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阴阳川》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第四章

项亿 2021-02-23 14:23:07
伊宁横穿过黑瘴,跨进阳川的那一刻,被迎面而来的太阳,刺的根本难以开眼。也啊反讽,昨天他正好抱着非常强烈看见了太阳的,可而如今真的看见了了,他又埋怨太阳怎么这么刺目!果真可以得到了就不懂的好好珍惜,在他身上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伊宁只会觉得头昏目炫,随后他一个趔趄扑了...

阴阳传

推荐指数:10分

《阴阳传》在线阅读

伊宁穿过黑瘴,踏进阳川的那一刻,被迎面的太阳,刺的根本无法开眼。也真是讽刺,今天他正好抱着强烈看到太阳的,可如今真的看见了,他又抱怨太阳怎么这么刺眼!果然得到了就不懂的珍惜,在他身上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伊宁只觉得头晕目眩,随即他一个踉跄扑了下去。“呀!大小姐出来啦!”青山老道见状大叫道。“真是多谢秦宗家助我一臂之力,行七上君对小女的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啊!”站在一边焦急等待的祁掌门连连对一边的秦宗家道谢道。得知青山老道,传话,女儿祁樱误坠阴川的事,他就立即御剑飞来,还不忘发下助贴,连恩带谢请求各大仙门世家能齐聚在此,念一遍阴阳咒。祁门三道如今如日中天,也已经跻身仙家前排,故所以众多名门,都会给面子齐聚在此,一是为了与祁门三道搞好关系,二也是为了看祁门三道笑话而来。祁大小姐,为何会出现在阴川,想必知情人都心知肚明,无非是为了秦宗主的那句结缘发衣遗落阴川。而祁门大小姐祁樱也是不惧艰险,一头栽进这阴川为心上人找发衣去了。只是让人佩服的是,这十五六岁的黄毛丫头,竟然真凭着自己的一己之力破开了阴川黑瘴掉了进去,虽说道上的人,都知道,这毛丫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交界人,可谁都没想到,她这小小年纪已能弱化黑瘴……看来祁门三道果然不是一个好惹的主。“祁掌门哪里话?各大仙门乃是一家,再说,破阴川黑瘴救人,也并不是简单小事,何足挂齿?”秦宗主恭敬道。“还真别说!你们快看,祁大小姐身上那一道黑袍!莫非她真找到了行七上君四十年前遗失的发衣?”重仙家纷纷看向黑瘴前的两人。“还真别说,这祁大小姐,还真是敢爱敢恨之人!竟真为上君踏入阴川找回了结缘发衣!”其余的人又符合道。“这一来,发衣有了,人也回来了!那么秦宗主那边,也就不能再推脱了吧?不然怎么也交代不过啊!”仙随们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看来仙门对我们两家联姻的事情,还是多有耳闻的啊……”祁掌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要不是祁樱没隔个两天就和他大闹一声,他也不会每年都在聚仙台上和王将秦氏提联姻的事情,无奈自己只得一女,又是百年难得的交界人,怎么能有不宠的道理……他虽知道今天重仙家是来救场子的,可这热闹也是一并看了。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女儿一年半载会来这里一次,只是每次传到他耳朵里他也只能是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谁知道如今闹了个大事……他万万没想到,女儿竟然十五岁就能有淡化黑瘴的修为,本觉得由青山看着,估计也没什么大事可闹,想从小接触阴界能更加提升女儿身为交界人的修为,谁知道这丫头只是一心想找结缘发衣,好早日能与行七上君结缘罢了……哎,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可不是,聚仙台五年,都是这么说过来的……这仙门世家怎么能不是众所周知?”秦宗家无奈笑道。