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远方的歌》在线阅读 > 正文 《远方的歌》第一章:故园明月-1-2

《远方的歌》第一章:故园明月-1-2

阅读王 2021-07-22 13:02:46
孙子李老汉小说名字叫作《远方的歌》,提供更多孙子李老汉小说深度阅读,孙子李老汉小说。远方的歌小说孙子李老汉节选:孙子。李老汉想:老猪头也啊,快活容易搞了个儿子,还他妈跑去美国去,华尔街有钱的人,有钱的人又咋样,老婆还不他妈的跛…...

远方的歌

推荐指数:10分

《远方的歌》在线阅读

孙子李老汉小说名字叫做《远方的歌》,这里提供孙子李老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远方的歌小说精选: 引子:爱有多深,情有多长,鸿雁飞来,烟飘云荡,巴山夜雨,心驰神往,青涩少年,时光流淌、云卷云舒,歌声飞扬。说不完人间善美,道不尽世事苍凉,那是我成长的摇篮,多情的故乡……。正文:“哎……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呐,小心路上就有石头……”优美持续的手机闹铃打破了黎明的寂静,钱老太太在闹铃声中起了床。农历小年到了,是飘飞在天南海北的孩子们归巢的时刻。钱老太太一边整理着自己的穿戴,一边催促还在装睡的老伴起床。“老汉,起床了,啥日子了,就别装睡…

引子:

爱有多深,情有多长,鸿雁飞来,烟飘云荡,巴山夜雨,心驰神往,青涩少年,时光流淌、云卷云舒,歌声飞扬。说不完人间善美,道不尽世事苍凉,那是我成长的摇篮,多情的故乡……。

正文:

“哎……红军阿哥你慢慢走呐,小心路上就有石头……”优美持续的手机闹铃打破了黎明的寂静,钱老太太在闹铃声中起了床。农历小年到了,是飘飞在天南海北的孩子们归巢的时刻。钱老太太一边整理着自己的穿戴,一边催促还在装睡的老伴起床。

“老汉,起床了,啥日子了,就别装睡了”。

老汉装着没听见,继续赖着不动,钱老太太有些不高兴,唠叨起来:“你就别装睡了,老东西,叫不醒,是不是!”老汉叫喊了起来“哎呀!……天还那么早,不睡觉,起来干啥,再睡会儿!”

“早个屁,快起来,八十的人了,一辈子赖床,起个床有那么难吗?快起来干活吧,孩子们都快到家了,猪头还没烧,鸭脚板儿还没卤,院子还没有扫”。

“哪有这么早,啰嗦”。

“啰嗦是不是?我看是又想洗个凉水澡了!再不起来,我就帮你一把!”

“哎……呀!我他妈倒到了八辈子的血霉,这辈子娶了你这么个不讲理的霸道的女人,大过年的,不让人多睡一会儿”。

钱老太太叫钱丽春,钱丽春十七岁高中毕业时,结识了跟父亲学中医的比她大一岁李仁智,英气勃发的李仁智常常滔滔不绝的给她讲一些野史和传奇,一来二去变成了眉来眼去,钱丽春的母亲见此情况,干脆就成全了他俩。当年的师兄妹,几十年来,叮叮当当、吵吵闹闹、文斗武斗的,那戏剧就如卷心菜,时间越长,就越是厚实密扎了。钱丽春收拾老公的办法让李老汉刻骨铭心,新婚不久,因为不起床,那女人就直接给他泼上一大盆凉水,让他像触电一样的反弹起来。现在老了,早就不那样做了,可早年留下的后遗症,真让他终生难忘!隆冬时节,起床最难受的就是穿上那些冰凉衣服,被窝里安逸,要是老婆子不在家,他宁愿被尿憋死!现在没办法,只能赶紧起身。

