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战国之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最穷的领主

第5章 最穷的领主

不游泳之鱼 2021-06-10 15:26:26
种情况,最后只得至此只得。毕竟,整个小山村的基本上情况,罗良了搞很清楚了。  小山村沿着山沟主要分布在靠近了一处被村民称作野高山的高山一侧,一条三米宽的小溪流淌小村前,山沟两侧均有出口,一侧通向罗良昨天回来的方向(再往里面走所以是通向罗良我们走过的“大人”、“大人”......沿着小村子的小路往前走,偶尔会遇到几个村民(基本都是妇女),都无一例外地连忙跪下行礼。本来罗良准备到村外走走的,看到这种情况,最后只好就此作罢。当然,整个小山村的基本情况,罗良已经搞清楚了。。...

战国之鹰

推荐指数:10分

《战国之鹰》在线阅读

  小山村看上去只有20多家小泥木屋,仅从外观上来看,所有的屋子基本都跟自己昨晚住的差不多,部分甚至已经烧毁倒塌,不时还可以听到女人的哭泣声。哎,估计是昨晚遇难的村民家属。可以说,现在整条町子一片惨淡。为了躲避这种沉重气氛,罗良快步向村子外面走去。

  “大人”、“大人”......沿着小村子的小路往前走,偶尔会遇到几个村民(基本都是妇女),都无一例外地连忙跪下行礼。本来罗良准备到村外走走的,看到这种情况,最后只好就此作罢。当然,整个小山村的基本情况,罗良已经搞清楚了。

  小山村沿着山沟分布在靠近一处被村民称为野高山的高山一侧,一条三米宽的小溪流过小村前,山沟两侧均有出口,一侧通往罗良昨晚过来的方向(再往里面走应该就是通往罗良走过的那些森林的了),另一侧沿着小溪走一里左右就会到达一个溪水在低洼地带处形成的小湖,过了小湖再走一里左右则是另一个小村子。

  说实在的,在后世看来,这些地带就是典型的丘陵地带,野高山最高的山峰也就海拔200米左右,其余的丘陵一般也就7、8米高,在古代的生产力下,它们已经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小山了。总的来说,附近的地形主要是由一道道丘陵形成的一个个小山沟。

  “大人”当罗良回到小泥木屋的时候,发现屋前正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分别是昨晚的中年男子以及光头大汉,另一个则是新面孔,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看到罗良回来,三人快步迎了上来。

  “大人”三人齐声向罗良躬身行礼。

  “嗯”罗良稍作回礼。日本的一些基本礼仪,罗良还是略知一二的。

  “如何称呼?”罗良忽然发觉不知道怎么称呼这几个人,于是连忙问道。

  “东乡平次”中年町民首先行礼道。

  “津田广宗”光头大汉瓮声瓮气地道,行礼姿势显得有点很不自然,估计平时是很不习惯这些文绉绉的礼仪的。

  “大西国治”新脸孔上前行礼道。

  “哦!三位大人好,我是罗氏政良”罗良回礼道。在确定自己来到了日本战国时代,并决定好好生存下去以后,罗良就开始考虑如何融入这个时代了。首先是自己的姓名,根是不能够忘记的,所以罗良根据这个时代的姓氏情况给自己取了一个“罗氏”的姓,用于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老本。至于名字,则是在“良”字前面加了一个“政”字,最终取名为“罗氏政良”。

  “政良大人,经过昨晚一场血战,现在小牧村只剩下八个男丁了”东乡平次黯然说道。

  “哎!预料之中,若不是我及时出现估计真的是要被屠村了”听了东乡平次的话后,罗氏政良也不由得心中一暗。作为一个现代人,突然亲身遇到这样的战乱惨事,的确是还需要时间慢慢适应的。

