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小城轶事》在线阅读 > 正文 夜色

夜色

霏霏雨雪 2021-01-14 13:26:35
狐朋狗友聚在了一同就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喝酒时扯蛋。酒桌上,我的铁哥们陆彪和姜城也无聊的地依序问我怎样才能让他们生活中的一切过程能孕育出的名垂青史,而我像是是真喝多了,扭过身捧着脸嚎啕大哭,嘴都哭瓢了。后我放下自己酒杯对他俩说:“等着吧。”“等什么?”他俩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

小城轶事

推荐指数:10分

《小城轶事》在线阅读

  第二天,我同往常一样打着哈欠起了床,懒散散的依然是无所事事,并且还是坐立不安。慢悠悠地撩开粉色的窗帘望着窗外东方冉冉升起的红红圆圆的太阳,一刹那我产生了不可名状的冲动,想马上喝酒,哪怕少喝点也行,只是想立即沾沾每顿饭都沾酒的嘴巴,不然心里太难受了。大脑里有了这样的意念,于是便好像立即要同女孩子相亲一样似的仔细地梳洗完毕,披着笑嘻嘻的脸庞开始在楼下的小饭店折腾了。不一会儿便找了几个有钱的和没钱的狐朋狗友聚在了一起开始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喝酒扯蛋。酒桌上,我的铁哥们陆彪和姜城也无聊地依次问我怎样才能让他们生活中的一切过程能够造就的名垂青史,而我好像是真喝多了,转过身捧着脸嚎啕大哭,嘴都哭瓢了。之后我放下酒杯对他俩说:“等着吧。”

  “等什么?”他俩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

  “好消息,你们不是想名垂青史吗?好吧,用不了几天,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们俩捉弄得臭名远扬,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我咧着嘴大声回答,然后又喝了几口酒,看着满桌香喷喷的菜肴却食欲全无。面色苍白的我眼神有些飘逸,打了几个响嗝,定了定神转身晃晃荡荡窜出了饭店。

  “他得病了,疯了。”“一定是喝酒喝的。”“图啥呀?”“造吧,挥霍身体。”我听到了身后一声声渐渐远去的瓷牙咧嘴般的议论。他们闲的难道要吃人吗?不然就都是已经喝多的主。

  唉,管那么多干啥,我行我素不是更好?

  那一天,我在小城晴朗的天空下独自在各条大街上低着头吸着烟悠闲地逛了一天,晚上回家后一夜无眠,并且又喝了整整一瓶白酒。我开怀大笑,为啥?因为没醉。女友也像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似的无奈地陪我到天亮。她在我身旁低着头一遍又一遍喃喃地嘀咕:“有车有房,班也不上,每天都是四脚朝天的在家等着吃租子,你都成了地主了,还想要什么?别再喝了,伤身。

  我颓然,不再笑了,想哭。是啊,我还想要什么?我想起了昨天……

  然而,那是我生活中噩梦的开始,而谁能知道这个梦能不能改变陆彪和姜城一生的命运,谁又知道梦中的男女主人公现在哪里?我叼起一支烟,坐在电脑桌前,戴上耳麦,听着音乐,喝着啤酒,敲着键盘,挪着鼠标,景物出来了,人物出来了,情节出来了,然而我的心情还是有着控制不住的沉重和压抑。我不知道电脑里描述的主人公现在何处?但愿我的朋友们看了这个故事不会骂我,我绝对不是故意的,谢谢你们。

  键盘敲击出美丽的小城已面目全非,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非常陌生,陌生的有些恐怖,恐怖的结果是让我身心颤抖而有些不知所措。但愿从现在开始,人们所有的衣食住行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幸福而快乐。

  我没有丝毫睡意,继续敲击着键盘,在电脑里蹂躏着情感,蹂躏着生活,蹂躏着自己。

  这是个悲惨的故事,这是个传说,这也是一个错觉,因为人们的思维程序和生活方式已经感染了病毒。这病毒是谁制作和传播的?不知道。而有没有配套的杀毒软件?更不知道。

  是谁说的?要杀死病毒必须重新装机,重新启动都不好使。这需要一位大师,手持寒光四射大码手术刀的高级别大师,他会操纵一起。天啊,到哪去找呀?

