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逆血帝路》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我想守护这美好

第一章 我想守护这美好

镜宇 2021-05-03 10:13:24
生机勃勃。人们都怀有对因为未来美好的的幻想,那么一日复一日的生活,就像地上勤谨工作的蚂蚁。从来不无法想像天上的苍鹰。“我们想躲命运。”那个金色的看不出男女的长袍人影轻声说。他望着金色世界中的三维投影:大的可怖的太阳喷射出出汹涌澎湃的太阳风现在是初春时节,初阳的曦光从远方的大海绚烂而起,染红了一望无边,辽阔无际的蔚蓝大海,海浪滚滚,打在漫海城百米高的城墙上。。...

逆血帝路

推荐指数:10分

《逆血帝路》在线阅读

  大鸿王朝之东,有一座万年巨城,临海而建,名叫漫海。

  现在是初春时节,初阳的曦光从远方的大海绚烂而起,染红了一望无边,辽阔无际的蔚蓝大海,海浪滚滚,打在漫海城百米高的城墙上。

  一条条或大的如高楼的楼船,或小的如落叶的渔船,都顺着和煦的海风,有的驶出漫海,有的驶入漫海。帮工们从船上抱下那些来自远洋的货物,商人们精细地盘算着今天的收入,卫兵们仍一丝不苟地盘查那些来往的人们,尽管只是清晨,漫海已经生机勃勃。

  人们都怀着对未来美好的幻想,那么一日复一日的生活,就像地上勤苦工作的蚂蚁。从来难以想象天上的苍鹰。

  “我们想躲避命运。”那个金色的看不出男女的长袍人影低声说。他看着金色世界中的三维投影:

  大的可怖的太阳喷射出汹涌的太阳风,太阳风携着无比的威力

  “所以我们创造了钥匙,连接平行世界的神器,它可以打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将‘你’转移到另一个‘你’的身上。”

  “如此,我们可以远离太阳神的愤怒……”

  “你,是我们的一个实验。”

  是梦么?

  陈凛迷迷糊糊地醒来,看着怀中如玉润泽的明江雪,绝美少女呼吸平缓,嘴角有甜蜜的微笑,一丝不挂的身体缩在陈凛并不宽广的胸膛里,雪白的大腿还搂着陈凛,陈凛的手摩挲着少女光洁的背,不知在想什么。

  他差点又没有把持住,怀中的少女让他的欲望又开始熊熊燃烧,但又不忍打扰少女这片刻宁静的美好。陈凛轻轻地将自己小女朋友的身体放在一边,悄悄地穿上衣服,对着镜子打理了一下。

  镜子里不在是曾经那个愿为自由奉献一切的刺客,而是一个十五六岁,面色红润而清秀的淡绿华服少年,陈凛现在的身体羸弱而纤细,让人想到女孩,俊俏的脸上无时无刻不有一丝看似羞涩的笑,只有眼中不时闪过的精芒才有一丝当年刺客大师的影子。

  陈凛用发带将脑后的长发熟练地绑起,又给明江雪搭上了被子,然后推开了房门。陈凛刚来到这个世界时,感觉欣喜而激动,既是对上天再给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的感动,也是对自己摆脱了身为一个刺客的命运的欣喜。

  身为一个刺客,为了追求自由与那些维护秩序的圣殿骑士做永无止境的战斗和杀戮,他已经厌倦了,如今可能开始一段在全新世界的全新人生,是上天给他的恩赐。

  房外是陈凛此生的父亲给他的小院,一个布局精致、长满各种陈凛现在仍不认识的花草的小院。

  一棵高高的大树上挂了一条条长枝,如柳树般随风飘舞,可是它绝对不是柳树,因为树枝上满是雪白的精灵般的花朵,在阳光下花瓣上的露珠反射这宝石似的光。

  一个人坐在树枝上,他的身体轻的完全没有压动树枝,这个男人正含笑看着树下无奈站着的陈凛。他看上去三十上下,面容淡雅,留了一撮小胡子,嘴边是悠然自在的笑,身上是华美的丝绸红衣,绣着镶金的丝边,他笑道:

