布蘸了一下药水,轻轻得涂在小芝的脸上。

小芝是不无感动的,她的眼里噙满了泪水,“小姐……”

“是我不好,我没能好好保护你。”她说完这句话之后竟然有一刹那的恍惚,仿佛很久以前她也说过同样的话,她甩了甩头,小芝的脸颤了一下,赵雨溪立刻回过神来,轻轻蹲下,“对不起,我没弄疼你吧。”

小芝摇了摇头,她轻轻扯了扯嘴角。

赵雨溪没有想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被站在门外的凌南听到,他刻意叫跟来的人不要发生任何声音或者通报,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她还是她吗?凌南皱了皱眉,赵雨溪似乎跟他所认识的不太一样,之前听说她在冷宫默默无闻,今天忽然又听说她打了兰妃,现在居然又对这样一个丫鬟如此温柔,甚至他都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

她到底是谁?凌南推门而入,赵雨溪看到了他,却仿佛不认识他一样的转过头去,她收起了笑容,满脸淡漠与冰冷,仿佛他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她手里拿着药,直接放在了身上,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毕竟身为特工,时常受伤,如果没有贴身药物,总会有些棘手。

凌南轻轻走近了她,小芝回过头,看到皇上来了,立刻跪在了地上,“皇上!奴婢刚刚没有看到,奴婢知错了。”

凌南看了一眼小芝,目光落在她脸颊的红肿上面,然而扫过一眼就立刻别开视线。

“皇上?”赵雨溪挑了挑眉,随即也学着小芝行了个礼。

为什么?凌南心中有些不快,冷宫中的女子大多见到皇上来了都是疯了一样的表现,可是赵雨溪为何还能如此淡定,她行礼的时候眼神没有一点复杂,好像只是纯粹得行个礼而已。尤其是她的表现,竟好像不知道他是皇上。

他走到了赵雨溪的面前,轻轻抬起了她的下巴,“你不过是个弃妃,何德何能敢动手打朕的兰妃?”说完这句话,凌南的心里反而涌起一丝快感。

赵雨溪轻轻笑了起来,她本来还没谱皇上为什么会忽然来找她,如今这副架势,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回禀皇上,小女子并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打狗也要看主人,她打了我的人,不是在挑战我的耐性?”她抬起头,眼神直逼凌南,而他看到她的目光,居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闪躲。

她的语气很淡定,尤其明明是在说的挑衅的话。

凌南的脑子有些乱了,他看着眼前的赵雨溪,她的面容白皙,明明前段时间刚被皇后打得奄奄一息,然而如今这眼神竟然炯炯有神,甚至,他能看到更多的不一样的东西。

那应该会是什么呢?凌南自己也不知道,他忽然有些手足无措,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面前这个与从前大相径庭的赵雨溪,他大手一挥,一身令下,“从今天开始,把她赵雨溪带到洗衣房去做杂役。”

出乎他的意料,他并没有看到赵雨溪脸上有过多的失落的神情,相反,他居然从她脸上看到了……释然?她到底在想什么?后宫之中谁不想一步登天一跃龙门,而如今他把她派到洗衣房去,她居然释然?

“多谢皇上恩典。”赵雨溪甜甜一笑,其实她早就想远离后宫这种是非之地,然而她到了洗衣房之后,或许会鲜少有人来找她的麻烦,这样她能太太平平得找到出宫的办法,从此以后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凌南转过头去,不想再去看赵雨溪的神情,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会对一个弃妃产生过多的好奇心。

“摆驾回宫。”他决定断然离开,但是好奇心依旧牢牢得抓着他,他命下人找到如风,并让如风暗中观察着赵雨溪的一举一动,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回禀。

赵雨溪已经开始兴奋得收拾东西了,这对她来说是好的开始,她本来就不对这皇帝有任何的眷恋,虽然心里总有一种异样的声音似乎想告诉她什么,但她并不为之所动,她是特工,向来以自我为中心,对小芝的感动是一码事,赵雨溪的身体令她重生她自然有其他办法回报,她绝不会牺牲自己。

小芝倒显得有些沮丧,“小姐,你怎么还那么开心?”