  一

  第一天日落的时候,狰狞恐怖的夜色慢慢笼罩着这座四面环山的小城,人间的正常生活被污浊的空气腐化了,掩盖了,肮脏的东西终于露出了自己不愿见人的丑陋嘴脸。陆彪和姜城身着西装革履正走在灯光虽然是耀眼地辉煌,但空气绝对是相当糜烂的大街上。那个时候,脸蛋相当漂亮的李潆已完成了她自己妖艳的梳妆打扮,露出了少女水灵灵的妩媚。她同往常一样叉着腿,嘴里吸着女士香烟,守候在位于小城河边的“野狼”夜总会门前等客。她的手头似乎又有些不宽裕了,怎么玩怎么赚也不够她浪荡的花销。女人嘛,有钱就花,她想。为什么要走陪舞这条路,她还年轻,却已经累得身心疲惫而摇摇欲坠。从事这个没有人愿意干的活计似乎没有什么起点,更没有什么终点,每天只能用红酒和香烟麻醉着肉体和神经而昏昏噩噩地走下去,真是欲哭无泪,无可奈何。苍天啊,哪有完啊!几个男人酒气熏天慌里慌张地走过去了,他们为什么要哆哆嗦嗦地活着,在躲老婆吗?怕老婆还不好好在家呆着。她望着他们时面冷似水,无动于衷。她在殷切地期待着陆彪那个小孩,那个年轻的老板,期待他喉咙里嘹亮的歌声,期待他兜里厚厚的钞票横飞的时刻,那时,她可以毫无顾忌地顺便捡几张。这时还有一个女人正妖气十足地驾驶着一辆用百元钞票贴制而成的轿车在公路上横冲直撞,模样像去讨债。她瞪大眼睛也在寻找陆彪的踪迹。她叫小青,是在用很多钱贿赂了火葬场的门卫后才从骨灰盒里忍着疼痛匆忙地逃出来的。那时她还没有入土,腰部还在不停地流血并隐隐作痛。她想告诉陆彪,卧轨绝对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浪漫爱情,而是滚滚红尘中没有她指望的生活砝码,她只是不想在去寻找和等待,活的太累了,她想重新寻找生活中虚无缥缈的幸福和快乐。她现在绷着脸观望着世间的一切,只想探明是谁送的车。这台三开门的轿车太漂亮了,不知烧掉了多少钞票,里面装有电话,电视,DVD播放器,冰箱,电脑和空调,架设了摄像机,安置了梳妆台,后备箱还有双人床,卫生间。太奢侈了。为什么没有送我一个男友?小青苦笑着有些抱怨,是不是因为宋兵,那个没钱取媳妇就投河的小子?那个小子简直顽固了,看他生的一双窄窄的三角眼就命中注定是个穷鬼,歪瓜裂枣似的,活着也没啥意思,真是活该,早就该死,抓紧给好人腾地方吧。

  霓虹灯下,小城的景色在微风中露出迷人的诱惑,人们的大脑受到了极大的,不可名状的刺激,活人和死人都自然而然地在这个时候显形了,真乱套。

  小青的轿车从陆彪和姜城的身旁迅速地一闪而过,陆彪吓了一跳,是不是眼花了?他揉揉眼睛,看清了,那台钞票制成的轿车已经迅速地远去。他神情恍惚地回头看了一眼他生意上的同伴姜城。姜城还是一脸的玩世不恭,他显然没有看到这一切。

  走上大桥,陆彪望着桥下慢慢流淌的永远也不能回头的河水心情格外复杂。他掏出了香烟,俩人点上。“要不要给小青买个墓地,入土为安嘛?”陆彪忧郁的说,他眯着眼看见小青的车已经渐渐地在他的视野了消失,目光显得有些茫然,茫然的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回事,刚才难道是见鬼了?虽然如此,他还是故作镇静。

  “怎么才想起这件事,我其实早就想买了,买完了心里会觉得踏实些。”姜城的胆子实在是太小了。他不知道,心地善良也会招惹是非,而摊事后的结局往往不可逆转,你只能默默承受。

  “我不是怕咱俩生意上的资金会周转不开吗,买一块像样点的墓地大概需要两万块钱左右。”陆彪看着姜城,他不是因为钱多钱少,他在想别的事,这时候他的心里确实很乱。

  “我想咋俩的生意上的资金周转绝对不差那两万块钱,怕啥,买就买了。”姜城是一脸的满不在乎。

  “是不差两万块钱,但是不是有点晚了?”陆彪这话是真的,他有些迷信,怕出什么乱子。

  “没关系,好饭不怕晚。”姜城不知道,这饭已经晚了,因为有人记仇了。当他知道因为当初没有好好安葬小青而产生了严重后果的时候,拍着大腿已追悔莫及,他那时会大声叫喊:早干什么去了?