  “我亲爱的儿子,昨天晚上和女朋友‘玩’的开心吗?”男人刻意咬重了“玩”这个字。

  “你昨天晚上一直坐在这?”陈凛傻了。

  陈凛又想到昨天晚上的荒唐,纵使是刺客大师,脸也不由的红了红。

  前世一直在为刺客组织忙碌,对于男欢女爱之事倒是很少在意,可现在陈凛却才15岁就开了苞,不知道是幸福还是不幸。

  “昨天那小姑娘叫的真是欢,我在外面都有点不行了,我原本有事找你,也只好在外面等你了。”男人不好意思地笑,捏了捏自己的小胡子。

  “明江雪这小姑娘确实不错,原本我还担心5岁时给你们指婚有没有错,但你们现在就好上了我倒是很欣慰。想当初我可比你还夸张,十五岁就流连于花丛里了。”陈凛的老爹陈晨从近十米高的树上飘然而落,像一只轻盈的羽毛,陈凛前世身为刺客大师如果从这个高度跳下来恐怕也要受伤,但现在他的父亲却可以无比轻松地办到。

  而且陈凛还不只一次见到父亲千人中取上将首级,御剑行空,只手搬山倒海,未卜先知种种“特异功能”,准确说叫神通。

  陈凛现在身处的世界分明就是前世网络小说里的仙侠世界,不仅至少是地球的三倍大,还有千奇百怪的生物,龙、仙人、神兽、法宝、神通……全是现实,修真这种东西在大鸿王朝这个国度竟然普及到了每家每户,而且门槛似乎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高,只要会识字照着功法做,由于这个世界分外多的天地元气,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入练气之道涵养生命之气延年益寿。

  而陈凛,在十岁就认真修行突破了练气,进入了化境,可以真正称为一个修士,勉强有一些神通比如隔空取物、一些提纵轻身之法、对危险的预知……而且经过修行父亲的家传功法《漫海天音》,陈凛现在15岁的身体素质竟然是前世的两倍!鹰眼可以窥探的范围竟然可以使他探察到身边千米发生的一切事情!

  陈凛现在的鹰眼已经超越了他的一切祖先!

  而现在站在陈凛身边的父亲,高的陈凛难以想象,他是传说中的真境真人!差一步进入圣灵图腾境界的绝世强者!漫海城之主!整个东海郡第一强者!大鸿王朝明面上的十三强者之一……无数光辉的头衔让陈凛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多么好的家庭里,他是漫海城里势力最大的少爷,前世难以想象的生活在现在变得轻而易举,陈凛现在真有一种浮生若梦之感。昨天晚上,他和小女朋友,父亲从小为自己指腹为婚的明江雪在小院里仰望星空,聊着一些私密的情话,说着说着就到陈凛的房子卧室里去了,那些荒唐的事让陈凛自己也为之汗颜,他暂时不敢面对明江雪,也只好灰溜溜地与父亲一起不辞而别。

  陈晨似乎看出了陈凛的窘态,不在乎地笑笑,递给陈凛一颗白色如玉石的丹丸。

  “一晚上的‘战斗’,饿了吧,吃了去吧。”

  陈凛毫不客气地将辟谷丹丢到嘴里,丹入口即化,成了一股暖流在四肢百骸穿梭,略有瘙痒之感。对于修士,五谷杂粮都会污浊自己的身体,纯粹由灵气构成的辟谷丹是修士消除口腹之欲的最好选择。

  陈晨拉起陈凛,父子纵身向天空飞起,衣袍飘舞,一息边到了近千米的高空。

  漫海城一下子变得如同棋盘在父子身下,一圈圈楼阁环绕中央城堡般宏伟的陈府,陈凛的小院此时小的只剩下一个小点,远方鲜艳的太阳冉冉升起,浩瀚的大海滚滚打在漫海的城墙上,潮声让陈凛体内的漫海真气也略微躁动。

  “父亲,就算我不怕高,你把我拉到这里我也不舒服啊。”陈凛还无法凭借肉身飞翔,而且在这个高度,下面就算有稻草堆缓解重力陈凛信仰之跃下去也会摔成肉泥。陈凛对于这种人力不可逆转的危险境地一向是不喜欢的。

