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妖怪国度》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节

第一节

古贤太.QD 2021-05-03 15:48:51
兵把城门再打开,这支未明来历的军队渐渐地步到城门中,门中火光慢慢的点亮了这些人,站在两旁的守门兵只吓得目光瞪大,汗流夹背,身体抖震,那将军模样的人领着这些军队往城里军营而去………………  入到帐篷,那将军行单膝礼:“请虎王大人入座”。抬头一看一身高军队在城门前停下,城楼牌扁写着“北定关”三个字,城楼上有一着盔甲将军模样的人正往楼下观望,随即便挥手示意士兵把城门打开,这支不明来历的军队渐渐步进城门中,门中火光慢慢照亮了这些人,站在两旁的守门兵只吓得目光瞪大,汗流夹背,身体抖震,那将军模样的人领着这些军队往城里军营而去………………。...

妖怪国度

推荐指数:10分

《妖怪国度》在线阅读

  第一节

  在一个午夜,北风呼啸,密云乘风遮着牙月色,一支不明来历的军队正在这漆黑的山林里行军,他们的步伐打破了本来应该有的宁静,小动物都纷纷一躲一闪地观察着这批不速之客,他们在夜里的目光显得特别闪亮,其中一人只扭头一瞪,两旁的小动物便吓得大叫乱走,他们向着前方有火光的城墙走去…………。

  军队在城门前停下,城楼牌扁写着“北定关”三个字,城楼上有一着盔甲将军模样的人正往楼下观望,随即便挥手示意士兵把城门打开,这支不明来历的军队渐渐步进城门中,门中火光慢慢照亮了这些人,站在两旁的守门兵只吓得目光瞪大,汗流夹背,身体抖震,那将军模样的人领着这些军队往城里军营而去………………

  入到帐篷,那将军行单膝礼:“请虎王大人就座”。只见一身高六尺之人走到篷中间那将军椅上坐下,这才看清楚他虎头人型,身穿盔甲,是一只老虎妖怪,但那将军并没有害怕感,反而对他毕恭毕敬。

  虎王道:“毅将军,溢都何时能收下”

  毅:“大人莫急,如今大人已成功入关,取溢都之事只是时间问题,由北定关赶路至溢都城需半月余,我们整装好队伍再攻入未迟。”

  虎王:“嗯~~此事就交由你安排妥当,夜已深,本王先休息,你们都退下回去休息吧~~”篷中人员便一一退出,而军营中守岗的士兵看着这些来历不明的妖怪都吓得面如青色身体抖震,黑风依久呼呼地遮蔽着月色…………。

  半月后,夜深,毅将军携虎王等兽人十万兵临魏国帝都“溢城”。此时的溢城兵力二十万,由于事出突然,其余地方兵力并不能速来救援,从兽人兵中跳出十数名鹰头模样的兽兵,背后大鹏一展,飞出数十米高,从天而降落入正门守卫处,而另一群兽兵速冲到城墙下,露出四肢正要攀爬上去,城上守兵到它们上来近身才发现他们是壁虎状的妖怪,奋力还击也为时晚矣,双重合攻,城门终被打开,十万兽兵涌入城中,守城兵难挡其气势,纷纷死于冲击中,虎王冲在后方大声喝令:“只杀反抗敌军,不得伤害无辜百姓,不得烧毁房屋建筑,违令者死!”

  兽军只朝皇帝护城迳真冲去,街道两旁被梦中惊醒的人探头往窗外观望者,均被吓得半死,街道,空中充斥着一大群妖怪,他们只感天下要灭亡了…………。

  众兽兵终攻入护城正中央的朝议大殿上,走在最前的是毅将军和虎王,当朝皇帝“贞烈”自知大势已去,遂从腰间拔刀于颈对着毅将军喝道:“毅夫你个狗贼!勾通妖怪灭我魏国,你这是犯了人间大祸,杀你十次也不足惜,今夜我魏国将亡,要死也只许死在自己手上,”说完一刀下去,血撒于殿中,毅夫气愤持刀冲到魏皇尸体旁,刚要挥刀鞭尸,虎王一跃大跳上去,用利爪挡下挥刀,毅夫大惊,连忙跪下扣头认错:“虎王大人,微臣罪该万死!不应向你挥刀…………”

  虎王眼瞪着他:“你起来吧~~”毅夫见虎王言语中并未现责罚之情便起身,头刚要抬起,视线对到虎王,见他眼瞪着自己,胆怯怯地问道:“虎王大人,他已是亡国之人,何以不让小人鞭尸个痛快??”

