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修真 >

一部顶缸记小说

一部顶缸记

一部顶缸记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对酒眉

作者:没懵

时间:2020-10-17 18:40:49

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出生于不久就分离了。一个在凌川叫陆玉生。一个在平阳叫廖大发。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今年廖起了歹心,费尽心机以买断费北企假借从银行等处贷了大笔款子。工厂“亲爱的,这几天你到底怎么了?”冉红奎小声说。他搂紧秀丽的腰,另一只手也拉紧了,两人几乎是紧贴身体在舞池里缓缓移动。这引来周围舞者的不时的注目。。

点评: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这又是让失忆人吃惊的内容。我还担债一亿多元!努力地想,脑里仍是苍茫的一片,根本没有一点儿印象。他想想说:“你说主要的吧,就说我咋筹的资金六千四百万,说细点儿。”

大夫说:“好在事后你吐了,送来又及时,否则……”

“我是那样卑劣吗?背后搞阴谋!”

“廖大发病危?刚才谁的电话?”冉红奎心情有些不爽。

秀丽气乐了,秀目一瞪:“哈哈,你还装迷糊!活了就玩儿心眼儿,我是你祖奶奶!”

“舅,你想,大发卷走国有巨款是诈骗重罪,我知情不报、甚至报案晚了都是有罪的!而且他在逃一天就多一天对巨款的挥霍!到时经济退赔就会把我的家毁个底儿掉!报案是最好的出路……”

“好,我就说说你买断北企前后的事情。”秀丽想想,觉得他要是真失忆,是该提示一下。“你仔细听,这是你最近经历的。三个月前,你买下咱平阳市最大的一家国企——北企,全称叫北方机械厂。是专门制造各种生产线设备的大型厂。那厂院儿好大,有一千亩地,四十棟大厂房,机床设备四百多台……”

“啊,是这样。”田松陷于沉思。外甥女婿廖大发买断北企他是知道的,他还受廖的邀请参加了市政府举办的买断签字仪式。北企全称叫北方机械厂,原是平阳市最大的一家国企。按政策,北企这个大国企是不该卖的。可由于它负债累累,国家给免除了贷款外债五千万元,还有陈贷和社会债务过亿元!实在无法支撑,市政府就只好特殊对待了。开始,秀丽以及整个亲戚圈儿都反对大发下海。一是他仕途很顺利,今年三十二岁已是市经委任企划处副处长!弃之可惜。二呢,大家也不看好他,虽然他人很精明,绰号廖鬼子,可他秉性好逸恶劳,又不懂企业管理。还有个不便说的原因:就是他天性风流,结婚七年出轨行为不断。可他个人的选择别人挡不住,北企他还是买了。买了你倒好好干呀,不!先是买了台锃光瓦亮的宝马牌轿车坐上,开着它进出厂子很是神气威风!接着不从厂里待,频频地外出;短则一两天,长则五六天。理由很堂皇:学习和考察。时光荏苒,一晃过了两个来月,北企没有丝毫开工的迹象。到最后这次出去十天了还没回来……这回又确定有两千五百万元下落不明,那他极有可能已经携款潜逃!想着,田松问:“秀丽,你想咋办?”

冉红奎只好起身跟随,嘴里还在说:“老说快了,快了是啥时候?”

“喂,我说的事儿和人你可想起来了?”

“你不呆不傻骗谁呢?你不说我就报案抓你!”秀丽严厉起来。

失忆人愣了下,忙说:“你说的好严重,可我确实一点儿都记不得。秀丽你想,我昏死了一个月,脑缺血缺氧的,不失忆那才是怪事呢!要不这样,你把事情来龙去脉讲讲,也好提示我恢复记忆。”

秀丽来到外面,冉红奎又欢天喜地的迎接她上车。车开了会儿,秀丽手机响,接完电话她好像傻了。冉问:“秀丽你怎么了?谁的电话?”

“孩子,你平静下心情,有什么话说。”田松从茶几上纸巾盒拽块巾纸递给秀丽。

失忆人听得愣头愣脑,问:“你说啥?我搞企业?我转了账上资金?我脑子里没有啊?你细说说是咋回事儿?”

田松惊呆了,一会儿才问:“他差账你咋知道?他不老防着你吗?金柜一直锁着。”

大夫说:“正是。这很正常。你中毒时间长,脑供血不足,缺氧严重,损伤大脑细胞甚至脑某些区域都在所难免。你说你还能记起早年的事,那说明你的大脑深层记忆并没有损伤……放心,慢慢恢复吧。”

此时,他还不知道这记忆同现实对不上号。他想得头疼了,就停住思绪回病房去。一迈步身体直晃,可他扶着墙走就稳了。

“快了。”秀丽站起来,“我们走吧。”

他在秀丽的搀扶下去了卫生间。秀丽把他送进便室就撒手不管。可是不怕,他已能靠墙站稳了。他解开裤子,一阵排山倒海似的排泄,鼓胀似小山的腹部瘪下去了。爽啊,真是舒服!他感觉身体好了许多,精神头儿也足了。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危的那&下落不

    秀丽不再说话。她心情沉重啊,她不是妻子担心丈夫安危的那种,而是觉得廖要是突然离世,那两千五百万元下落不明的资金就难有着落了!自己就要背上黑锅和退赔……

    2020-10-24 04:26:10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底怎&奎小声

    “亲爱的,这几天你到底怎么了?”冉红奎小声说。他搂紧秀丽的腰,另一只手也拉紧了,两人几乎是紧贴身体在舞池里缓缓移动。这引来周围舞者的不时的注目。

    2020-10-24 07:25: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去。&。”

    “好,我明天就去。”田松说着,见秀丽起身要走,也站起来说:“天黑,我送你。”

    2020-10-23 01:18: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奎猜测

    秀丽依然不语。她是个心机很深的女人,觉得丈夫廖大发的事还是不说为好。“是不是你那个廖不同意离婚?”冉红奎猜测着问。

    2020-10-24 12:21: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唉—&拖不定

    “唉——,我就是个倒霉蛋!这一拖不定又是猴年马月……”

    2020-10-24 02:5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报案&。”田

    “可是弄错了怎么办?报案可不是好玩儿的!要是大发还回来,并且转款又有合理用途,你不是搅了他的创业吗?我看你还是再等几天吧。”田松思考之后说。

    2020-10-24 06:01: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