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天机营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集结号

第一章 集结号

李亦言 2021-07-22
。  我有点儿吃惊,当然他们干的事,我老爹从来不让我干涉,他希望能我能有个相对稳定工作,平平稳稳地的了此一生。因为我跟普普通通人一样始终去上学,大学本科毕业后,就从五盘主手上接了个饭店,生意挺冷冷清清,就这几天才好,但是小日子过得还挺滋养。  这一次花脸叫我当然事出我这小饭店本来没有什么人来吃饭,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天天爆满,弄的厨房六爷都要雇上五六个伙计才忙的过来。。...

天机营志

推荐指数:10分

《天机营志》在线阅读

  今天生意不错,晚上我就躺在躺椅上,一边听着岳云鹏的相声,一边数着钞票。

  我这小饭店本来没有什么人来吃饭,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天天爆满,弄的厨房六爷都要雇上五六个伙计才忙的过来。

  手机响了一下,是花脸发来的短信。花脸是我的发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因为他家祖祖辈辈都是唱戏的,所以我们都叫他花脸,其实他真名叫曾亦谣。短信内容是:韩摆渡下架子,补人。

  这是道上的黑话,意思是:韩摆渡有消息,过来。

  我有点惊讶,毕竟他们干的事,我老爹从不让我插手,他希望我能有个稳定工作,平平稳稳的了此一生。所以我跟普通人一样一直上学,大学毕业后,就从五盘主手上接了个饭店,生意挺冷清,就这几天才好,不过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

  这次花脸叫我肯定事出有因,所以我二话不说就放好钱,关了灯,到厨房跟六爷打了个眼色,让他帮照看着店子。随后就开着我的二手奥迪,去找花脸。

  到了地,还没等我下车,花脸就拉开车门,一脚把我踹到副驾驶座位上,然后就和我开车上路了。

  我知道他脸皮厚,但没想到这么厚。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到地儿就知道了。我知道这行的规矩,所以就没有多问了。

  路上我一直听到有警车的声音在我们车后面,然后我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花脸带着我绕了好几个圈子,闯了好几个红灯,终于把警车给甩了,这我才知道为什么花脸的驾照被吊销了,我不禁有点幸灾乐祸,但是警察蜀黍所带来的惊吓依旧让我有点心神不宁。

  毕竟这是个法制社会,万一花脸进去了,再把我判个几年,那我老爹可真要哭死。

  终于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渡口。借着月光,模糊的看见在岸边旁蹲着一个中年人,在抽着烟。

  我们走到了中年人的身边,原来是曾家小叔。看见了我们,就把烟掐了,跺了跺脚,冲我们笑笑。

  就在这会,我们的身后忽然一声巨响。

  我一转头,就看见我的车正在燃烧。

  我*,我简直要哭死,这虽然是辆二手车,但确真真实实花了我一年的利润啊!

  花脸笑了笑对我说:“我干的!”

  我愤怒的踹了他一脚,就赶紧跑去救火。花脸把我拦住了,说:“你那车上有跟踪器,哥以后给你买辆兰博基尼不就行了嘛!”

  我瞬间高兴了,眉开眼笑的。我怎么感觉我有点贱呢?没事,有钱就行。

  “小爷,跑爷,给。”小叔塞给我们一封信,然后把用茅草掩盖的路虎给了我们。

  小爷是说花脸的,跑爷当然是说我的。说起我的名号,也是有故事的。

  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玩游戏输的时候,我就跑,而且跑的飞快,因为输了就有惩罚。我爷爷听了之后,觉得很丢脸,于是就满大街打我,但我跑的本来就快,所以爷爷就整整追了我5里多地,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就只好承认了这个名号,随即就让手下叫我跑爷。其实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名号的。

  我和花脸上了车,还是花脸在开。约摸过了半个小时,到了中央公园。

  “你去甩吧,试试手。”花脸躺在座椅上休息,闭上了眼睛。

  “去就去,我又不是菜鸟!”我不甘示弱的答道。毕竟我小时候还是受过家族里的训练的。

  我拿着信封下了车,看见一个手里拿着荧光棒的人躺在公园的板椅上睡觉,呼噜声特大。

  荧光棒是暗号,但这不是有点太显眼了吗?我心里有点犯嘀咕。

  我走到了那个人的旁边,看清了他长什么样。俨然就是一个地痞流氓小混混。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十盘主,他们家族都是痞子,不过他们过的还挺心酸,这几年他们家也进去了不少人。

  我拍了拍混混的肩膀:“老兄,醒醒,还要不要架子呢?”