  “大人,国治大人是二里外的村子的村头,一个月前他们的村子也遭到了山贼袭击,虽然在小牧村帮助下最后赶走了山贼,但男丁也只剩下六人了”,东乡平次继续说道。

  “嗯”罗氏政良现在开始纳闷这几位为什么跟自己说这些了。按理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介浪人罢了,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萍水相逢,根本没有必要跟自己说这些的。

  “是这样的,大人,我们两个村子商议了一下,现在即使两个村子合在一起也无法对抗山贼了。而山贼昨晚受了重创,虽然短期内不会来报复,但早晚还是会再次袭击我们的。所以政良大人,我们恳请你留下”看出罗氏政良疑惑的东乡平次赶紧说明道。

  “额!”罗氏政良一下子愣住了,“留下?说实在自己还没有好好考虑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的问题,原来的打算是找个有人的地方先弄清楚状况再决定的。”

  “现在是那一年?”罗氏政良决定先弄清楚状况再说。上次那两个半道打劫的贼人也只是知道现在他们所在的是肥前国东松浦,年份却说不出来。估计他们是呆在山中时间久了,一直都没有跟外界联系过,所以不知道这些信息。

  “大人,现在是天文九年四月”大西国治一边回答一边开始纳闷了,不是说这是一个流浪剑客吗,怎么连现在什么年份都不知道呢。

  “天文九年啊!那就是1540年了。织田信长还没元服。丰田秀吉也不知道在那里呢?今川、武田、北条还在打得你死我活?大内家还是日本中国地区以及九州北部的霸主啊......”罗氏政良陷入了沉思当中。

  “政良大人”看到罗氏政良显得有些迟疑,东乡平次再次说道,“如果能够带领我们抵抗山贼,我们愿意奉你为领主。”

  “啊?”东乡平次的话再次刺激了罗氏政良。根据罗氏政良所知,要几个武士以及百姓奉为领主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难道你们不可以搬离这里吗?”罗氏政良决定了解清楚情况。

  “唉!”东乡平次神色一暗,其他两人也苦笑摇头,“大人,附近好一点的地方都是被地方豪强占据着,对于我们这些大部分身份是秽民的村民,一旦搬到他们的领地也只能作为奴隶,最后能够生存下来也是十不存一啊!这里因为匪患较重,所以附近的豪族都不愿意跟山贼硬碰,才有了这么一块地方给这些村民勉强生存下去啊。”

  “大人,如果你愿意作为领主留下来保护我们,对于名份问题请您不要担心,我将对外宣称您将迎娶我的女儿菊姬,并由您继承萨摩东乡分家”东乡平次再次抛出重磅炸弹。

  “东乡分家?东乡重治跟你是什么关系?”老实说罗氏政良比较反感将女人作为筹码的把戏,反倒是对东乡平次的身世产生了兴趣。

  “唉!大人,一年前萨摩州岛津实久大人战败,在那次大战中,本家受损严重,一直野心统一东乡家所有分家的宗家东乡重治乘机不断压迫本家,最后为保障族人免受屠杀,我不得不携带妻女流放到了这里,同时还连累到作为足轻组头却跟我关系良好的广宗大人,实在是心里有愧啊”,东乡平次神情落寞地说道。

