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亿万总裁的天价逃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深夜,那个灼热的吻

第1章 深夜,那个灼热的吻

苏沁沁 2020-11-22 19:50:43
亲眼见到亲眼目睹相识相恋多年的男友和继妹滚床单。顾怡人跑出房门,浑浑噩噩的在外面晃悠了晚上。天渐渐地晚了,顾怡人回到一家旅馆,就这样如行尸走肉般渡过了两天。19岁的她经历过过母顾宜人跑出房门,浑浑噩噩的在外面晃荡了一天。。...

亲眼目睹相恋多年的男友和继妹滚床单。

顾宜人跑出房门,浑浑噩噩的在外面晃荡了一天。

天渐渐晚了,顾宜人来到一家旅馆,就这样如行尸走肉般度过了三天。

19岁的她经历过母亲出车祸去世,父亲在母亲去世3天后再娶,带来同父异母的两个姐妹,顾宜人以为这就够了,只是没想到,自己今天亲眼看见自己的亲妹妹齐媛洁竟然和自己的男朋友林芷染上床了。

顾宜人望向窗外,自嘲的笑笑,只是这笑未达眼底,便隐去了。窗外几株樱花依旧开的菲菲然,浪漫的如同那年和林芷染的过去。

手机响了。是自己的好朋友招娣。

“宜人,林芷染竟然要和齐媛洁那个小贱人订婚了,什么情况?”

手机滑落,周围突然静了下来,顾宜人脑中一片空白,完全听不到招娣在讲什么。

愣了一会儿,手机又一次响起,是林芷染。

顾宜人看见屏幕上29个未接电话,心里一片苦涩。最终还是不忍,接了电话。

是夜。帝都火车站人来人往。

旁边一颗樱花树,粉红色的花蕊争相绽放,让人生出一种妖艳的错觉。

顾宜人摘了一片樱花,花瓣已然碎掉了,如同那个女人脆弱的一生。顾宜人依旧记得那个柔弱荏苒的女人在那个暮后,身穿一袭藏青色的连衣旗袍,手捏一株樱花,回眸一笑,望着自己,轻轻叫着:宜人,快过来。樱花开了呢。

一瞬间决堤,泪满盈眶。妈妈,女儿该坚强是不是,可是怎么办,好想你,好想好想抱着你痛痛快快哭一场怎么办。

顾宜人背着粉色的牛皮小包,紧紧盯着每一个过往的人。

终是放不下那个男孩。虽然林芷染是林家唯一的嫡长孙,含着金汤匙出生,但是在顾宜人面前,林芷染从来没有摆架子,事事依着顾宜人,宠着顾宜人。可是这样的男孩子真的能抛弃那万贯的家业,同自己双宿双飞吗。顾宜人赌了一把。

夜,渐渐深了。车快要开了,然而顾宜人依旧没有等到林芷染的出现。

顾宜人自嘲一笑,就这样吧,去浪迹天涯吧,总比回到那个牢笼要好。顾宜人这样想着,攥紧手中的樱花簪子,默默祈祷:妈妈,你会保佑女儿的是吧。

顾宜人上了车。

许是最后一班高铁,顾宜人所在的13号车厢竟然没有几个人。顾宜人把东西放下。便去厕所。出来时,刚刚打开厕所的门,便被一股强大的惯力推了进去。

是一个男人。准确来说,是一个肩膀受了伤的男人。红色的血浸染了男人的衣服。

枪伤,伤口直径宽5厘米,由伯莱塔92F型手枪射击造成,此手枪初速333.7米/秒,有效射程50米。极具杀伤力。

顾宜人心里默念着这一串数字,很奇怪,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能把平时的爱好和男人的伤口结合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这种伤口如若不在3小时内救治,这男人的手臂怕是要废了。顾宜人暗暗想着。

门外,几个手持枪械的男人正在一一排查着什么。

凌慕看着怀里的女人很是奇怪,平时女人总是惊艳自己的外貌和强大的床上技巧,这个女人竟然只是盯着自己的伤口看。

很奇怪,这一瞬间,凌慕竟然有些嫉妒自己的伤口。

凌慕把顾宜人抱到洗手台上,仍旧紧紧抱着女人的腰,发现怀里的女人的腰好细好软,又暗暗捏了几把。终于强行把顾宜人的视线转到自己脸上了。

顾宜人看见男人时,有一丝丝的恍惚。这男人,嗯,真好看。

将近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穿着黑色的衬衫,领口的扣子开了两个,露出里面妖娆的锁骨,对,妖娆,顾宜人竟然想到这个词。再往上,是一张刀刻似的男性十足的脸庞,却又精致异常,原本漆黑深邃的眼睛正玩味的看着自己。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个男人的身高确实是让人有威胁感。加之男人本身毫不收敛的丝丝邪魅,顾宜人觉得有些窒息。

“救······”

顾宜人想喊人。只是还没说完,便被男人用嘴堵住了。

顾宜人睁大了双眼,满满的不相信。可是嘴中柔软的触感和男人霸道的气息瞬间浸满了她整个感官。

顾宜人回过神,使劲锤着男人的肩膀想要逃脱,可是男人的肌肉坚硬非常,顾宜人挣脱不了。

“别说话,否则我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外面是5个手持92F型手枪的特种兵,而我,没有武器,乖,闭上眼。”

门口似乎有凌乱的脚步声,慢慢靠近这扇门。顾宜人放弃挣脱,睁大双眼。

门口的脚步声渐渐离远了。

凌慕纤长的手指抚摸着女孩被自己蹂躏过的娇艳欲滴的唇,又附了上去。

好香,好软,凌慕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执着于一个吻,而这种执着竟来自于一个看起来极其青涩的女孩。真的很不可思议。

凌慕紧紧抱着怀里的小女人,加深了这个吻。少女的馨香和胸前的柔软无一不刺激着男人的感官神经。凌慕如同原野的野兽,撕扯着这个柔弱的猎物。

直到肩膀上的一阵剧痛,凌慕才不得不放开怀里的小女人。

凌慕捂着自己的伤口,后退几步,抬首看向顾宜人。

顾宜人惨白着脸大口大口喘息,手里拿着一支樱花簪子,簪子上浸满了鲜血,衬着银色的针柄,更显妖艳。而男人手臂上的血几欲把黑色的衬衣全部浸濡。

顾宜人用簪子指向凌慕。

“让我出去。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的手臂废掉,我是学医的。”

“嗬。”

凌慕玩味的笑笑。抚摸着自己的唇渍。

“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的女人,女人我记住你了。”

顾宜人赶紧从洗手台上跳下去。准备打开门。不料后面的男人又开口了。

“女人,你的唇好香好软,期待我们下一次见面,呵呵。”

可恶,不要脸的男人。顾宜人脸蛋红的快要充血。打开门,飞奔出去。

凌慕拾起地上的簪子,擦拭掉上面的血。抚摸着簪子上面小巧精致的一枚樱花,嘴角微勾。怎么办女人,竟然期待下次见面了呢。

外面传来一声枪响。凌慕打开门,消失在夜幕中。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深夜,那个灼热的吻 第2章 和陌生男人的婚约 第3章 半夜爬墙夺佳人 第4章 玩过人肉飞镖吗? 第5章 别动 第6章 不做砧板上的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