  虎王:“他怎么说也乃一国之君,在面对如我强大者,也未曾退却一步,选择自刎于我前,我会给他一份尊重,来人!把魏皇抬于后殿,择日厚葬于茂火山中。”攻城夺位一事暂且告终…………

  一月余后,兽人真正成为魏国统领者,改国号为“万兽”,登基皇帝为虎皇,毅夫正得意于夺位后会取得何等高官厚爵时,在议殿中虎皇一并宣布:由于毅夫开国有功,封他为“创世卫国一品大人”,赏黄金万两,外加一座黄金官宅,并赐当时的魏国第一名妓汤蜜为其妾士。名誉上是好听了,不过官职由武官变文官,“卫国一品大人”也就是个管理护城后勤的文官而已,赏一名妓于他,也只是为了让他饱饭思**,免得多想其他事,荣华富贵让他享受够。毅夫原以为可以做个丞相什么的或是更有权力的大将军,受封后,自知自己的能力不得与虎皇对抗,也就只能欣然接受这种安排,安安乐乐过余生………

  第二节

  登基后一年,为了尽快融入到魏国中去,虎王颁令,所有兽人需穿魏国服饰,说魏国话,写魏国字,改魏国名,而虎王魏国名为安阳,臣民谐称为安阳帝。

  然而其他地区前朝军臣并不买帐,他们各自为营,等待反抗兽人的时机,虎王知他们并不会轻易臣服,只可动用武力逼其就范…………。

  六月,从溢城出十万兵力往东部进发………………

  而另一边,得知妖怪们要来攻打的消息,在善安城的太守“山父”的指挥下,城中民众不分男女老幼,纷纷投入到抗妖的行列去,为鼓舞士气,山父下令在城楼上悬挂一面“善安剿妖义师”的大旗,同时在城楼上集众公议,决定划地分守善安城,集议已定各头领率众在城上日夜巡逻,善安人士争相执刀以从,人情颇觉鼓舞。

  为阻止兽军进犯,山父又下令将城外各桥毁坏,东西二门俱用大石垒断街路,南北二门用圆木乱石横塞道途。

  天亮时分,远道而来的万兽军团击败了城外各村镇后,便将善安城四面包围,随即一个兔头兽人向城内喊话:“安阳帝有令,只要善安城肯归顺,不杀一兵一卒,保全城平安,若不就范,反抗者格杀勿论!”

  山父回话:“不要以为改了人名,穿了人服,就自以为人,妖怪始终是妖怪,你们这些野畜要打便打,我大魏国子民绝不归降!”

  兔头人下令集中兵力齐轰东西二门,兽兵攻城甚猛,壁虎兽强行沿墙而上,城上砖石如雨,守城民众虽亡失甚众,但仍顽强不屈,若有某断城墙被炮火轰塌,城内民众便及时用木料和充土布袋堵塞之,守城者若有伤亡,乃立即补充,战至黄昏时分,突然暴雨如注,狂风骤起,守城民众仍毫不畏惧冒雨抵抗…………

  夜时,因城中不得张灯,兔兽人令兵潜伏在城下穴城,而守者弗觉也,翌日破晓时分,暴风雨仍然不止,此时城中民众已守城一天一夜,遍体淋湿,加之饮食已绝,故人人身疲力竭,兔兽人遂令钻地鼠兽疯狂挖掘,半个时辰便挖出通道直取城内,在这腥风血雨中,灾难终于降临,城墙应挖掘倒塌,兽军乘机登城,蜂拥而入,兽兵悉从屋上奔驰,通行无阻,城内难民因街上砖石阻塞,不得逃生,皆纷纷奋战至死…………。

  此刻,山父正在东门城楼上,城陷,士卒皆道:“我们都曾受您的厚恩,尚可护你出去。”

  山父:“与城存亡,义也!”及下城拜家庙后,英勇就义。其长子“始绎”问其从者:“父若何?”从者道:“死矣!”

  始绎:“吾与父共事善安城数十载,义不独生。”乃书壁云:读书寡益,学道无成,进不得宜力王朝,退不得洁身远引,耿耿不没,此心而已。其弟“始净”道:“兄为王臣宜死,然弟亦不愿为兽人之民也。”最后两人皆身处数十刀,亦死之。

  兽兵攻入城西一处僧舍,内有一人,以一己之力斩杀兽兵数十人,兔头人闻讯赶来一探究竟………

  只见眼前一身黑衣,头戴黑巾,眼神吓人,眼白部分全为黑,眼球中心分为一个白色十字状,他盯着这个兔头人,道:“小兔子~~到你了~~~”

  兔头人回:“在下万兽国远征将军:博笔,未知这位剑士怎称呼?”