  混混浑浑噩噩的醒了,听见我说架子,就指了指椅子下面:“钱在下面,架子拿来。”

  我低下头,看了看椅子下面,果真有个工作箱,我把它拿过来,然后就把信封放在了混混的胸膛。

  “交易愉快!拜拜!”我冲他笑道,然后转头走了。

  “等等。”混混坐了起来,“下没下天架子?”

  我转过头,首先是奇怪了一下。

  我知道他的意思,这句话的意思是“有没有天大的消息?”

  在这行,消息分为3层,人架子、地架子和天架子。人架子最次,天架子最好。

  我当然不知道,于是就回了一句:“见底,小干的,跑堂。”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知道,我只是个跑堂的。”

  混混听了之后露出一脸怀疑的表情,接着四周行走的路人都朝我围了过来。我看见这些人都有枪。

  有的在手里拿着,有的在腰里别着。

  我才意识到这些人都是便衣警察。

  我知道我现在必须想出法子来,不然我肯定要进号子里。

  我知道现在花脸就是我的唯一依靠,我回头看看车子,没想到已经被花脸开走了。

  我*,你这臭不要脸的,你平时不是挺仗义的吗?怎么一到关键时候怂了呢?想想平时我也待你不薄啊!你到我饭店吃饭,我是不是都免单?平时装的**特别有尿性,一有危险怎么就尿了呢?就算我进去了,我老爹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我现在必须冷静的想出法子来。

  想想我现在应该怎么逃出去,我现在势单力薄,无法与他们正面交锋,必须智取。我可以和他们谈判,但是我有什么可以和他们谈判的筹码呢?他们现在手里有枪,我想想我手里有什么?

  钱!对!我现在手里有一箱子钱。我完全可以用钱和他们谈判,但是不知道警察喜不喜欢钱。但是我如果正儿八经的谈判,他们反悔怎么办?我需要把现场制造得混乱一点。我可以像电影里的一样,像天女散花似的把钱撒的到处都是。虽然这么多钱我实在是舍不得,但是情况危急,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这是逃脱的唯一办法。

  说干就干,我把箱子的纽扣打开,再把箱子往天上一扔,钱瞬间漫天都是。

  我自己都眼红了,那些警察果真还是爱钱的,都去抢。果然,在巨大的诱惑面前,人,还是会失去理智的。

  不过这些警察也太奇怪了,手里拿枪的竟然把枪都给扔了,难道他们连饭碗都不要了吗?

  算了,现在正是好机会!不对,我扔了那么多钱,难道不得捞点东西吗?回去也好交差啊!

  我走上去,捡了几把枪,我一拿就感觉有问题。

  在这行混的,枪也不算太难搞。我大哥经常把我的饭店当做货物中转站,真枪我也偷摸的拿过几次,所以我知道枪的重量。

  可这几把枪的重量加起来都没有一把真枪重,所以,我敢断定这些都是假枪。

  但是警察出警怎么带假枪呢?

  我想,三十六计,有为上计,还是先走为妙。

  逃跑的一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件事。警察在什么情况下才会用假枪呢?难道是公安局里没钱了?这应该不可能,再怎么没钱,枪还是要有的吧!就算没枪,用电棒什么的也行啊!可是用假枪算是怎么回事呢?

  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就只能反推了,我的假设是这些人本来就是用假枪的(虽然有些太离谱了,但这也算是一种可能。)。他们应该是来抓我们的,假枪是来吓唬人的,但是万一我们非要争个鱼死网破,那他们怎么办呢?所以他们肯定已经把我们调查的很仔细,才会有足够的把握抓住我们。

  想完这些,我脑子里已经紊乱了,毕竟我又不是专业侦探。刚跑到了马路边,一辆黑色法拉利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警车,不过有用法拉利出警的吗?

