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他从暗夜里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你好,我是秦晋荀

第二章 你好,我是秦晋荀

国民女污 2021-02-23
免费提供更多他从暗夜里来第二章 你好,我是三晋荀的全文深度阅读,前厅此刻了乱成一团了一锅粥,公安局的刑警要进去,死者家属剑拔弩张堵在门前不让,太平间车就在...“我老婆是因病去世,癌症,癌症你们懂吗?有什么可尸检的,你们警察吃饱了没事干啊!”。...

  前厅此刻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公安局的刑警要进来,死者家属剑拔弩张堵在门前不让,停尸车就在中间,进不去也出不来,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左右调停,奈何谁也不买账。

  “我老婆是因病去世,癌症,癌症你们懂吗?有什么可尸检的,你们警察吃饱了没事干啊!”

  为首的中年男人三四十岁,脸上满是凶神恶煞,往地下吐了一口吐沫,恶狠狠地骂道。

  他身旁的老妇人亦在哭号着,“没天理啊,人死了都不得安生。”

  周围还有这对母子的亲戚和朋友,乱糟糟围做一团,说什么也不肯沟通。

  有出警的同事苦着脸问刘子明。

  “刘队,这两个是谁啊?”

  刘子科咬牙切齿回答,“赵美芳的老公刘明德和婆婆,这母子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身边的小刑警吓了一跳,“队长,局长嘱咐了,可不行对群众这么说话。”

  “群众?就他们也配!真是侮辱了他的名字!”

  死者赵美芳是公安局的常客,她老公有暴力倾向,每次喝醉了酒就是对她一阵拳打脚踢,刘美芳因为一直生不出孩子,娘家又没人,婆婆对她也是诸多冷嘲热讽,近期查出了重病,他们更是变本加厉的折磨,不要说给她看病,这对母子甚至巴不得她早点死,这样还能拿一笔保险费。

  就连赵美芳自己也觉得,与其这么活下去,莫不如死了的好,每次来公安局都是抱怨自己命苦,刘子科同情她,劝赵美芳起诉离婚,她却总是说,忍忍吧。

  忍忍吧——这一忍,就忍到了黄泉路上。

  最近一次一连五天,刘明德输了钱找她撒气,拳打脚踢的不给饭吃,赵美芳终于忍不下去了,趁婆婆外出买菜,刘明德又去喝酒的时候,偷偷跑出来来警察局报案说要离婚,闻讯赶来的刘明德当场就动了手,被民警制止住,赵美芳却惊吓得突然晕厥,抢救无效死了。

  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

  刘子科是真的不甘心,没有报案就不能做尸检,还是因病去世,难道就这么便宜了刘明德这对人面兽心的母子?

  他忍不住向前迈了一步,握紧了拳手,老太太眼尖瞧见了,故意挺身过来,自己这么一撞,就地撒泼起来,哭天抢地道,“警察打人啦!”

  刘子科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起来,终于忍不住大声吼道。

  “你们是怎么对赵美芳的自己心里清楚,刘明德,你敢说她的猝死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么?你还算是个人吗!”

  刘明德讥讽地看着刘子科。

  “这位警官,法律我当然懂,只不过医生都说了是衰竭抢救无效死亡,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找事呢吧,法律是要讲证据的,你这是诬陷。”

  “警官,我劝你们快点走,不然我就告你们欺压老百姓!”

  刘子科当然知道这是显而易见的挑衅,一旦忍不住动手后果不可预料,可他还是气得忍不住浑身颤抖,不顾同事拼命的阻拦就想要冲过去狠狠地揍他一拳。

  妈的,什么处分不处分,这种人渣揍了再说。

  “是不是有证据就可以搜查了?”

  突然,人群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像是炽热焰火上吹过极寒之风,奇迹般吹灭了他心头的火。

  众人循声望去,一个年轻的女人走过来,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忙不迭地给她让了道。

  她有一长极精致的脸,却又不是那种浓烈的张扬,只让人联想到不着颜色的水墨画,浅浅淡淡晕染出一片秀色。

  算盘落空,刘明德阴恻恻地开口。

  “你是谁,这里没有你的事,赶紧给老子滚!”

