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牛犇网!

首页 > 目录 > 《婚不由己:纪总,你跪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这孩子是谁的?

第6章 这孩子是谁的?

卡卡 2020-10-18
几年前的纪旬则,性子好像也没这么冷谈吧。虽然她一大早就明白他的身世,也明白他在家里里步步为营,生性很敏感,虽然,在她的面前,他始终是很贴心的。她胃好,他便总是会给她带她虽然她一早就知道他的身世,也知道他在家里步步为营,生性敏感,但是,在她的面前,他一直是贴心的。。...

几年前的纪旬则,性子似乎没有这么冷淡吧。

虽然她一早就知道他的身世,也知道他在家里步步为营,生性敏感,但是,在她的面前,他一直是贴心的。

她胃不好,他便总是给她带她最爱吃的鱼片粥,以至于后来,她与纪旬则分手之后,四处去找他传说中的店子就是找不到,可是又没好意思给纪旬则打电话问。

楚夭夭将一整碗粥都喝得精光,她有点好奇,难道纪旬则几年前说的店就在这附近?不然哪还能一路维持这样的热度?

她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却发现厨房里的炖锅还插着电,她忍不住好奇的掀开盖子一看,眼前的一幕却让她傻了眼。

锅里装着满满的一锅鱼片粥,香味扑鼻,正是她惦记了许久的味道。

楚夭夭连忙打开了冰箱,冷冻箱里,包装精美的龙利鱼摆放得整整齐齐,小葱,香菜,都是粥里的配料。

“纪旬则,你这个大骗子!”不知道为什么,楚夭夭的情绪在这一刻崩塌,她的眼泪像是决堤般的落了下来。

什么店子,什么他为她买的粥,那都是骗她的!

怪不得她跑遍了整个海城都没有找到这熟悉的味道,是因为这个粥是他纪旬则亲手所做,整个世上都独一无二啊!

楚夭夭抱着膝盖蹲在了地上,整张脸都埋在自己的臂弯。

与纪旬则在一起的过往一件件的侵袭而来,她逃无可逃。

他那么优秀的人,竟然也会为了她洗手做羹汤,可是,为什么当年她却……

楚夭夭擦了一把眼泪,起身去了客厅。

在茶几上,她看见了自己遗落在纪家的手机,眼前一亮,连忙走了过去,也亏他想得周到,还知道帮她把手机带出来。

“纪旬则……”楚夭夭握着手机,暗自的叹了口气。

他觉得她欠他一个解释,她又何尝不是如此觉得他欠她一个解释呢?

楚夭夭重新回了房间,她搜罗了整个客房,都没有找到一件女装,实在无奈,她溜进了纪旬则的卧室,打开了他的衣柜。

整整齐齐的一排衬衫和西裤,她看傻了眼。

“真是无趣。”除了黑白灰就没有其他的颜色,楚夭夭实在搞不懂,这男人天天对着这样的色彩难道不抑郁吗?

她从里面选了一件看起来好像小一点的裤子,手里拿着剪刀皱着眉头想了很久,这衣服裤子看起来都价值不菲的样子,纪旬则要是要她赔怎么办?

不管了!

楚夭夭小心翼翼将裤管折叠,然后剪掉了一大截。

她穿上这条改造过的裤子,将衣服扎进裤头里,又“借用”了纪旬则一条皮带,把头发抓出一个凌乱的发型。

还不错啊,今天最流行的新款“男友风”职业套装。

楚夭夭收拾好自己,出了小区就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往盛天大夏而去。

她迫不及待的想去问问纪旬则当年的那件事情,那个他承诺过要迎娶的女人是谁,他们在一起的两年里,他又是否真正的爱过她……

出租车一路狂奔,最后在盛天大厦的楼下停了下来。

楚夭夭试探性的拨打了纪旬则的号码,一阵悦耳的铃声之后,手机里响起了他的声音。

“有事?”一听这语气,楚夭夭就知道他已经猜出是她了,哪怕她这几年已经换了无数个手机号码。

“我想找你谈谈。”楚夭夭的声音带着淡然。

“我没空。”纪旬则话语刚落,那边已经传来了旁人的声音,“纪总,会议要开始了。”

“哦。”楚夭夭顷刻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纪旬则很快就挂断了电话,楚夭夭知道他不会轻易原谅她,也就没有强求。

她悻悻的往回走,却没有想到,一个转身,她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她!

一个衣着淑女大方的女人从红色跑车上走了下来,随后,从后车厢抱出了一个将近两三岁的孩子。

楚夭夭愣在原地,看着那个女人慢慢的走近,很显然,在看清了楚夭夭的脸之后,那个女人也放慢了脚步。

“是你……”方靖如眯着狭长的眼睛,嘴角扯着一抹嘲讽的笑,“我没记错吧,楚夭夭。”

楚夭夭的手指有些颤抖,她抬起眼眸与方靖如对视,最后,也露出了笑容。

“方小姐,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三年前,方靖如找上门来,以她外婆的人身安全为要挟要她离开纪旬则,但是性子尖锐的她根本就没在怕的,可是,当她看见纪旬则跟方靖如抱在一起的照片的时候,当外婆以死相逼让她不要去招惹纪旬则的时候,当她不甘心的跑去找纪旬则却看见他和方靖如站在一起谈笑风生的时候……她认了。

她知道,即便纪旬则是纪家的私生子,也不是她一介市井小民能够配得上的。

“妈妈。”方靖如身边的小男孩扯了扯方靖如的衣角,“妈妈,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元元想爸爸了。”

爸爸……

楚夭夭心中一紧。

“这孩子……是谁的?”楚夭夭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盛天大厦是纪家的,楚夭夭,你说这孩子是谁的?”方靖如脸上的笑容未曾松懈过。

楚夭夭眼神恍惚,看着那个男孩的眉眼,那样的五官,仿佛在她眼前与纪旬则的脸重叠,她重心不稳,往后轻微的踉跄了几步。

她怎么就忘了,她与纪旬则已经分开三年了,这个孩子的年纪那么刚好,简直让她变成了一个笑话。

楚夭夭啊楚夭夭……

难过纪旬则会如此讨厌自己,难怪这场婚事让他如此反感,没想到,是因为他们早已不是彼此的良人。

楚夭夭冷笑了一声,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盛天大厦,烈日之下,她只觉得冰凉刺骨。

她没有再与方靖如搭话,转身便要离开。

“楚夭夭。”方靖如叫住了她,“我不管你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你都给我记清楚,三年前你不配站在阿旬身边,现在仍旧不配,我不会让你拆散我们一家三口。”

“我拆散你们?”楚夭夭回过头,宛若听一个笑话,“纪旬则那样的渣男,也就只有你把他当个宝了。”

楚夭夭最擅长嘴硬,她咬着自己的下唇,握紧的手掌,指甲都快陷进掌心里。

看着楚夭夭像是落荒而逃的身影,方靖如放下了怀里的孩子,冷笑了一声,勾起了嘴角。

都三年了,这个女人可真是大胆,竟然还敢来找纪旬则,看样子,她可得斩草除根才是。

一想到这,女人的眼里闪过一抹阴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突如其来 第1章 突如其来 第2章 纪旬则,你是个傻子 第2章 纪旬则,你是个傻子 第3章 你不配叫她的名字 第3章 你不配叫她的名字 第4章 杀了我,我们一了百了 第4章 杀了我,我们一了百了 第5章 你别妄想我会原谅你 第5章 你别妄想我会原谅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