老汉起了床,穿好新买的羽绒服,带上手套开门。寒气迎面扑来,老汉不禁打一个寒颤,他反而觉得格外清爽,他抄起门边的大扫帚,在院子里“刷、刷、刷”打扫起来。一条驯良的大狗,紧跟在他的前后,追赶着老汉的扫帚尖,愉快的忽左忽右跑跳。他细致的清扫着院子的每一个角落。院子占地大约一亩,面南背北有五间正房,东西各五间小房子,正房前有大约10米宽的水泥地面,一条大约两米宽的小路从正房的正中延伸到院外,路的两边是菜地,院子用混泥土打了地板,但是在地板的开裂处也冷不丁的长出了一些不知名的小草。老汉时而舞动着扫把,时而探身下去,费劲的揪一把从地板缝中长出的小草,老汉放下一个草团,那狗就冲上去含起它飞奔出院子,放下又飞奔回来。继续它的忽左忽右的跑跳。

老汉一边整理着院落,不时走出院门向远处张望,孙李村恬静的沉睡着。远处的墨黛般连绵起伏的群山还只有些许轮廓,升腾如绸带一般的水雾在河上缓缓的移动,白鹤、野鸭不时成群结对滑翔在河面的上方,临河的田地里,葱绿的油菜在雾气中茂盛的生长着,邻居老孙头戴着他那跛脚的老伴在晒谷场高大的皂荚树旁溜达,可能是在等待他那在美国华尔街上班的儿子,等待那位说着变了味的中国话的蓝眼睛的肥胖**,还有那个只会“的爹”“妈咪”的见了什么都好奇的黄头发孙子。李老汉想:老孙头也真是,好不容易搞了个儿子,还他妈跑到美国去,华尔街有钱,有钱又咋样,老婆还不他妈的跛了一辈子的脚,说来这也怪,跛了脚的女人也能搞出个“华尔街”,前几天有人听说老孙头的房子要卖,一帮傻子,把那价格都抬到天上去了。远处老孙头看到李老汉在门口张望,兴奋的大叫起来:

“鼓捣摸你,老李,卡姆、卡姆(Good morning come)”

老汉听懂了老孙在叫他过去,回到道:“我忙,先不卡姆了,我娃儿要卡姆,我要收拾一下,改天再卡姆,你儿子卡姆不?”

“爱栋楼(I don’t know),我们在等他,沃尔卡姆,(welcome)”。

老孙头自从儿子去了美国,就天天跟着那帮大学生村官刻苦学英语,逢人就用中国式英语高声炫酷。李老汉心理暗骂:“狗日的,能个啥,有个美国鬼子就那个那个,早晚……。自己的子女多好,年年都回来,“华尔街”再好,可不是想回就可以回的,华尔街再好,去了美国了,咋不就在那里过日子。人老了,图个啥呀,不就是图个儿孙满堂吗?一天到晚就吹牛啦撒的,看你老家伙死了谁埋你。”他没往下多想,多年来两家的关系还是相当融洽,虽然各自内心深处有一点不服气的念想,但,真到各家有什么事,也都是出钱出力,忙前忙后。老孙头的儿子回家来,叔叔长叔叔短的恭维着,礼品送上一大堆,没少看望问候。

这些年来,李老汉分明的感受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过去走几十里山路,去给周围人家的牲口看病,从来都没有累的感觉,现在坐车去几里路的地方去出诊,就感到有些疲乏,岁月不饶人呀,毕竟是七十八岁了,好些老家伙七十岁不到就去见了马克思,托了祖宗的福了,这里的风水好,虽然七十八岁了,除了偶尔有点胸闷咳嗽,身体还算硬朗。

“老汉儿!电话!”老婆钱老太太在门口叫到。

“啥电话呀”。

“不是你儿子,就心疼儿子,儿子理你不?急的猴子样,孟家湾的李小红家的牛要下娃子了,叫你去接生”

“不去!不去!妈的,早不下,晚不下,腊月二十三了下,他妈的添乱,老子今天还一大推事呢”!