  温玉置若罔闻,径直走到停尸车前,素手一扬,白色的被单缓缓掀开,露出了里面苍白平和的一张脸。

  人死如灯灭,生前诸多苦楚,现在终得安详。

  处于事件的中心,她的表情极淡,带着她特有的平和味道,缓缓开口。

  “癌症晚期身体各项机能指标都会异常,尤其是濒危患者生命体征都会极剧下降,这种情况下死亡医生不解内情下了诊断有理可循。”

  说完,温玉也不避讳众人,直接手按了按赵美芳腿上的皮肤,又检查了她的耳后,最后甚至掀开了她的眼皮,随着她的动作,遗体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展露在众人眼前。

  那老太太瞥了一眼,竟然打了一个哆嗦。

  “从她的身体的僵硬程度上看,死亡时间24小时到28小时之间,但皮肤上暴力造成的淤青痕迹依旧十分明显,显然施暴者力度很大,甚至有几处在致命的部位,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你家暴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如果你要否认家暴的话我们可以检验尸体上的指纹。”

  刘明德似乎想要冲上来,被反应极快的刑警架住,只能凶狠地瞪着温玉。

  “你他妈是谁啊,给老子小心点说话!”

  温玉神色未变,继续说道。

  “癌细胞在人死后就会凋零,结合她的死亡时间,我可以猜测,赵美芳死的时候确实是癌症末期不假,但不是癌症致死,而是暴力致死,这一点,只要经过调查,我相信医生会给你很好的解释,不过你也只能在监狱里听了。”

  “故意伤人致死,是个什么刑罚,既然你懂法,就不用我多说了。”

  她又偏头看着暴怒不安的刘明德,以及身边瘫倒在地的老太太,眼神浓郁幽远,似藏着灼人逼仄的光。

  “你问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是报案人,可以了么?”

  刘子科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他看到了从前的那个温玉。

  可是错觉只持续了一瞬间,温玉就又垂下了眼睛。

  刘子科让人抓了那对母子,驱散了围观者,回过头就看见温玉不紧不慢地往回走。

  “哎温玉你等等。”

  温玉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他。

  “还有什么事么?”

  刘子科只是下意识的叫住了她,张张口却发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话题能作为聊天的开始了,想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问道。

  “你......你最近还好吗?”

  俗套的台词配上凄婉的口气,旁边的同事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温玉今天第一次露出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微笑的表情,虽然浅淡,却让刘子科的心脏跳动了起来,跳得他闷闷的,有点难受。

  她半开着玩笑,“我说刘队长,咱俩可不是问这种问题的关系啊。”

  意识到自己的问话有问题,威风八面的刑警队长涨红了脸,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她静静地看了他几秒,好像是在看他,又像是透过他在看别的什么,最后只是又笑了一下,这回是真的走了。

  鸣锣收队,先前的小刑警看着温玉离开的背影,凑过来问。

  “刘队,那是谁啊。”

  “你来的时间短,没有听说过她,她是温玉,原来二处的法医。”

  “法医?那现在怎么跑这儿当个入殓师?同样阴森森的活儿,哪有法医带劲儿啊。”

  刘子科瞪了小刑警一眼,爆了粗口。

  “你懂个屁。”

  刘子科没办法跟他解释,从前锋芒毕露的温玉,将满身锋芒都藏起来之后,如今变得就连老相识也无话可说,竟然变得那样的平静,平静得像一潭绝不会再泛起波澜的湖面,变得令他......难过。

  温玉下班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慢吞吞走在路上神色恹恹。

  今天那具遗体的主人死于一起惨烈的车祸,遗体送过来的时候惨烈的不成样子,听说那男人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留下妻子和五岁大的女儿,孤儿寡母以后全靠肇事者赔偿的那十几万过活。

  这世上,时时刻刻都有这种事情在发生。

  后来又刘子科又来了,她曾经的同事,曾经的朋友,曾经的战友,他问她过的好不好。

  她没有回答,因为她无话可说,龟缩在城市边缘的一角,她算是过得好吗?

  温玉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清除脑海,不肯再想。

  街边的灯一闪一闪的,夜风摇晃着光秃秃的树影,显出几分狰狞。

  “温玉?”

  突然有人唤她。

  温玉停下脚步回头,几乎以为是幻听。

  直到路灯下,男人修长的身影从暗中逐渐显露出来,走到她面前,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秦晋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哪个温玉 第二章 你好,我是秦晋荀 第三章 突如其来的靠近 第四章 那我只能强迫你同意了 第五章 温小姐,再见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