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

梦冥轩小说

梦冥轩

梦冥轩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赋

作者:梦冥

时间:2021-07-22 14:32:38

一帆船,一个人,独自一人前行,不明白下一站是将会是那个地方,或许会有下一站了;  他抬起头望,又是满天星辰,看了千百年好像但是没什么变化;  他又又低头望着水中月的倒影,看见你的陪伴自己千百年的月光,不由自主的忆起了现在;  随即他淡淡的说:“千百年时光母亲怀孕8个月便早产生下我,出生的那天正好是农历十月初一,于是母亲便找到我们当地很有名气的一位老阴阳先生给我看看,听母亲说阴阳先生见到我的那一刻,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又转过头严肃的对母亲说:“这孩子命格不全,今天又是祭祖节,阴阳失衡,白天阳气过旺,晚上又阴气冲天,我出生时间正好是阳阳交接处,命犯六字,出生不过六天就得夭折。”。

点评: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就在我感觉我灵魂快要出来时,我意识突然一黑,睁开眼时我发现我居然又在这个残破的穿上,只是穿上少了那位白衣男人,我看到船上有几件东西,走近仔细看,那是一本泛黄的书,上面布满灰尘,似乎很多年都没人看过,还有一个黑色吊坠,我拿起来书拍了拍灰尘,只见上面是写着四个红色的大字:“阴阳百法!”随后把我黑色的吊坠挂在脖子上,想这应该就是白衣男子送给我的礼物吧。

  我叫梦冥,对于这个奇怪的名字我丝毫没有办法。

  可惜我无法阻止眼前陷入黑暗,无法阻止意识迷失。

  我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可以活千年,谁都无法抗拒,更可况对于只有这一个选择的人来说,随后白衣男子笑了笑,瞬间消失,消失他的声音在回荡着:“现在你就是这所船的主人,我会送你点见面礼让你有自保之力。”

  这时候,一个长发遮脸、身穿黑袍长袍的男人来到了我的身边,他手里拿着个黄色的铃铛,腰间挂着一把短剑。如此怪异之人出现,围观众人却丝毫没有感到奇怪?那是因为没人能看到他,此人是阴间来的勾魂使者,专门负责将生死簿上预示的死去灵魂带到阴间。随后勾魂使者,走到我跟前,拿着黄色的铃铛在我面前一边摇一边叽叽歪歪的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

  很幸运,老阴阳先生起的名字果然有效,直到,十八年后的某一天夜里,睡了一会后,迷糊之中我翻了身。

  听完后,我苦笑到:“人生在世,岁月不过百,穷也好,富也好,得也好,失也好,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想想,我还是放不下当年那位老阴阳师,要不是他我想我也不会有活到现在。”

  我从小就和妈妈相依为命,都是靠妈妈一人辛苦把他拉扯长大。

  妈妈的工作很特殊,是专门给死后的人化妆的,我们一般统称阴间化妆师。几分钟后,救护车还未赶来,昏迷的我已经被路过的市民围观包围观此时的我,底下已经淌着一道大大的血泊,而且鲜红的血仍在不断地从我体内流出,将血泊越淌越大。呼呼极细极细的声响,一道阴风吹过。

  母亲怀孕8个月便早产生下我,出生的那天正好是农历十月初一,于是母亲便找到我们当地很有名气的一位老阴阳先生给我看看,听母亲说阴阳先生见到我的那一刻,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又转过头严肃的对母亲说:“这孩子命格不全,今天又是祭祖节,阴阳失衡,白天阳气过旺,晚上又阴气冲天,我出生时间正好是阳阳交接处,命犯六字,出生不过六天就得夭折。”

  我来到了学校,看着老师吐沫横飞的滔滔不绝的讲课时,我顿时没兴趣了经过了无聊的一天上课后,下学时,我独自走在回家的马路上,不由自主的想放弃学业,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每当这时候我总会想起母亲对我的期望,于是便把这份愿望压了下去。

  这时候白衣男子慢慢的转过身来,我看到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白衣男子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瞬间,便到了我跟前,带着的疑惑的目光看着我,随后叹口气沧桑的说:“你本出生活不过六天,只因有人替你抵了十八年的寿命,现在十八年已过,你的阳寿已尽,可以跟我走了。”

  “嘣!”的一声,我被撞飞,在昏迷之前,我眼皮挣扎了几下,心想若是我死了,我妈妈该怎么办。

  听完我说的以后,白衣男子眼中散发这奇异的光芒,嘴角不自然的扬起,对我说到:“你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代我看守这船千年,我可以给你千年的寿命。”

  忽然,这时候漫天响起了一声长长且急促的急刹车声。

  救护车这时候才赶来,两三个护士急忙将全身冰冷的我抬上救护车。醒来时,已经死两天后了,看到母亲在我床旁,这时候眼前的母亲突然老了许多,头上也有白发了我很想告诉母亲我之前的事,但有怕母亲担心便没有说。

  于是,老阴阳先生为了避开六字生死劫,祖姓梦,便给我起了个梦冥。冥字,上秃宝盖起笔,事已经是定局了,中有日,代表光明,正大。下便是六字。名字的深意就是事已是定局不求改变只求太阳的光明正大,死死压住六字。

  刹那,我意识突然陷入了黑暗直到早上,又听到了,母亲叫我起床去学的声音,我浑浑噩噩的穿上衣服,想了想,原来是个梦,我说呢,我这么英俊潇洒,仪表不凡的帅哥怎么会寿命已尽呢?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于&着距离

      于是勾魂使者见勾不出我的魂魄,便拿起了腰间的短剑,想我刺来,一边刺一边说:“既然勾不走,那就不勾了,就让你在这里魂飞魄散吧。”短剑离我越来越近,短剑的颜色也随着距离变得越来越黑。

    2021-07-27 07:56:30详情点赞(0)回复(0)
  • 命,都&辛苦把

      我从小就和妈妈相依为命,都是靠妈妈一人辛苦把他拉扯长大。

    2021-07-27 03:15:40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知道&的梦我

      其实我心里知道,自从梦见哪个奇异的梦我的人生已经改变了。

    2021-07-27 03:09:14详情点赞(0)回复(0)
  • 然,这&长长且

      忽然,这时候漫天响起了一声长长且急促的急刹车声。

    2021-07-27 02:26: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识从梦&勾魂使

      突然,一阵强大的吸力把我意识从梦境中唤醒,只见勾魂使者脸色铁青的说:“怪,怪,真怪。我勾魂使者勾魂上百年从未见过今天的怪事。”

    2021-07-28 11:48: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八年后&。

      很幸运,老阴阳先生起的名字果然有效,直到,十八年后的某一天夜里,睡了一会后,迷糊之中我翻了身。

    2021-07-29 06:37:02详情点赞(0)回复(0)
  • 讶的发&船头有

      忽然,察觉到一阵狂风刮过,我豁然睁开,面露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残破的船里,船外狂风大作,船头有一个白衣男子背手而立,衣袂翻飞,在抬头望着星空仿若天人。

    2021-07-29 03:38: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牛犇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