“啥子一大堆事,不就是想早点见到你儿子孙子吗,你自己给配的种,怪人家,计划生育都是你作的主,你不去,还讲不讲究了,人家的车马上就到晒谷场了”。

李老汉看上去有点不情愿,正如老伴儿所讲,他真的有点想儿子,想孙子了。可是李小红家的牛确实是他自己配的种,有啥办法,不去就太没道理了,况且,这大过年的有钱可赚,多好呀,多吉利,去,干嘛不去。他虽然有一点抱怨,内心或多或少地有点矛盾,但是他这手艺还是要做的,不但要做,而且还要做到把该赚钱都拿回来,儿子孙子晚两分钟见面也不要紧,就算是急着见儿孙,也不差这一会儿。

李仁智原本学中医,后来自学了兽医,因为中医基础,使得他兽医的水准颇为精湛。进而远近闻名,靠这手艺,他养育了五个儿女,现在四个孩子都成家立业,大孙子们都有孩子了,只有小女儿李悦娣是个老大难,十几岁就和老孙头的儿子孙策有点挤眉弄眼的,后来,人家上了大学,去了美国,和一个美国女人结了婚,可这个小东西还不死心,现在都三十九岁了,还在放单飞,一天到晚东边唱、西边演的,一会儿天南,一会儿海北,眼下进入到了新秀大道决赛圈,过了这一关,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放单飞了,再不结婚,这辈子就完了。想起这事老两口就心烦意乱,见到她,气就不打一处来。

“老婆子把我那药箱子准备一下”。老汉一边收拾起他的卫生工具,一边冲着还在屋里的妻子高声叫嚷着。

“自己搞啊!我还有一大推事呢”!

李老汉知道,就算老婆不做任何事,老婆子也不会帮他收拾药箱子,但是,不这样命令似的说上一句,又好像缺点什么,老两口就是这样,常常是你长我短的没话找话说,在没话找话的过程中时不时的吵闹一场,年轻时甚至到动手的程度,然后又生活如常,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老婆钱老太太早就习惯了老头子的这种命令,从来都不把这种命令当回事。她知道老头子这样叫她做这做那,相当于打个招呼,表明他的去向。老两口几十年就是这么过的,看上去好像有点不听话一样,互相又都不会在意对方的不听话。然而每当需要两人协同配合的时候,那种配合却又是相当的默契。

说话间,电话又响了起来,李小红家的汽车已经开到了晒谷场。近几年来农村交通条件已经大为改观了,乡村柏油公路已经把各个村落联系了起来,虽然路比较窄,但是走上几里小公路,就可以上到高速路。前几年修路时要征用农民的土地,有的人还不高兴,现在各家的东西进进出出,都用车拉货了,很是方便。当年修路要农民集资很是困难。按照原来公路设计,孙家湾修公路要花费五十八万,地方政府出资四分之三,村民需要出资十五万,大家都不愿出钱,最后还是老孙头家的“华尔街”出了五十万元钱,因为乡村路,基本上没有什么车流。所以道路设计的比较窄,只有2.5米。“华尔街”多余的三十五万加上村民们自愿集资的八万多块钱,村里人用在了把路加宽了两米,孙李村的公路宽为4.5米,加上道路两边的路沿,差不多6米宽,车辆掉头会车都没有什么问题,邻村人很羡慕,孙李村的老人骄傲的给别人说,“咱们村里有钱人多,眼气不?没用!”

孙李村地处四川东部丘陵地带,这里山清水秀,人口稠密,人均耕地一亩多点,早年的贫困落后成了这里的名片。孙李村人口多的时候有2000多人,现在各家读书的、打工的都进了城,村子里平时也就不到500人了,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和中国农村的多数地方一样,各家都住的比较分散,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漂在外地的年轻人才回到村里。近些年来,晒谷场成了各家的停车场,村里人把晒谷场上的村委会驻地,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俱乐部,几个大学生村官也没有多少事可做,农忙时节偶尔帮助各家找找帮工,联系联系农业机械,在网上给各家买点农副产品。除此外,就天天领着着百十个老人在这读读报纸、打打麻将,教老人们跟子女视频聊天,看看网上视频什么的,日子过得也开心快乐。