赵雨溪轻轻笑了笑,“洗衣房虽然要做粗活,但毕竟要比这里自由太多,你看看这里,乌烟瘴气的,没事就有人上门来骚扰,冷宫?比起成天无所事事,我情愿做些事情打发时间。”她眉飞色舞得开始款款而谈,直到看到小芝始终开心不起来的表情,有些动容,“对不起,倒是苦了你要一直跟着我吃苦,你放心,只要在我有生之年,我绝不让别人动你一根毫毛。”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风轻轻吹过她的发丝,连小芝都觉得眼前的小姐似乎真的与从前不太一样了,现在的她似乎带着一种狷狂,眉峰上挑,无论如何都居高临下。

小芝愣愣得点了点头,心中涌起一股暖意,她毕竟是下人,跟了小姐这么久,第一次能感受到被人保护的温暖,于是她卖力得收拾东西,想着小姐的柔弱,心里也暗下决心,她一定要变得像现在的小姐一样强大,决不能再让任何人欺负她们主仆二人。

收拾好东西,她们决定今天就搬去洗衣房,然而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不速之客——兰妃。

她拦住了她们两个人的去路,“怎么?去洗衣房啊?要不要我给你们带路啊?”

“不用了,你还是继续好好回去做你的妃子,以免到时候惹了什么麻烦,万一不小心死于非命或是做了什么错事连累到家里人可就不好了。”赵雨溪扯起了嘴角,眼神话语无不挑衅。

兰妃顿时语塞,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她,只能跺了跺脚,“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便扬长而去。她本心里想着,皇上因为她的事把赵雨溪弄到洗衣房来看看笑话,却没想到被她一逼顿时怔住,竟不知该说什么好,也算闹了个笑话,她知道她再留在这里只会吃力不讨好,没必要再去自讨苦吃,而且从今以后她就要离开冷宫到洗衣房去了,自然对她的身份再无威胁,又何必多此一举,还不如留点力气去对付其他女人。更重要的是,她在洗衣房孤立无援,到时候就算出了什么事,想必也不会有任何人关心她,可能最后连自己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赵雨溪看着兰妃离开的背影,其实她也算是个可怜的女人,后宫之中佳丽三千,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会得到专一的爱,活在深宫中的女子大多都是闲来无事,因此每日勾心斗角,找些事情来做。

她摇了摇头,带着小芝走到了洗衣房。她们放置好了贴身物品,便要开始工作,赵雨溪深呼一口气,在组织里最难的训练她都挨过来了,又何必惧怕如今洗衣房的粗重工作?她找到了洗衣房管事的,那个**倒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收拾好东西就过来干活吧。”

赵雨溪看了看周围,皇宫里的衣服自然是多得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但无论如何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我想有一件事你没弄清楚,皇上说派我们来洗衣房,并没有说几时开始工作,你知道皇上派我们几时工作嘛?不知道吧?不知道你就敢乱下命令,是不是想违抗圣旨?”

那个**显然有些紧张,他翘着兰花指擦了擦额角的汗珠。

赵雨溪轻轻笑了,“**,我是在跟您开玩笑呢!你有什么事情等我们整顿好直接安排就是了。”

她不得不给这个**一个下马威,她明白越是软弱越是容易被人欺负,只是她没有想到,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被角落里一个黑影尽收眼底。

赵雨溪凌南小说名字叫做《妖娆横行小毒妇》,这里提供赵雨溪凌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妖娆横行小毒妇小说精选:玄冥殿内,没有人敢发出任何声音,周围的装饰无一不压抑着室内的气氛。凌南迈着稳重的步子走进了内室,侍女们便紧跟在他过面,很快的把龙袍脱下来,面容依旧是冷冷的。“如风,怎么样了?”凌南冷冷的对着面前的黑影问道,却没有抬头,只是看着他手中的文件。“回皇上,赵雨溪一直都呆在冷宫,今天午时兰妃去了冷宫,并打了赵雨溪的丫鬟,而赵雨溪打了兰妃,依臣看,兰妃应该很快来找您了!”如风站在凌南的前方,只是陈述着今天所发生的事,他似乎有些为难…

溪若宫这几天出奇的安静,就像暴风雨前夕的宁静般在等待宣泄。

无聊与烦闷席卷而来,加上怀孕的明显反应让赵雨溪身感不适,作为一个现代人,在古代的生活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她拿了把剑在院子里练习。

除了这个,她根本找不到任何事情可以做。她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在现代的时候她也经常闲来没事就去练功,她不轻易示人自己的武器。