  车窗摇了下来,原来是京子。京子也是我的发小,他家祖祖辈辈都是算卦的,所以江湖人称李半仙(其实是他自封的),其实他真名叫李亦京,而且他特别喜欢搞笑,处处都不沾边。

  “快到碗里来!”京子戏说,还给我抛了个媚眼,我实在是受不了,特别是在之前受到那么大的惊吓下。

  我上了车,发泄了一句“你个臭不要脸的!这种时候还搞笑?”

  他又一脸严肃的表情说道:“搞笑,我是认真的!”

  我还是忍俊不禁,我可以说是从小被他逗到大的。

  “去哪?”我实在是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了,只能问他。

  “去填饱肚子再说吧!”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吃饭?”我不禁有些恼火,毕竟我是死里逃生刚回来的。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何况有惊喜哦!”

  “你个臭不要脸的,算了,听你的吧!我也是有点饿了,到地再说吧!”在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后,我实在是累了,还是不贫了吧!

  一路无话,我和京子驱车赶往了我姑姑家的酒楼,叫华邦酒楼,在过年走亲戚的时候,我去过一两趟,其实也是我们家族的一个架子中转站,道上人在我们家族甩架子、下架子,基本上就是在这办。

  我和京子进了专门的密室包间,包间里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城,老城也是我的发小,虽然他家里都是文人墨客,但他家里的人都十分的聪明,自然,他也是非常聪明。

  还有一个人就是花脸,一见到他我就非常生气,于是就用正宗的六安土话骂了他一句:“你个臭不要脸的,你咋那么怂啊,要不是老子急中生智,你**早就见不到我了!”

  我话音刚落,他们三个就哄堂大笑了,这让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花脸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老跑,你还得谢谢我,要不是我帮你引走了雷子,那你可就真就进号子里了。”

  我还是不信,甩开他的手:“别在这胡扯八道了,到底怎么回事,我听听你怎么说!”

  “你那边的便衣是假的,我这边才是真的,早就看出来情况不对了,才让你去的。”花脸解释道。

  我有些恍然大悟,如果我这边的雷子是假的,那么那些假枪的事情也就能说的通了。而且凭我对花脸了解,他应该也不会扔下我,自己跑了。否则我老爹非杀了他不可。

  可是虽然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是面子还是要有的,于是就说:“好了,我原谅你了,这件事就算了,找我来有啥事啊?”

  花脸听了这话知道我是在转移话题,但为了不揭穿我,还是配合了我:“有大事!”

  我坐了下来,直接用手拽了一个大鸡腿儿,一边吃,一边说:“什么大事啊?爷店里还忙着呢!”

  “有笔大单子!”

  “有单子你找我干嘛呀?我老爹可不让我做这个!”

  “没事,你老爹那边我们来说,你只要跟着我们做就行了。”

  其实我本人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的,只是我老爹从来不让我干,所以我对这行规矩只了解我大哥给我讲的一点。这次有花脸替我跟老爹说情,我也挺安心的。但是我还是有点怀疑,毕竟我可是什么都不会啊!

  于是就问:“那我什么都不会,你找我去干嘛啊?”

  “就是什么都不会才好呢!”花脸说完又敬了我一杯酒。

  我还是有点奇怪,但也没往深里想,大不了就当是玩玩,而且还没有老爹烦我。

  “要不咱哥四个组个团吧,老城,你平时鬼点子多,你想一个。”京子提议道。

  “算了,老城半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你不记得上次他老爹到你家相亲那事了吗?”我讽刺了一下老城,老城听了这话,竟然害羞了起来。

  “要不就叫‘四小爷’吧,还霸气!”我又提议道。

  “666,就这个了!”京子也觉得行。

  “别贫了,明天把东西都准备好,后天火车站集合!”花脸擦了擦嘴,起身走了。

  “那我的兰博基尼怎么办?”我看花脸要走,就对他大喊。

  花脸走到门口,停了一会:“事成之后,必定买给你。”然后,又迈开腿走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先导篇 点谜―天机营 第一章 集结号 第二章 现实与梦幻 第三章 出不去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