李老汉从天刚亮就进了李小红家的牛舍,下午四点才忙完。老母牛的宫缩很差。李老汉用了催产素,从牛肚皮的静脉中穿刺点滴宫缩剂,宫缩加强,破水以后,小牛的蹄子有了露出的迹象,他手进如入产道,先抓小牛后蹄,然后慢慢的将屁股、身子和头拽了出来,接生顺利。小牛出生,李小红非常兴奋,但是牛的胎衣却让他们足足等了三四个小时。所以整整一天,李老汉也没有离开牛舍半步,他累得话都不想再说,谢绝了李小红的美酒佳肴,收了200元工钱。坐上李小红的汽车匆忙往家赶。

2、

夕阳下的孙李村分外妖娆。鲜红的落日映照着孙李村节日的气氛,绯红的晚霞浸染了天边的云彩,远山近水都被这艳红的落日装点着,田野里的油菜,麦苗在霞光中焕发着靓丽的姿容,犹如盛装的新娘,飞鸟在袅袅升腾的炊烟中穿行,找寻着它们的归巢,村里人家家都贴上了春联,早早的点亮了大红的灯笼,鞭炮声在静谧的村落中响起,在山水间萦绕回荡。

孙李村的晒谷场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现在停满了几百辆大大小小的各型车辆,几个二十来岁的村干部忙前满后的招呼着,给各家安排停车位。李老汉在晒场下了车,村长何建军就热情的高声的和他招呼,“李大爷,你家已经回来四辆车了,两个新疆的,一个南城的,一个重庆的,就差一个CD市的了!李大爷,你可一定要让我小姨今年回来过年呀,县里,乡里,都给我下了命令,我小姨李悦娣今年上了新秀大道,是名人了!今天晚上国家电视台新秀大道有我小姨的节目,乡里的领导今天也要来我们村,和大家一起看小姨的表演,要是过关了,还有可能上春晚呢,我小姨特靓,我们都是她的粉丝了,能不能上春晚,都要让他回来给我们村演一场,我们村要开发了,出一个名人,我们村的身价就大不一样的,今天晚上我们村里用高清电影机转播,吃完饭后大家都到这里来,一起给我小姨助威,将来回来了,我们村里搞一个大台子,演一场,让城里粉丝来我们这里看节目,让电视台也来跟踪报道”。

“那样的话,这个场地就太小了”。

“没事,场地小,可以再扩大一点,不用担心场地,李爷爷,你知道不知道孙爷爷家里的“华尔街”大伯回不回来,要是小姨和大伯都在,那我们村的知名度都嗨翻了”。

“今天早晨,你孙爷爷还给我说爱栋楼(I don’t know),你要动员嘛”

“早就动员了!孙爷爷说,大伯那边工作忙,美国总统***刚刚上台,可能在经济走向上有所变化,所以“华尔街”大伯走不开,但是,也说不定”。

“我给你出个主意,让你孙爷爷装病!”

“我们也这样想过,只是觉得大过年的,这不好吧,孙爷爷不一定干呀”。

“肯定能行,他儿子也想他,孙策是个孝子,你孙爷爷也七十多岁了,生个病是很正常的事,孙策那小子即使怀疑,他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敢给自己留下一辈子的遗憾吗,不敢,所以他接到父亲病了的消息,必然飞回来,更何况病了这事,可大可小嘛,他回来了,就好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是还有相思病,想儿子也可以得相思病嘛”。

“李爷爷说得好,就这么办,我们再去找孙爷爷”。

老汉还在牛舍里忙的时候就接到了儿子们到家的消息了,现在老远就听到家里人跟吵架似得高声喧闹着,家里的对联早已贴上,大红灯笼也亮了起来,大门外的这条小路也重新扫过了,家里的大花狗老远就迎了上来,大花兴奋的叫着,似乎告诉家里人该出门迎接了。一家十几口人在狗的呼唤下,纷纷走出院门,如同迎接远方的归客,外孙周东赶忙接过姥爷的药箱,一家人簇拥着老汉,回到家中。