  “平次大人,请不要这样说,我早就看不惯岛津实久那家伙了”津田广宗连忙说道。

  “嗯!又一段无尽唏嘘的经历啊!”听完东乡平次的话后,罗氏政良不由得内心感叹道。

  “三位大人,我已经感受到了你们的诚意,但这件事情实在是有点突然了,所以请给我好好考虑一下啊”,在实在没有想好的情况下,罗氏政良也只好先来个拖字诀了。

  “嗯!我们理解,但请政良大人慎重考虑啊”东乡平次也知道的确有点唐突了,要不是自己这一方目前势单力薄也不会出此下策,所以也只好答应道。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罗氏政良转身走进小屋躺在榻榻米上,再次陷入了沉思。一方面,罗氏政良感到很不可思议,莫名奇妙地被逼“上岗”成为一块土地的领主,难道是自己的魅力属性过高的原因?罗氏政良不由得怀疑真有这么个可能。另一方面,要说突然间有人送领地送老婆,换别人还不开心得笑掉大牙呀。但问题是,这要有命享受才行啊,这次算是把山贼得罪狠了,他们不来报仇才怪呢。特别是自己这个重挫山贼的人,更是不会放过。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头疼。就这样,思来想去的,慢慢的就睡着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人,大人”突然木泥屋外面响起了一阵焦急的呼叫声。嗯?是松美子的声音。“山贼又来了?这么快?”,罗氏政良首先想到的是山贼卷土重来,于是马上一跃而起,顺手拿起武士刀,推开门就冲了出去。

  “啊?”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迎面就感觉道一个暗影撞进了怀里,然后听到怀里的人惊叫一声。罗氏政良心中打了个突,赶紧松开怀里的人。额,竟然是松美子,还真够尴尬的。

  只见松美子满脸羞红,低下头,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他们在外面跪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小妇人一直说大人在睡觉,但他们坚持称,要是大人不出来他们就不起来,所以小妇人就只好叫醒大人了”,说完没等罗氏政良的反应,就低下头逃也似的跑开了。

  罗氏政良抬头看去,只见小泥木屋前的空地上,跪了数十人,有男的,有女的,甚至还有小孩子,基本上所有的村民都来了。罗氏政良慢步走到他们面前。

  “大人,请不要离开啊”一个妇女高喊道。

  “大人,我愿意跟着你”一个青年小伙子道。

  “大人,请你为我的丈夫报仇啊”,一个年轻妇女拉着一个7、8岁的小男孩哭喊着......罗氏政良一时间无语了,看着那一张张的脸孔,每一张上面都写满着无助、希翼。是啊,在这个乱世,大家也仅仅只是想活下去罢了,为了这个卑微的目的,他们愿意向任何有能力保护他们的人跪地乞求。迎着那一双双的期盼眼神,罗氏政良突然间感到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好的,村民们,我,罗氏政良在这里承诺,将保护你们,让你们能够远离山贼的威胁,让你们能够安定生活下去。”

  “啊!太好了,以后不怕山贼了”、“真的?太好了!”......“呼!”看着村民们喜悦的表情,罗氏政良偷偷长呼一口气,希望自己以后不要为今天的一时冲动而后悔啊!

  “政良大人,啊,不!是殿下”东乡平次很合时宜地出现在了罗氏政良的身后,向着罗氏政良郑重行了一个家臣之礼。

  “拜见殿下”紧跟其后的津田广宗也行了一个家臣礼。

  “殿下,大西村请求作为臣属加入您的领下”大西国治也表示了作为领民的意愿。

  “嗯!好吧”略一思索,罗氏政良就答应了。现在关键是需要人啊,就凭原来的小牧村肯定是不足以抵挡山贼的。“平次,下去安排下这些村民,然后再到我这来一起商议吧”,罗氏政良指了指身后的村民说道。

  “是,殿下”东乡平次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走向村民。

  罗氏政良一边走向小泥木屋,一边纳闷地想道,穿越的第三天竟然就成为了两个小村子的领主,还有一个老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

  小泥木屋中,四人分主次跪坐下。

  “诸位,承蒙诸位以及众村民的拥戴,我将遵守我的承诺,作为小牧村以及大西村的领主,守护这块领地。但同时也请三位尽力协助我”罗氏政良稍为一躬身,对着下面的三人诚恳地说道。

  “我等愿为殿下效死力”三人赶紧躬身回礼道。

  “那么,平次,说说领地的情况吧”罗氏政良首先向东乡平次问道。

  “殿下,小牧村目前有15岁以上青壮男丁8人,14岁以下5岁以上幼年11人,妇幼18人,合计37人。刀剑3把,制式长枪17把。领地预计收入为8贯。有各种杂粮共30石。钱15贯700文”东西平次禀报道。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大西国治问道,“大西村那边呢?”