“小溪,莫太医来了。”小雅的声音打断了赵雨溪手上的动作,她收起了剑锋以及自己因烦闷而引起的锐气,把所有的东西都收了回来。她总能驾轻就熟得控制好自己的一切,这也是她有资本毫不掩饰自己的理由。

因为她的性格过于狂妄又尽显张扬,尤其在社会上确实是难以生存的,时间久了她渐渐学会了掌握分寸,因此在轮到她表现的时候她会尽可能的高傲,在要收住一切沉默低调的时候,她也做的游刃有余。

曾经赵雨溪的能力一直被她组织的老板所看中,她简直堪称完美,是一件伟大的作品,漂亮优秀,处事大方,连能力都堪称一绝,她学东西很快,无论任何东西她上手只需要两三天,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过于狷狂的性格,如同一匹野马一般难以驾驭。然而人无完人月盈则缺,她的性格老板从来没有放在眼里,他向来只当她还活在小孩子过家家酒的童年。

她将宝剑放回剑鞘里,太阳照得她的脸有些通红。

“怀孕期间别练功了,这样会动了胎气的。”莫非是出于好心,但是话一出口他立刻后悔了,因为他说话的口气太过温顺,虽然关心是好事,但是旁人听来太过暧昧,就好像孩子的父亲是莫非一样。

小雅识趣得退到一旁,眼神却紧紧跟着莫非。

对于他的事情,小雅早已心知肚明,但她是不会告诉他一丝一毫的,这对大家都好。

“奴婢先告退了。”小雅觉得她在旁边仍然有些不妥,最后离开这里。

莫非看着小雅走远,直接切入正题。

“昨天丽贵人来找我了。”他的神色不无凝重,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当昨天丽贵人来找他的时候他确实吓了一跳,他向来不理后宫中的事情,只是专心帮皇上与溪贵人诊治,他知道来者不善,肯定没什么好事,但是他向来温婉的性格让他实在难以把别人拒之门外,丽贵人当机立断说明了她的来意,莫非心中本就了然,只是被丽贵人直接说出来他还是觉得有些尴尬,无论他是答应还是拒绝,对方应该都有应对的方法,他一开始准备默不作声静观其变,或者直接以考虑几天为由搪塞丽贵人,没想到丽贵人居然不依不挠,如果莫非不能立即做决定,她就死赖在他门前不走。

这让莫非大为头痛,甚至恨不得当即昏过去给她个痛快,他开始犹豫,因为丽贵人所说的事非同小可,她拿出了一叠银票,让他在丽贵人的安胎药里下药。他向来视金钱为粪土,尤其嫉恶如仇,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事情。

可是他确实相帮赵雨溪,如果要帮她的话就不能直接拒绝,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答应下来,再顺藤摸瓜看看他们玩的什么把戏。

不过莫非接了丽贵人的药之后始终觉得哪里不妥,因此立刻找到赵雨溪,要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得跟她说一遍。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赵雨溪挑眉。

莫非看着她,点了点头。

“那你就不用费心了,这肯定不是什么正常的药,你是忽然进宫的,这里面的妃子大多数都是官宦人家,尤其是那个丽贵人,她是丞相屁股后面一个跟班的大人的庶女。”

莫非没有说话,赵雨溪接了下去,“她会不知道你的来历?拿银票勾引你?真好笑,宫里的女人向来不是省油的灯,她既然来找你,肯定是做好了对你所有的调查,再者,她为什么不找小雅?”

莫非想了想,点了点头。

赵雨溪的话句句在理,他即使想反驳也反驳不了,“那现在怎么办?”

“你答应了也没办法。”赵雨溪双手握拳,“我本想安身立命,但是她们咄咄逼人,如若这次我不出手杀鸡儆猴,那么所有人的眼里再也没有我的存在,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人越软弱越容易被人欺负,只有强大自己武装自己,才能保护自己。”

这句话像是对莫非说的,也像是在对自己说。

也许有的时候赵雨溪都拿捏不准自己,无论再强大,女人始终是女人,柔弱和刚毅,在男女之间体现得太过淋漓尽致了。

“我们要将计就计,既然她们要害我,我就让她们因为害我而害到她们自己。”赵雨溪的目光逐渐冰凉,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由于她的身体仍然有些不适,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一阵头晕目眩,幸好被莫非扶住。

他扶住她之后,立刻像触了电似的把手伸回去,他有些茫然,“对不起,娘娘,微臣越矩了。”