  “我要带你看些东西,交待一些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了,还不习惯啊。”陈晨淡淡地说,手突然松开,陈凛一声不吭地落下去,甚至连信仰之跃缓解重力的姿势也懒得做,四周狂风乱舞。

  陈凛在半空又被父亲轻松地接住,陈晨的速度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陈凛完全无法用肉眼捕捉到他,父亲坏笑着说:

  “记得以前这么丢你的时候你还会摆出鸟一般的飞翔姿势,还挺有趣的,怎么现在不摆了?”

  “反正你会接住我,干嘛摆?”陈凛倒满不在乎。

  下一刻,劲风扑面,陈凛感觉寒气往自己四肢百骸钻,只好运转真气驱散这在高空飞行足以将他冻僵的寒意。很明显,陈晨正带着陈凛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某处飞去。

  只过了不到三个呼吸,父子二人站在某地,脚下是坚硬的石块,陈凛却差点没站稳。

  “参见城主大人!”几个士兵看到身穿红衣金边华美服饰的城主,诚惶诚恐地跪下。

  父子竟已经站到漫海城百米高的城墙上,迎面是汹涌无际的被初阳染红的大海,无数船只停靠在漫海的港口和城门边,远方几只海鸥高飞。

  陈晨在几个呼吸间就飞跃了大半个漫海城上百里的距离,陈凛前世为之骄傲的速度跟父亲比就是渣,

  “你们现在是最高防御状态吗?”陈晨轻轻地问。

  “禀告城主!按照您的指示,我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已经是最高防卫等级,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发现。”士兵极认真地回答,身上都穿着钢甲,腰间长剑弓弩都悬挂的工整无误,符合大鸿对士兵在紧急状态下着装的一切要求,可见漫海军规之严谨。

  这些士兵身上都是练气九转巅峰的气息,只有这种境界,才能在军营占有一席之地。“时刻做好准备,战斗随时会发生,你们几个先退到五十步开外去,我们父子有些话要说。”陈晨的语气带有不可置疑的威严。

  几个士兵都立刻退到两边的城楼里。

  “对了,你们去个人对庚血传个消息,所有焚海炮都要随时待命。”

  几个士兵眼中都有诧异和不可思议,焚海炮在海战中都是大杀器,究竟是什么样的战斗才有可能动用焚海炮啊?

  但一个士兵还是毫不犹豫地去传令,毕竟服从是军人的天职。

  “父亲,要打仗了?”陈凛小心地问,现在附近几个国家局势都很缓和,为什么要摆出这种紧张的战时状态?“最迟到今天晚上,你就会明白。”陈晨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纠缠,而是问:

  “你觉得漫海她美吗?”

  陈凛看着城墙下生机勃勃的漫海,眼中是沉醉之色: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就为她的美所震撼,这种生命的美,确实值得人们为之献出一生去守护啊……”

  “未来你就是漫海的城主,我希望你真的能守护她。”陈晨只是一句话,竟然就将漫海城未来的归属决定了,这话的分量何止千斤啊。

  “父亲,这么重要的事,就这么决定?”

  “你是我陈晨的儿子,你天赋性格都是上佳之选,最重要的是,你爱这座城市,那我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陈晨仍然是轻描淡写的说。“这个东西,是我们陈家的传家之宝,今天就属于你了。”陈晨从怀中掏出一块古玉,递给陈凛。

  灰红双色的阴阳古玉,看到这块玉,陈凛骤然有一种心悸感,亘古一般的苍凉气息涌上心头,他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心口隐隐发烫。

  还有一种不祥感觉涌上心头,平日玩世不恭的父亲今天如此郑重地与自己说话,竟然……

  像是在交待遗言……

  远处海风阵阵,不知道从何处来的乌云开始侵占阳光的领地……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序章· 逆天之雪 序章二·天人合一 序章三·至人无心 序章四·中国刺客,先行者之印 第一章 我想守护这美好 第二章 燃烧的海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