  “还有宋兵,他怎么办?”陆彪想起了那个不争气的朋友,“他太穷了,裤衩子穿不上了,真的没法活了,所以穷得跳河了。”

  “一起买!”姜城诡秘地瞟了一眼身旁的陆彪,“最好有机会用什么办法把他和小青撮合撮合,我看他俩倒是挺般配的。”

  “死人!”不知道陆彪张着嘴在骂他俩谁。

  “死人怕什么,死人就不搞对像了?”姜城腼腆地说,因为他还处对像。

  “抽烟还堵不上你嘴,是不是该吃药了?或者喝点酒?”陆彪有些不高兴了。他是不是钱多了烧的,不然怎么会发火?谁都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天不知地不知,只有他自己知。真的拿他没办法,谁都得认,他早已养成的歇斯底里无人能比,谁在他身旁都会仓惶而逃,为什么?真的受不了。

  官升脾气涨,有钱烧的,陆彪虽然还不是官,却有几个糟钱。

  二人再无语,低头吸着烟在甬道上慢慢走着。陆彪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些恍惚,不易察觉的恍惚。此时的他无法预料以后的日子会以怎样的方式来临,他甚至在心里有些恐惧每一天清晨的到来。“我真想喝点酒,太闹心了。”他转过脸在看姜城的表情。

  “那就喝吧。”姜城倒是兴高采烈。

  “那咱就快点吧。”陆彪似乎还是有些不耐烦,心在哆嗦,脸也变形了。

  “可是吃什么菜呢?”姜城没察觉出陆彪脸上露着的情绪,嗓音是依然大大咧咧。

  “还是露天烧烤。”陆彪瞟了一眼身旁这个生死与共的朋友,“喝点啤酒,看看马路风景。我们先去找李潆吧,没她没什么情趣。”

  “你为什么不将她娶到家里,”姜城还是没心没肺的说:“嫌她不够漂亮?”

  “那倒不是,她确实挺漂亮,只是她真的没有内涵。”陆彪这时心里想起了另外一个温柔的女孩,不知道那个一生都会存在他心中的姑娘现在哪里。

  “你也太不知足了,有钱了就了不起,不知道你想找啥样的。”姜城猜不透他的这个哥们在想什么,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感情上的事,随缘吧。

  “等着吧,总会找到一个知己。”陆彪还在想那个女孩。她在哪?他眨了眨眼,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显得有些空洞。不知道人是不是有第六感官,如果有就太好了,他太爱那个女孩了,大脑的信息会互相传递吗?应该的,他想她绝对不会忘记他们在学生时代偶然相遇时的海誓山盟,那是两个孩子天真无邪的浪漫爱情。

  这个时候,小青已轻松地调转车头跟上了陆彪和姜城。大街上灯光闪耀,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不知道他俩浪荡到时候才能收手,究竟有什么好玩的能吸引这两个公子哥,以至于把生活弄得颠倒黑白?这个看破红尘的女孩想着,驾车紧跟着陆彪和姜城。她不知道,红尘中的凡事闹心事也即将找到她,骚扰她,而她也无法摆脱命运一次次的巧遇和戏弄。真好玩,到时候她会由衷地感叹人世间的奇妙。

  “野狼”夜总会门前灯光耀眼,景色璀璨,一群群如行尸走肉般的嫖客你来我往,同擦胭抹粉的小姐勾肩搭背,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眉飞色舞》DJ舞曲,不愧为小城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真是太平盛世啊。这一边牛肥马壮,歌舞升平,那一边,鱼目混珠,人妖混杂,都是逍遥自在王。

  远远看去,李潆等得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年轻漂亮的她还无法料到从这一天起,金钱对她已不再重要了,她彻底地需要一个人的终生陪伴,一个能够让她迅速而光明正大地获得自由,获得幸福,获得解放的人。但她往日对金钱的沉迷和渴望,对音乐的执著和依赖已经到了不可附加的地步,这使她现在一时半会儿还不能从灯红酒绿独来独往的生活中逃离出来。是谁造就了她满身令人难以捉摸的生命细胞而且轻易的不会动摇?命运能够让她过上豪华奢侈的生活吗?她想起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想起了她无牵无挂的小学,她无滋无味的中学,她无心无力的待业时光,每当这个时候,她的心就会颤抖。她恨,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大脑突然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信息——你快不行了。这个糟糕不能再深一步糟糕信息将根植在她的心灵深处,并且无法抹去,也不会有人帮助她摆脱那即将来临的扰人困境,包括她心灵破碎的时候。