  “殿下,大西村15岁以上男丁6人,14岁以下5岁以上幼年5人,妇幼13人,合计24人。领地预计收入为5贯。粮食有各种杂粮共17石。钱1贯25文”大西国治低头黯然答道。

  听完后,罗氏政良闭目沉思。按照一个人1日5合米,一年需要消耗1.8石的米粮计算。现在共有61人,一年需要110石左右。领地收入一年一共才13贯(现在实际只有16贯725文),现有杂粮47石,按照这样的计算法,那么领地很快就要陷入粮荒了。罗氏政良突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估计自己是日本战国历史上最穷的领主了。

  “殿下,实际上目前两村只开垦了很少的一部份领地,将全部容易开垦的领地利用起来后,领地收入估计会在100贯左右”东乡平次看到罗氏政良紧皱的眉头后赶紧说明道。他也担心面前这个年轻的领主嫌弃领地贫穷而且饱受山贼威胁而打退堂鼓。虽然这个时代武士精神还很盛行,但是总有不遵守精神的人存在的。

  “嗯。以前是由于山贼频繁袭扰,人口相对较少,同时粮食有限才导致未能进一步开垦的吧”罗氏政良缓缓点头说道。内心虽然郁闷,但是男子汉一诺千金,答应了的事情是不能够轻易反悔的。

  “是的,殿下。”

  “跟我说说肥前国以及我们领地附近的情势吧”罗氏政良继续问道。

  “肥前国的守护目前仍然是少弌家,家主是少弌东尚,但自从四年前被大内家的陶兴房军势打败,前任家督少弌资元被逼自杀后,少弌家逐渐失势,而家臣龙造寺家逐渐兴起,目前两家摩擦不断。本家处于松浦郡的东边,这里属于松浦分家波多氏的势力范围,家督是波多盛;而松浦郡的北面则属于平户松浦家,目前家督是松浦光信;松浦郡的西面属于上松浦家的势力范围,家督松浦政。本家位于东松浦郡的大泽乡,最大的势力是呼子氏,与本家接壤的是东北方向的田原家,西南方向的堂野家,这两家都有侵吞本家的意图;正东方向是野高山脉,山上是本家目前最主要的威胁,山贼;往南主要是茂密的山地森林地带,大致分布着三个跟大西村情形差不多的村子”,大西国治介绍道。

  看来,首要任务是温饱问题,然后就是山贼的威胁问题。

  “国治,往南方向的村子具体情况如何?”看来大西国治比较理解附近的情况,罗氏政良问道。

  “殿下,主要有三个由秽民自发形成的村子,比较分散,距离本家最近的一个村子只有一个时辰的路程,最远的村子有四个时辰的路程,人数加起来比本家较少,主要都是以打猎为生”大西国治回答道。

  “嗯!另外,到那里可以购买粮食?”

  “殿下,本家所处位置比较偏僻,唯一的两个对外出口分别要经过田原家以及堂野家的领地。本家的粮食只能从这两家换取”大西国治答道。

  “一贯可以换取多少粮食?”

  “现在的市价是一贯换取2石,但在这两家换取的话一贯只能获取1石多点”大西国治愤怒地说道,其他两人也面色不愉。

  “奶奶的,既想我们作为防范山贼的门户,又不想我们过于壮大是吧?早晚要找这两个家伙算算帐”,罗氏政良听完后马上就明白了这两个豪族的意图。

  “山贼的情况呢?”