  那黑剑士冷冷道:“好!!就让你死个明白,魏国七妖刀之一,鬼眼,伽蓝殿,正是在下,那……。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瞬即垂刀疾走于前,冲向兔头人,兔头人左手持大铁盾,盾几乎可遮盖全身,右手持大铁锤,看上去可以把任何刀刃锤碎,兔头人刚要反应举盾挡时,却在挡的一瞬间忽觉呼吸慢了一啪,全身有点无力,但此时鬼眼已近身一脚踹向他举盾的手,兔头不力被踹飞出去,被踹飞到墙上的兔头甚觉奇怪,怎么会突然身体异常,待他爬起来时,感觉就更加明显,呼吸越来越困难,手脚也不太好使,鬼眼持刀慢慢逼近,一脸轻松地道:“小兔子是不是很难受呐?就告诉你吧~~已经中了我的瞳术“窒狱”,在刚才跟我对眼超过四秒,你就已经中术了,五分钟后你会窒息而死,所以你必须要在五分钟内解决我,告诉你这些也没关系,反正这样战斗起来才更好玩些,嘻~~~”

  兔头擦一擦唇边的血,心想没法了,只能速战速决了,他架起铁盾于前,右脚掌于后,用力一扭,地面陷下去,他血红的双眼紧盯着对方,右手握锤死死的,膝盖屈曲,发力一蹬,“嘭”一声以惊人的速度撞向鬼眼,鬼眼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得委身往左边方向滚了过去,兔头直接撞破了他身后的那堵墙,惊得鬼眼一额汗:“你小兔子也太快了吧~~”没等他缓过气来,兔头又准备撞过来了,轰隆一声!又一堵墙被他撞毁,鬼眼又是往一边狼狈地滚过去,他心想:这家伙发怒了,发怒了,真好玩,真好玩呐,哈~~~

  这样的战斗只让他显得格外兴奋,他紧盯着兔头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都被他躲开了,但他明白只是险些被撞死而已,如果不集中精力,会被这只萌兔撞散架的,兔头一路追,鬼眼一路躲,这个僧舍被他撞得七零八落,塌毁声始起彼落,生烟滚滚~~~~

  两人一追一躲,都有点累了,已经过了四分钟了,现在只剩一分钟,突然从破旧的僧舍围墙外,有暗箭身入,目标都向着兔头,兔头旋即用铁盾护后,右手挥锤指向鬼眼,口中含含糊糊念起了咒语,片刻在鬼眼头顶上方出现一个万字结印,鬼眼有些惊讶:“这是什么鬼东西呐?”

  然而兔头此时直立站起,完全不作防御姿势,但这样的话会被在外围的民兵暗箭伤到的,正当暗箭射向他身约半径一米的范围时,箭头好像撞到了些什么似的,忽然在空气中掉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鬼眼也惊呆了:你……你……你这是什么妖术?怎么会这样?”

  兔头:“身为一个战士,那我也不妨告诉你,这是我的终极奥义‘死斗’,你头顶上方的万字结印是我标记在你身上的,一旦标记了你,除了你没有任何人可伤我毫发,此术只有一分钟时效,我把它放

  在最后才用,因为在这一分钟内,我无敌!”

  换眼诡异地一笑:“哈~~~有意思,有意思,好玩,好玩~~”然后他从身上拿出一块铜镜来,对着自己面孔照着,在铜镜里的自己眼对眼地盯着,他对自己使用了瞳术‘狂怒’,让自己变得更加疯狂起来,两人就此便展开了激烈的交锋,由于兔头的铁锤又大又重,故鬼眼并不可茂然去挡,只能靠身法速度一边卸力一边移动来应对,找到空档便往下方劈去,两人你来我往,刀、锤、盾乒啪声不绝于耳,只剩下十数秒,鬼眼的癫狂刀法挥舞得正时,兔头也正面死刚到底,最后,兔头一锤砸正他前胸骨,鬼眼也一刀刺向他正前胸骨,然后鬼眼被冲击力震飞撞入墙里,兔头双膝跪地,左手放下铁盾,握着被刺刀刃。

  陷入墙里的鬼眼口喷鲜血,模糊的声线道:“我鬼眼也并不是有多喜欢魏国,多喜欢魏皇,多喜欢这些老百姓才挺身而出,这些人我全部都恨,但你们这些妖怪我也恨,但魏国人,应由魏国人所杀,还轮不到你们这些…………”

  然后鬼眼阵亡于善安城僧舍内,而兔头由于天生拥有减伤天赋,那一刀差一点要了他的命,后被同伴救回,运往溢都途中…………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节 第四节 第五节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