  人间蒸发,往事不堪回首。

  狼烟四起,那是身后“野狼”夜总会传出的嘹亮而刺耳的音响,让人的神经和肉体自然而然地产生麻醉感。突然地,就在这个意乱情迷的时候,李潆的大脑里产生了有些茫然而跃跃欲试的渴望,她想大口喝酒,她想大口吃海鲜,她想翩翩起舞,她想疯狂地驾驶陆彪的那台轿车。她这时也隐约感觉到,这个小城将会发生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且事情会令人彻底地疯狂。好好的生活能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她此在想以后千万不要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东西啊,她脆弱的心灵实在是经不起任何打击了。她的感觉最后被小城内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证实了她好的幻想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令人困惑的不能再困惑的东西会势如破竹无法阻挡的扑面而来,像台风一样迅猛,人们包括她根本无法招架。为什么?她需要静下心来在大脑里仔细琢磨,在时光无限的延伸中慢慢地悄悄等待。

  所有信息和事件的到来都需要人们耐心地等待,但生活中事情的发生却刻不容缓,并且你只能顺其自然,无法改变。

  这时,陆彪和姜城正远远向这里走来。李潆影影焯焯看见二人的身后仿佛有一个年轻女子,女子似乎很漂亮,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揉了揉眼睛,去了他俩在灯光下那浓重的身影什么也没有。虽如此,她也确实被吓了一跳,是不是因为喝了一些啤酒,酒后眼花?她双手揉着头顶心想不能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是隆重的夜色给了小青以可乘之机,那是幽冥而灰暗的世界。她可以在这样的情形下无所顾忌地瞪大眼睛观察任何事物了,她大脑的思维在这个时候有些忘乎所以并且兴奋极了,因为眼前的景色似乎太美了,真的令人陶醉。她在心里笑了,真想切切实实找一个情人紧密地拥抱,并且幻想着能够像小孩一样恰如其分地融入这个大自然的风光里,但是似乎还不到时候。

  那个时候,小青的大脑突然想起了许多伤心的往事,头绪竟然有点乱,但归结到最后好像还是她不应该卧轨,自杀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总归还有父母健在,而她却无法在身边陪伴,哪怕是一小会儿。隔着小城那耸立的一幢幢高楼大厦,她似乎窥望到了父母在她去世后那泪流满面悲痛欲绝的场景,太凄凉了。那是她永远也无法抹去的灰色记忆。记忆中还有她幼年时在摇篮中遥望天空的景象,那时的天空似乎也是灰色的,像她现在的心境一样始终停留在那段时光里。她还没有尽孝便离开了人世,是不是太无能太自私了?自己已经付出了很多努力,做了很多事情都没有成功的迹象,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美妙的青春年华让给别人吧,夜长梦多,人生苦短。还好,她没有恋人,但对朋友该作何解释,是活着的时候对自己和所有人不负责任吗?她想着想着,眼泪也不负责任的从她漂亮的脸颊静静地流了下来,她此时需要亲人贴心的安慰,需要朋友真诚的沟通,而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却更需要自己应该放掉一切去耐心的等待吗?

  小青在这个时候确实需要一个恋人,她现在自己一个人似乎无法承载生活中给她的重重压力,真的快要垮了。不知道幸福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她的身边,她的内心和行为究竟犯了什么错?她想起了自己的儿时,那时候的她无忧无虑,每天都同小朋友一起在路边的树下跳皮筋,玩游戏,衣食住行都不用过多地思考,可是那时光已悄悄远去,飘飘然已是渺无踪影。她现在要面现实,而现实是冷酷无情的,凭她现在掌握的那一点生活能力无法改变现有的生活状况。

  人人都想过好日子,能吗?

  是谁编写的这个凄凉的剧本?悲剧什么时候才能谢幕?谁是导演?谁是主演?谁是拉棒套的?

  故事已经开始它不可逆转的进程,像人的血液一样在血管里有条不紊似地流淌着,它冲刷着人们体内的每一个角落。在命运有条不紊的操控下,一切都变得扭曲了,变形了,变得不好确认。同电脑的键盘一样,你怎么敲击它都不会在显示器上有什么反应,包括鼠标的挪动。感染病毒了?硬件还是软件?这是什么病毒这么厉害?不知道。

  但是生活不是计算机,它绝对不可以允许重新启动。

  那时一切都很平静,陆彪,姜城和李潆三人在马路边狂欢了一宿,小青也躲在旁边不动声色悄悄地观察了一夜,最后还是捂着瘦小的脸庞哭泣着离开了他们。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夜色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