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竞技 >

我的世界异界旅客见闻录小说

我的世界异界旅客见闻录

我的世界异界旅客见闻录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郡城之秋

时间:2020-10-15 16:50:44

一段我的世界游戏历程,以再次穿越的形式叙述出 我的世界异界旅客见闻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回想着最开始的一天,我对突然闯入这个世界的了解程度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好在我并不是孤独一人,和我同行的还有几位相同遭遇的伙伴。他们中有些和我一样,是第一次来到这片天地,有些则已经经历过数个世界地辗转,没错,数个世界。他们说,一个这样的主世界,会同时联通两个附属世界:下界和末地,而这两个地方则有着回家的线索,但是当我深入追问的时候,他们反而笑笑:“等你能够坚持到那时候再说吧。”。

点评: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当几个资深前辈开始介绍后,气氛走向一个古怪的方向,所有词语看着都似曾相识却又有所不同。之前那个长发前辈第一个出来介绍自己,他说他代号是YYY,是个男的,咳咳,然而我发现和他一起的伙伴好像叫他小星。从自我介绍来看,他是一名矿工,精通地下作业。当他说完后前辈们明显振奋了许多。而此时的我还不明所以,难道地下勘探能挖通两界的壁垒到达那所谓的末地或者下界?靠着树离人群较远的两个人,一个代号是bbridge,可以称呼为断桥,汉子,资深世界探索者,涉猎各种领域的生存大师;另一个代号则是NANMING,绰号也是南溟,妹子,从她的话语里我听着像是一名牧场物语的高端玩家,精通的是种植、养殖、钓鱼等几个领域。还有一个伙伴蛋蛋,也是长发,也是男的,代号SuperDan,兴趣不详,但是介绍和断桥差不多。看起来都是很可靠的全职达人。随着介绍到了尾声,最后资深前辈一致推举小星作为我们这个临时团队的领导者,Excuseme?心中像是一万个尼克扬带球而过,YYY?Why?我还是明智地没有多嘴,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我很快知晓了个中原因,白天的时候世界一片平和。一旦太阳落下,光明隐遁之处就会显形许多怪物,这些怪物视力极好,力量也是相当惊人。一种绿皮蓝衣,嘴中发出无意义嘶吼的怪物只要几下便能将一个手无寸铁的健康成年人打得血肉模糊;而另一种全身只剩骨架的怪物则会使用简易的弓箭发起远程攻击,虽然面对移动的人往往有失准头,但是三箭射中过后便少有活口。而除了这些之外,据他们所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不同种类的生物与怪物,而另外两个世界也拥有着独立的生态系统,十分有趣。“你们觉得有趣那你们就去吧,反正我是不去,这么危险的世界谁爱去谁去。”我内心如是想道。

  随着树木的砍伐,本来遮蔽视线的叶子也开始慢慢消散,有些叶子消散后掉落了小树苗,少许叶子消散后会掉落了红彤彤的果子。我捡起一个果子,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冒出了苹果这个名称,长相看起来和现实世界的苹果一般无二。唯一还有什么令人疑惑的大概就是为什么橡树林会掉苹果了。断桥说Notch大概知道原因,如果我有机会遇到的话让我记得问一下。好的,我默默在心底记住生态学家Notch的名字,转身继续投入了朝着山上推进砍伐站线的活动。

  溜出去的那些人,一个不少的回来了,当然,没有一个是自己走回来的。看着他们的面孔都有点扭曲,想来是探险失败心里可能也不太好受吧。随着前辈们的讲解后我们才知道,虽然安全区能带回异界旅行者的灵魂,却不会抚平肉体上所遭受的伤痛。也就是说虽然身无长物可以遗失,但是被打却是实实在在的。对于这个惨痛的事实,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扯远了,经历了这些后,再也没人打算偷偷溜出去拥抱这片黑暗,一天中第一次大伙全都安安静静地呆在原地,享受这漫长的宁静。