莫非的口吻带了淡淡的疏离,这让赵雨溪很不喜欢。

她略微皱了皱眉,“你给我配点药,最好是别太伤神的那种。”

“你要做什么?”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我现在要去趟丽贵人那里喝口茶。”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笑语嫣然,一派天真无邪。

如果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是入世未深的小姑娘。

然而她不是,无论是谁都知道她与这样的角色完全不着边际。

她做了些准备,离开了溪若宫,并找到了小雅,“小雅,你跟莫太医去拿点药,我出去一趟。”

小雅闪过些许担忧之色,“小溪,那你要当心阿,对了,今天晚上说不定会有贵客来。”

赵雨溪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等她从丽妃那里回来的时候已经收到了惊喜。

一头瀑布般的长发,倾国倾城的脸庞,加上他惯有的风情动作,媚眼如丝,她正躺在赵雨溪的身上休息。

“莫轩?”她试探性得小声问了一句,但她似乎睡着了,没有回应。

赵雨溪轻轻走近她,替她掖好了被子,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温柔,她不知道莫轩的来意,但她十分明白,莫轩与小雅的关系非同一般。难道她们是姐妹?看起来也并不太像,因为莫轩长得过于“妖孽”。

“小溪。”小雅走了进来,看到床上正在休息的莫轩和做出噤声手势的赵雨溪,心下了然。她已经和莫轩叙过旧,现在应该把时间留给赵雨溪,她明白赵雨溪在莫轩的心里有一定的分量。

小雅手上拿着从莫非那里带回来的一包药,她凑近鼻子闻了闻,似乎还带有莫非身上特有的薄荷草清香,对于他身上独特的香味,小雅仿佛并不陌生,她心旷神怡得轻轻闭上了眼,开始怀念她小时候的情景。

小雅出生在药王谷,全名莫雅。

这样说起来的话,莫非并非出生于药王谷,他被家人丢弃,安置在药王谷一角,那个时候她还没生出来,所以这些事情都是听她的父亲说的。

她的父亲是药王谷的主人,而她是药王谷的后人,所以父亲经常把药王谷里所有的事情告诉她,并教她识草药。

小雅第一次见到莫非的时候,他还没有现在的温润如玉,相反,他不爱说话,也许是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他不是药王谷的人,因此产生了隔阂,总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但他骨子里带着一股傲气,却没有低头感。

药王谷里的大小杂役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包的,谷主也默许了,他知道莫非这孩子倔强,如果这些事不给他做,他必然心中郁结。

谷主对莫非并不是不疼爱的,他之所以把真相告诉他,是因为他怕如果有一天莫非的父母找到了他,那么就是他这个谷主的隐瞒的过失了。

这造成了童年时候莫非经常独来独往,好几次小雅主动跟他说话,他都避开回以淡漠,但是小雅从未放弃过,她一直找机会跟他说话,一直过了很久很久,莫非终于开口了,也许是他太久没有说话,嗓子略带沙哑得轻唤了她一声小师妹。

小师妹三个人让小雅快乐得恨不能将天翻了过去。

她能感觉到她童年,家园甚至是心思全部花在了这个叫做莫非的男人身上,他太过优秀,以至于父亲把他的毕生所学全部倾囊相授。她并不在乎这些事,他们一家人在药王谷里生活了太久太久,以至于莫雅开始好奇外面的生活。

她拜托莫非陪她出谷去看看有没有其他更奇特的草药,莫非答应了。

他们在药王谷的周围并没有什么重大发现,然而刚回家,被谷主发现了,莫非硬是把这件事扛了下来,独自一人受了所有的责罚。

自打那时候起,莫雅就认定了她的大师兄莫非,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他全身上下都是闪光点,没有一点瑕疵。

当然也正是因为那天,或许她对谷外的好奇心影响到了莫非,莫非开始频繁出谷,但是这一回,她的父亲却莫名其妙默许了他的行为,她感到奇怪,难道他肆意出谷是父亲让他去的吗?

然而她找不出任何父亲让他出谷的理由,他失踪了。

莫雅开始焦急,她跑遍了药王谷的每一条角落,却仍然不见他的踪影,她开始慌乱,她要找到他!她害怕他出事,害怕再也见不到他。

无论他们是不是一家人,莫雅都深深爱着莫非。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