孙子李立春关爱的说:“爷爷,你都八十岁了,大过年的还去出诊,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孙子李立夏说到:“爷爷,身体好,心地善良,闲不住,真好”。

外孙女周靓说到:“爷爷真能干,肯定挣了好多钱,要给我们发红包啊”。

小外孙郑秋说:“姥爷,你会不会微信发红包,不会我教你”。

孙女李玉婧说:“把你的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我们来教你。”

李老汉交出自己的手机,“哇,苹果六plus,爷爷用这么好的手机”。

李老汉说“你孙爷爷淘汰给我的,华尔街大伯给他了一个苹果七,他就把这个苹果六给我了”。

郑秋一把夺过李玉婧手中的苹果手机,翻过来覆过去的摸索着说:“爷爷,我给你换吧,我这个OPPO R9plus,新的、屏幕大、很好的”。

“好意思?”“说的出口!”“咋想的?”“啃老族”。一帮孙子一起轰炸起郑秋来了。

郑秋立刻投降“哎呀、my god,开玩笑、说着玩、逗姥爷玩的,看你们急的,……饶了我吧,哥哥姐姐”郑秋差不都有点祈求的意思了,一家人哄堂大笑起来。

二女儿李悦美奚落的对自己的儿子郑秋说到:“咋样,让你有这非分之想,还敢不,这种玩笑你也敢开”

二女婿郑凯也赶忙解围的说到:“儿子是在给大家搞点过年气氛的,不是当真的,大家别当真”

李老汉老汉很是开心地说:“想换我的手机,去摸一摸门在哪里,我还要上网打游戏呢,就你们会用,我不会,告诉你们,老子可是一点都不OUT,村长他们都教我们怎么玩,说这叫与时俱进,说我们不会玩,孙子就不跟我们老人玩,所以我也玩得很溜的,发红包算什么,我给你们发,你们也要给我发的,知道不”。

“好,大家都发红包,不过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给小妹李悦娣助威,大家要卯足了劲,加油啊”大儿子李悦山说到。

老二李悦河说:“我们也不在现场,卯足了劲有啥用”

大女儿李悦秀说“怎么没用,这叫人气,是可以穿越到现场的”

“村长通知我们今天在晒谷场看现场直播,我们一家人要骄傲一把了,说不定有记者采访我们,要想好怎么说,不要像傅园慧一样不着调”大**赵晓丽建议到。

“傅园慧怎么了,我就喜欢傅园慧”郑秋找回了自信。“小姨今天唱的歌都是老歌“一条大河波浪宽”《浪漫的事》《在希望的田野上》《我爱你,中国》难度大得不得了,爱听的人还不多,要是唱一首像“小苹果”那种节奏的新歌就好了”

李玉婧立即反驳:“你咋知道听众少,经典永远是经典,经典的生命力是你说的那些歌曲无法比拟的,乱发议论,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小心姥姥收拾你”

郑秋辩解道“姥姥才不会收拾我呢,姑奶奶你可能收拾我,我好欺负,大鱼吃小鱼嘛……,不过,姐呀,这两天我一直在构思,我要给我小姨写一首原创歌曲”。

“你还是想想自己沙罐子里装了多少水吧,想想今年的高考能考几分吧,尽想些不着调的事”李悦美说。

“我说,你是我亲妈吧,我怎么就不着调了,写首歌和高考有什么关系,那么多音乐人都上大学了吗,我小姨李悦娣上大学了吗?你们都老说我不着调,不上大学怎么了,喜欢音乐有什么错,你们看看新秀大道的歌手有几个人上大学了”。