  “殿下,山贼的老巢在野高山上,大概有60多人,昨晚被殿下重创的是山贼中的精英骨干,他们的头领也被殿下所重伤”东乡平次道。

  “短期内,山贼应该组织不起有力的进攻,这有利于我们做好必要的防备”罗氏政良目光缓缓扫过面前的三人总结道。三人分别点头表示赞同。

  “好的,大致的情况我已经清楚,我们来商议下一步的安排吧”罗氏政良作了一个总结道,“首先,请三位拜受本家足轻大将,薪俸为5贯。平次作为本家政务奉行,处理日常的农务、物资管理以及村民管理(没办法啊,谁让你即将是我的便宜岳父呢,只能够干多点了,嘿嘿,罗氏政良腹黑地想着);国治作为商务奉行,负责与其他势力的沟通以及物资的筹备;广宗作为治安奉行,负责领地治安以及足轻的训练。”

  “是”虽然第一次听到政务奉行、商务奉行这个家臣职位,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高兴心情。

  “那么,平次、国治,分别整理两村的粮食以及其他物资”罗氏政良总结道,“嗯,在小牧村选取一个地方集中存放。粮食实行统一分配,所有人,包括我,按照大人每人一月2斗(1石=10斗)杂粮,小孩每人一月1斗杂粮的标准发放吧。”

  “是”东乡平次、大西国治同时领命。他们也知道本家将面临粮食危机,再过一段时间不用山贼进攻,他们自己估计就要先饿死了。

  “同时,集中两村村民,我需要巡视本家的领地以及领民”罗氏政良继续说道。

  “是”东乡平次、大西国治再次领命道。

  “殿下,请允许将大西村村民迁移进入小牧村”看到罗氏政良发布完命令准备结束评定的样子,大西国治连忙进言道。

  “不,不需要”罗氏政良很简捷地回复道。其实罗氏政良知道大西国治担心大西村人数太少(特别是青壮年),很可能成为山贼首先打击的目标,所以才急忙提出了这个请求。

  “殿下...”听到罗氏政良的回复后,大西国治一下紧张起来了,一副欲言而止的样子。

  “相信我,今天你就会知道我不这样做的原因的”说完,罗氏政良抬手示意三人尽快去处理刚才安排的工作。

  “是”三人疑惑地对望一眼,正想继续追问,但看到罗氏政良已经示意下去,只好无奈地答道。

  “平次,稍为等下”正在三人起身准备走出小泥木屋之际,罗氏政良突然让东乡平次留了下来。

  等到另外两人离开后,罗氏政良定定地看着东乡平次,平淡地说道,“平次,你不认为你有些事情应该跟我说吗?”

  “殿下,臣下刚才已经将所有事情向您汇报了”,东乡平次不甘示弱,也定定地看着罗氏政良。

  “哦!是吗?真的是这样吗?”罗氏政良步步紧逼。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

  最终,东乡平次最先败下阵来,“殿下,臣下请罪,村民们刚才的请愿是臣下私下扇动的。但是殿下,这是村民的真实意愿啊,他们需要一个能够保护他们的领主。”

  “嗯!”罗氏政良微微点头。要不是村民们的真实意愿,我还不会当这穷得响叮当的领主呢。“平次,你这次做得很好。但...”,罗氏政良看着跪伏在面前双额留着冷汗的(没办法,对面是一个眨眼间杀了数个山贼的“恶魔”啊!)东乡平次说道,“我希望以后我们能够开诚布公,你明白了吗?”

  “是的,殿下”东乡平次感觉到对方施加到自己身上的威压(来自剑客的威压)一下子消失了,不由得全身一松,赶紧磕头行礼说道。

  看着东乡平次离去的身影,罗氏政良不由得轻呼一口气。没办法啊,自己只不过是他们迫于生存需要而推举出来的领主,从心底里他们是还没完全认同自己这个领主的,所以刚才只不过是政良借机逼东乡平次低头,从而让东乡平次逐渐认可自己这个领主的办法罢了。虽然东乡平次很快就是自己的便宜岳父,但在这个下克上的战国时期,还是依靠自己更加安全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月夜武士 第2章 “杯具”的穿越 第3章 打劫 第4章 变异的“游戏系统” 第5章 最穷的领主 第6章 神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