祁门三道提婚五年,其实最不好做的是自己。答应这婚约谁不知道这是两家互利共赢的事,只是每每提及此事,四弟都只字不提,甚至说出寻回发衣方可完事。明白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谁知道祁大小姐,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交界人,这对她来说倒变成了时间能完成的事情,如今她坠入阴川,果真拿回发衣,这下任凭四弟再如何推辞,也是闭不开的了。再说眼下仙门世家众多,人多口杂,又再提及此事,自己无论再怎么疼惜这个弟弟,也无法再开口婉拒祁掌门的好意了。“小女对上君有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男女的事情,我知道强求不来,只是,这发衣小女也是踏阴川为上君寻回来了,只希望上君能明白小女心意……切莫辜负她……”祁掌门缓缓开口道。他心里清楚,感情这事情,怎么也是你情我愿,女儿纵使愿意为自己喜欢的男人付出再多,只是行七上君表明的意思已经十分清楚。自己也看在眼里,这接下来也只能看两人的造化了。“祁小姐的心意,我何尝不是看在眼里……只是,我这四弟固执的很……姻缘这种东西,我们强求不来,不如,就单单看他们的造化如何?”秦宗主表明心意道。他如今也只能这么说,如若祁掌门真要让伊恒兑现承诺,自己也无话可说。“秦贤弟和我想的一样啊!本该也是他们年轻人自己说的事情,我们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听秦宗主这么一说,倒是完全说出了自己的心意,祁掌门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可别说,这发衣当年不是穿在伊宁身上的么?难道,坠魔血祖真的就此烟消云散了?!回想起四十四年前的诛仙决那可真的场面浩大!如今重返旧地,竟能再见伊宁小贼当年穿过的战袍,真是令人感慨万千啊!”也是,说到阴川,怎么能忘了说起伊宁这个人?阴川就像他的象征一般,提阴川势必会想到他。那个曾经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天道轮回!那种人死不足惜!提了都是晦气!”一个仙随应道。“邪魔外道,嗜血如命!人人得而诛之!他死一万遍也不够啊!”“说了也怪,他当初决战阴阳川,怎么就穿了行七上君的发衣?这连夜偷来的东西,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穿出来丢人现眼……真不知道那毛贼心里在想什么东西?”倒在眼前这个陌生人怀里的伊宁,终于适应了过来,人群,树木,阳光,阴川的四十四年在这一刻到来之际,仿佛犹如一场大梦一般,但究竟是梦与否他都没兴趣知道,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心想这丫头来历真是不小。还能有幸听别人骂起自己,他倒是觉得好笑起来。只是如今自己身为灵媒,在这丫头的体内,不然他要真的出来,可不是把他们吓个半死。“他不在里头?”伊宁循声抬头,因为自己在这矮丫头的身体里,总觉得自己比别人矮了一节,所以,就是有人问话,他也得费力抬头看看开人是谁。不抬头不要紧这一抬头,他竟目瞪口呆起来。眼前是伊恒一脸严肃的模样,相别四十四载之久,他倒是没什么改变,依旧一身白衣青丝及腰,眉间也是英气不减,深邃的眼眸仿若藏着两湖带着寒意的秋水,高鼻梁,嘴唇呈浅桃粉色,就这气色来说,怎么样就比以前好的太多了。想不到,再见伊恒,竟是这般模样。说好的等,这算不算被你间接地接了出来?伊宁想着,内心不由一阵苦笑。“他不在里头?”秦行七见她不说话,继续淡淡开口问道。看上去像是随便问问,但是伊宁知道,他这问过两次的话,表示这个问题他十分在意。从小就知道,这个男人从来不说废话,反复强调,必定是他认为重要的事情。这么想着伊宁倒是窃喜起来。“他是谁?”伊宁装作无辜的问道。他对眼前这个挚友的反应倒是很感兴趣。听到人前人后的讨论,他大概知道丫头和伊恒的关系,所以他尽量演示的像那丫头一点,多少要粘着他一点才对。“这衣服的主人。”