小郑秋振振有词的辩驳着。李玉婧说:“你说的似乎没错,新秀大道的很多歌手没上过大学,但是,那是此一时彼一时,过去他们没有条件上大学,现在有条件了,不上大学的人,将来就只会被社会所淘汰,大学考差了,就会找不到工作。更何况在我们这个家族中,考不上大学的人都会受到大家的鄙视,你不会让我们鄙视你吧”。

郑秋有些不耐烦说道:“好,你厉害,四川大学,你那么厉害还不是高考才考了580分,在我们四川580分,能上川大吗,你们新疆考的是全国二卷,比我们四川的高考题容易多了,我要在新疆考试不也可以考个差不多的大学吗”。

“是吗?看样子,你学得不错嘛、今年肯定能考200多分”。李玉婧讥讽道。

“妈,爸、姥姥、你们看,姐姐欺负我,你们也不帮我”。

“好了好了,姥爷来帮你,我看那,你今年的高考肯定能成功,至少可以考到210多分”李老汉也跟着起哄,打闹。逗自己的小外孙玩。

“哎呀,真不是亲孙子,有这么帮人的吗,姥爷,我要是姓李,你就不这样说话了,算了算了,这事不说了。说另外一件事吧,姥爷今天要是有电视台记者采访,让我代表全家接受采访好吧”。

李老汉反问道“凭啥呢”!

“我小姨嘛,让我接受采访也是可以的,让我也露一回脸呀”

李老汉:“你露脸了,我呢,我也是想露脸呀”

“哎呀……姥爷……,你都老了还要露啥脸嘛?你和我争这个干啥吗,你想想,我要是露了脸,我在同学面前多有面子,在同学面前多有号召力”。

“就你年轻人要面子,我老了就不要面子,我要露了脸,在老家伙们面前多有面子”。

“这回你先让我,姥爷我给你发红包好吧”。

祖孙两个讨价还价,李老汉逗得小外孙子都快要急了,郑秋的脖子都粗了起来,李老汉还在得意洋洋的不依不饶。

“嘘……”家里的几个大孙子有一起“嘘”了起来,正在读研究生的李玉倩说话了:“小朋友,面子是要靠自己挣得,高三学生了,还跟没长大似的,和爷爷争这个,这个面子你可以有,但是更应该有的是爷爷”

“我知道,大姐,不是搭个顺风车嘛”

“大家让着你,都快把你惯坏了”周东说

“哎……可怜呀,可怜……”

李老汉虽然这样不依不饶的说,可内心真的非常疼爱这个小家伙,觉得特别好玩。毕竟郑秋从小是他们老两口带大的。常常这样闹着玩,学习成绩一塌糊涂,他们不管不问,郑秋小的时候就算是趴在他李老汉头上,拉上一泡屎,他也觉得味道不错,就这样,惯得郑秋有点不成样子。他想,现在如果有记者采访,他也不知道怎么说,外孙郑秋要说话,就让他说,满足那小子也好。更何况即使郑秋被采访了,记者也不会不采访他,先让郑秋说,说不定对那小子将来真的有好处。想到这里,李老汉老汉收起笑容,沉静的吩咐道:

“郑秋,你要想好怎么说,不许乱说,你小姨没有傅园慧名气大,傅园慧不着调是个性,你不能不着调,你要是不着调,就是我们一家人不着调,下来我就收拾你爸妈,知道不”。

“好,太好了,姥爷没有老糊涂”郑秋高兴的说

“怎么说话呢”郑凯有点忍不住了,“你小子真的要好好学习,不仅仅是学习成绩的问题,说话、做人做事都要修炼”。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远方的歌》第二章:青涩时光 --3 《远方的歌》第二章:青涩时光 --3 《远方的歌》第一章 故园明月--4 《远方的歌》第一章:故园明月-1-2 《远方的歌》第一章 故园明月--4 《远方的歌》第一章:故园明月-1-2 《远方的歌》第二章:青涩时光 --2 《远方的歌》第二章:青涩时光 --2 《远方的歌》第一章,故园明月--3 《远方的歌》第一章,故园明月--3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