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

罪中门小说

罪中门

罪中门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朱颜瘦

作者:阡陌尘白

时间:2020-10-16 13:44:20

一件件匪夷所思凶杀案,令警方百思严禁其解,兵王楚墨与私家侦探裴尚衾深入地案件,一件件案件背后,却掩藏着惊天阴谋!是与非,对与错,真相一步步浮出水面…… 罪中门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喂,总部,我是猎鹰!我们遭到毒贩的埋伏,八名战友死亡,九名战友重伤!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我回到亲人在厦门留下的一间小房子里,由于部队的供给日期不到,上一次的供给我早花了个精光,又没什么人可以借钱,我的父母现在又和我闹不和。结果我现在经济困难,全身上下只有几十块钱。我买了几袋方便面,勉强度过两天。就在我快饿死的情况下,一天下午,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我接过钱,叫了一辆出租车,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我的新生活。

  我回宿舍收拾好我的东西,提着行李箱,快步走出763部队的大门。刚出了门口,小刘追上来,在我行李箱里塞了个纽扣一样的东西。我打趣道:”干嘛?我都走了还送礼物啊,送也不送好一点的,亏我还救过你呢。”“这是通讯器,组织上要求的,你以为我想送你啊。”小刘白了我一眼,顿了一下又说,“组织上说有需要会联系你,你也可以在你的暴脾气惹恼什么危险人物之前向组织求助。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注意安全。”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小心!”一下子离开部队,我竟然有点不舍。

  鸭舌帽恼羞成怒,掏出藏在衣服里的水果刀刺向我。

  “我将他一把拽下来,没好气地说:“老子被tmd逐出军队了,生活难的很,就差没饿死了。”

  我那个时候代号猎鹰,对着手中的对讲机怒吼一通,可当时身处偏僻,对讲机根本没作用。“该死...没信号!与总部失联了!”我把对讲机摔在了地上。那次任务中的毒贩不仅实力强大,而且火力猛烈,我们763特种部队是总部里严格考察挑选出26名精英中的精英,可以说是政府的核心部队,但是面对敌人的强大火力,再怎么说毕竟是血肉之躯,这么一折腾,伤亡过半,而且与总部失联,弹药也不够了,刚想强冲出去,就被毒贩抓了个正着。

  “王轩大笑道:”没问题,这是他的住址,记住,他叫裴尚衾!”

  我将经过告诉了他。王轩听完愤怒的嚷嚷着:“这些战五渣,不及时派出支援,还让你差点丧命!连通讯也修不好,自己没能力还不珍惜人才,什么东西!”

  我在部队受训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是白训的。我几步追上鸭舌帽,一边跑一边对他喊:“我倒着跑都跑得过你,别白费力气了,把钱包还给人家,跑这么慢怎么还好意思偷东西。”

  我与受伤的战友坐随后赶来的飞机回到了总部。一进门就被告知上级要求见他。我知道这次违反军纪的事情很严重,而且我是组长,惩罚一定少不了。

  离开部队意味着我没有可以长住的地方了,思来想去,我回到了故土——厦门。

  我无奈地说:”不怪他,是狗屁军规的问题。但我现在经济困难,没有工作,哥们儿,你知道哪有适合我的工作吗?”

  “你先别急,”王轩说,“他可是个怪人,但只要是警方都解决不了的诡异案子,他分分钟就能解出来,将罪犯绳之以法!你要去吗?”

  鸭舌帽转过身,一拳打过来,这点力气,几乎是闹着玩啊。我完全没躲,让他打在自己身上,嘲讽道,“用力一点行吗,你跟我调情啊!”

  我看到这一幕,丢掉手中的咖喱鱼蛋冲上前,大喊:“孙子,把钱包还给人家!不然我可出手了!”那名鸭舌帽男子装作没听见一样,头也不回的朝远处跑去。

  到达目的地之后,我走上前敲了敲门,门里毫无反应。我拉住刚好走过的保洁阿姨问道:“请问住在这间房子里的裴先生在吗?”“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很不巧,裴先生是去茶馆了。您就去中山街找吧,他准在!实在找不到,就拉个人问问。”保洁阿姨说完,我便朝着中山街走了过去。

  “你看你,楚墨我该怎么说你好?违反军纪,擅自处决,虽然我们很看重你,你也是763部队的组长,但如果我不惩罚你,那下属们会怎么想?我不想让别人认为你是靠关系才得了这个兵王的位置的。按照军纪,你将被永远逐出军队,不得参军!明天就走!“最高指挥长拍着桌子对我喊道。我明白他想要我这个人才,但是好好的军纪不是开玩笑的,他没法说了算。

  “我只是为了兄弟们!走就走!”我无奈的吼了一句,转身就走。

  我打开门,看到的是十多年不见的朋友-------王轩。王轩一看到我,就扑了上去,整个人挂在我身上,“哥们,你终于回来了,这次你是放假吗?放多久?要不要一起去玩?......?

  不许动!交出武器!饶你们不死!”8名毒贩拿枪指着我以及剩下九名重伤的队友。我无奈地扔掉了手里的军刀,窝着火扫了一眼毒贩手中的武器,8把AK-47突击步枪!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