伊恒依旧冷冷道。狭长的双眸盯着眼前的丫头看,目光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审视的味道。“衣服的主人不是你么?”伊宁回复道。“我进去除了这发衣徘徊在黑瘴里,里面就空无一人了。”看着伊恒一副不冷不淡的脸,伊宁的恶趣味竟开始油然而生。说好的让自己等,这下倒好,反倒让一个毛丫头只身一人进这阴川取回当年他送自己的发衣,若是真想取回来怎么不自己来?也罢,如今自己既然已经出来了,伊恒与自己俨然已经形同陌路。纵使从前同门师兄弟又如何?忘了罢……反正自己也忘的七七八八了。“说实话。”伊恒上下打量了眼前的祁樱,冷冷道。虽然他知道祁樱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交界人,可如今她为了自己真的进了阴川取回发衣,也就是说,她亲眼目睹了阴川的状况,伊宁没穿发衣,他又会去哪里,按理说他出不来这阴川,也不可能入地狱得到往生才是。那么这个人到底在哪里呢?“我说的句句实话,只是不知道行七上君说的是不是实话?结缘发衣我可是赴死寻回来了。你是不是也该兑现自己的诺言了?”一出来就听众人议论纷纷这等事情,也算他帮丫头一回,还她间接给自己的自由之身的恩情,伊宁浅笑道。他倒是很想看看伊恒会是个什么态度。“上君的发衣,拿好了,可别再被贼人偷走才是。”见伊恒无话,伊宁故意冷嘲热讽道,把披在自己身上的发衣也取了下来一手塞在伊恒的手上。如今自己和这个人真是八杆子打不着边见了,天知道,这衣服确确实实是眼前那家伙送给自己的!“可以。我娶你。”伊恒从嘴里淡淡突出五个字道。依旧和从前一样,端庄肃穆。“……”伊恒这家伙,难道果真就为了这毛丫头找回了自己的发衣,就随便与她成亲了?虽说伊恒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可如今也让人觉得太轻浮了不是?伊宁默默想着,难道他与这黄毛丫头果真有一腿?“行七上君此话当真?!”周围的人听他们在那你一言我一语,最后秦行七的一句话,倒成了亮点。大家不由议论纷纷。“秦宗主……四当家刚刚亲口答应要迎娶祁门三道大小姐……”一个秦家仙随走近秦宗家,附耳道。“此话当真?”秦宗主望着远处黑瘴边上的两人诧异道。他知道四弟对祁樱从来只当妹妹看待,从来都是敬而远之可如今虽说是发衣取回,他竟然真要娶她?“掌门,行七君刚刚亲口答应要娶我们家大小姐了!”祁门随从也立即来报,把消息告诉了一边的祁掌门。“此话当真?”听到这话,祁掌门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女儿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任人都知道,秦行七对女儿并无爱意,难道秦行七真是为了不背骂名才勉强答应自己的宝贝女儿的?“看来,四弟……这是想通了……”秦宗主尴尬的对一边的祁掌门笑道。虽说他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可随从来报是秦行七亲口所说,那么,他大概放心了,既然是四弟的意思,他也就不用左右为难了。“只是不知道,这行七上君是出于什么原因才接受小女的……哎,为人父母,只要樱儿开心,我这个做爹的也就没什么可说的。”祁掌门望着远处的两人,缓缓开口道。女儿心里所想的事情,自己又怎么能不支持……只要女儿开心,他这个当爹的也会跟着开心。“四弟向来说一不二,这是仙门世家众所周知的事实,祁掌门大可不必担心……”听祁掌门这么说,秦宗家连忙道。“罢了罢了……我这当爹的,她喜欢就好。随她就是。”祁掌门说罢,缓缓走向黑瘴前的两人。一边的秦宗主也跟着走了过去。“小姐没事,掌门您尽管放心……”祁门仙随跟在祁掌门左右道。“只是刚刚出来不适应,眼下是赶紧回祁门修养才是。”“好,代我道别个大仙门,再回去也不迟,顺便也在这里说了他们的婚事……”祁掌门吩咐道,也罢,如今还有谁想来此看笑话?这秦行七既然亲口答应娶下樱儿,也就暗示两家联姻在即,在仙道上更是站稳了根基。怎么说对祁门三道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