  小团队最初的规章只有一条:不干活的人没有劳动成果。暂且来说,收集木材和苹果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事,出于环保(在他们看来是资源再生)的考量,砍了多少树,就要补种等量的树苗。不过对于那些资深团队来说,活动的范围就要增大了不少,首先大家收集的苹果基本都交给了小星,小星准备好苹果、木头和一些木制工具后就在平原上开出了一条通向地下的道路。很快便传来了获得升级的消息。而断桥在小星的地底通道旁边做了一个工作台和几个箱子后便吼着“出击时间到!”一路冲向了平原上的动物们,于是那些无忧无虑地生活了半辈子的无辜生灵便遭了大殃。南溟则是拿着木锄在平原一处水塘旁边开垦了一小片农田,种下了小麦种子,这作物种子是清除杂草所产生的副产品。蛋蛋则去了更远的河岸,采集了不少水流边生长的甘蔗并沿着河边重新补种。

  夜幕降临,很快就有不听劝告的人以身试险,离开了安全区(资格老的前辈告诉我们说,安全区内虽然没有生命之虞,但是也无法采集资源,一直呆在这里也只有饿死一途),很快就听到了怪物兴奋的嘶吼和集结的声音,利箭破空声伴随着数声闷响,惨叫声音越来越微弱,我们彷徨于对于黑夜中未知的惧怕和想要拯救伙伴的热血,和这时一个看起来长发都披在一侧的前辈说:“不用担心,这个世界的法则禁锢不了我们异界旅行者的灵魂,我们的伙伴还会再度归来。”果然,随着最后一声疑似气球破裂的声音,之前不听劝阻的人又满脸尴尬的站在我们面前。“哟,这不是我们的大英雄么。”很快有人嘲讽起来,以化解自己未能挺身而出向同伴伸出援手的窘迫,“向魔王发起冲击的感觉怎么样啊?”“只是身上的东西全掉了,有点可惜,白天拔草收集的十多个小麦种子都没了。”收起脸上的尴尬,如是平静地回答道。听到这样的回答,有人开始蠢蠢欲动。“只不过是身上物品没了而已,反正我本来也一无所有。”我猜他们是这样想的。不多时又有更多的人溜了出去,我扫视一圈,发现出去的都是像我这样的新人,老资格的前辈反倒都一脸好整以暇的表情观望着四周,并没有半点离开的样子。心里默默地为那些萌新们默哀三秒,然后我也学着那些前辈的动作开始观察,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前辈的动作肯定自有他的道理,跟着做想必不会吃亏。

  丰盛的晚饭过后,南溟利用羊毛和木头做了几张床,小星则是将地底挖出的煤炭和木棍组合做成火把,插遍营地的里里外外,利用成片的火光将整片营地照亮。当夜幕降临,断桥和蛋蛋仍未归来,小星再度收拾好行囊准备下矿。以南溟的话讲,如果有足够的木头和食物,这是一个能在矿洞过上一生的奇男子。小星则说:睡觉只是过去现实世界所遗留的生活习惯,但是却不是这方世界中所必要的生命进程。

  太阳东升西落,距离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时刻起,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内我初步了解了一些这个世界的的信息,随着知识的不断填充,最开始的迷惘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想回到现代都市的迫切愿望。

  然而宁静在不久后被打破,月亮还没上到中天,离夜晚结束还有很久,有人提议互相认识一下,这个提议倒是得到了一致通过,于是大伙围成一圈,善于交际的人率先开始介绍自己,名字职业家住何方,有何兴趣以及特长。随后大家纷纷开始自我介绍,在这个异世他乡,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交谈氛围也甚是热烈。

  就着刚出炉的熟肉吃面包,晚饭期间气氛火热。就着这高涨的氛围,我们向小星打听挖矿的技巧与方法。从他口中我们了解到,地下分布着各种各样的矿物,都必须要用稿子才能进行开采,而高等矿物则是必须经由更高级的稿子才能开采。在天然的矿洞中,分布着大量的煤矿、铁矿,少量的金矿和其他矿石。如果想挖掘钻石,那就必须深入地底,才有可能找到稀少的钻石矿。今天深入地底的时候发现这个平原的中间有个巨大的南北走向的大裂谷,于是他就没有继续深入,而是退了回来。

  伐木运动很快遇到了两个难题,一是不间断的砍伐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二是新种的树苗尚未成熟。好在团队已经有所准备,早些时候收集的怪物的尸骸此时排上用场,腐肉虽然看着粗糙,却可以用于维持基本的能量消耗,而骨头在研磨成骨粉后是树苗成长的优良养料。于是中午的时候每人都领到了2片腐肉充饥,吃下后脸迅速变成一种病态的青紫色,身上也散发着难闻的气味,除了这些异状,最明显的感受就是感觉比吃之前还饿,好在南溟之前有所告诫,大家都按照嘱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着不适的褪去。

  而更好的消息则是早先下矿的小星从地底归来,带回来了大量石头(断桥:这是圆石)、石制工具和地表难以遇到的两种稀缺资源:煤与铁(断桥:这有什么稀缺的,有了时运稿子后下矿,煤炭块都是论组带回来)。小星围绕南溟的种植田地圈出一块更大的区域并用石头(断桥:这是圆石!)围了起来,用以抵御黑夜平原上的怪物。而石头(断桥:圆石圆石!!!)的另一用处便是用来搭建熔炉,于是当天晚上的“热”门话题便是一顿热腾腾、香喷喷的晚饭。

  到了第二天下午稍微晚些的时候,断桥回来休息了一会。我是傍晚前从南溟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因为这位生存达人后来又带着采矿工具独自下矿去了,只有耕地旁边的箱子里成组的肉食和畜产品见证了他的满载而归。对于我们这些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打算忍受长期以怪物腐肉为食的人来说,自然是一个相当好的消息。

  慢慢长夜终将结束,太阳也在地平线放出属于它的第一线曙光。我惊讶地发现,阳光照射到的地方,怪物们纷纷哀嚎着自燃起来。不多时就烧得只剩一堆腐肉和骸骨。资深伙伴四散开来,有些向着东方的平原前进,向着最后看到怪物的地方收集它们仅剩的尸骸,有些则是在平原与矮山的交接处和树木较上了劲。虽然在我看来他们的动作就像练功一样,但还是学着他们的动作对着树发功。随着动作的持续进行,不断有木屑飞溅而出,树木很快出现了裂缝,之后裂痕越来越大。我心中一愣,手上动作不禁停了一霎,树木随即恢复如初。看着完好无损的树木,刚刚的所见简直像是一场幻觉。不过看到身旁的人已经成功将树“打碎”了一块,我又不得不相信这些违背了常识的现象确实存在。很快大家都学会了怎么破坏与获得这个世界的资源,也接受了身上自带9格空间与一个27格背包的设定。于是我们热火朝天地开始了砍伐森林的行动,有人甚至拿出了一个四四方方半人高的桌子,顶上刻着一个九宫格,四面描绘着看起来是刀叉斧锯的纹路,他能利用这个东西将木头变成木质斧子。我观察了一会,粗略算了一下,制作一把斧子平均约消耗一个木头。有了斧子后,砍树的速度自然比用双手撸树的速度快上许多,很快,坡底的树木便濒临绝种。

  回想着最开始的一天,我对突然闯入这个世界的了解程度可以说是一片空白。好在我并不是孤独一人,和我同行的还有几位相同遭遇的伙伴。他们中有些和我一样,是第一次来到这片天地,有些则已经经历过数个世界地辗转,没错,数个世界。他们说,一个这样的主世界,会同时联通两个附属世界:下界和末地,而这两个地方则有着回家的线索,但是当我深入追问的时候,他们反而笑笑:“等你能够坚持到那时候再说吧。”

  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坏消息此时尚未出现苗头,而好消息却已经是三驾齐驱,南溟所种的第一波小麦已经到了收获的时候,虽然不多,却是个良好的开始。看着她成片地收割顶端已经变为深色的小麦,又将种子再度种下,随后将大部分小麦做成了面包,其余小部分则放入箱子里储存留作他用。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